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_周国平/毕淑敏/徐志摩【完结】

  [社会文学] 《爱是一场渐行渐远的分离》作者:周国平/毕淑敏/徐志摩 【完结】

  本书为女性读者jīng选了周国平、毕淑敏、池莉等中外名家经典散文,本卷以“情感”为主题,分为过往如瓷、吾有所依、围城里外、无奈人生等十一个部分,收录了《许多事情都无法遗忘》、《爱情没那么美好》、《在目前心里流làng》等名作,期望读者去体悟身边的幸福与感动。

  第1章 方方:许多事情都无法遗忘

  汉口的解放公园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我父亲工作的单位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现在叫长江流域规划委员会就在公园对面。小时候我最热爱也最喜欢去玩耍的地方就是解放公园,而我少年时代许多重大的事件也都与解放公园有关。

  解放公园就是距我的小学以及我家最近的公园。那时候的我们学校,但凡有重大活动,都喜欢到解放公园来开展。我读小学二年级的那年chūn天,我被批准加入少先队。学校将入队仪式地点选择在解放公园内。那天,我们全校学生排着队,举着队旗,打起队鼓,来到解放公园苏军烈士墓前。面对着苏军烈士墓,我们这帮新队员排列得整整齐齐站在前面,由少先队gān部为我们系上了新红领巾。记得当时的我又激动不安,又觉得神圣无比。那天的阳光极好,我们举着队礼宣誓:时刻准备着!然后高声唱《我们是共产主义接班人》的歌。这一切都给我留下永远的印象。

  参加少先队后,便意味着要参加许多活动。这年学校举办夏令营。主要是以高年级同学为主,附带也挑选一两个二年级小学生。我很幸运,被挑选上了,并且成为整个夏令营中年龄最小的一个营员。整个夏令营的活动全都安排在解放公园展开,而我们打着背包,住在解放公园附近的一所中学里。印象最深的是夏令营的授枪仪式。仍然是在苏军烈士墓前,由真正的解放军为我们授枪。枪是木头的。木头枪的外形很写意。就是一头大一头小,做成枪状。然后我们全体营员举着枪大声宣誓:我们要像爱护眼睛一样爱护我们手上的枪。现在想想,那场面真是很搞笑。

  夏令营中的一天,我们在解放公园演习。演习的全过程是跳集体舞——躲避警报——紧急集合——急行军。本来大家在草坪上跳集体舞正开心,警报突然响起是从部队借来的真正的警报器呀!,一下子就乱成一团,一个个被惊吓的纷然找地方躲藏。我躲在一堆灌木中,虽然明知是假警报,却仍被吓得哆哆嗦嗦。警报解除后,我的腿上被毒虫咬了一个很大的疱,当时有点想哭,但因人多,到底还是忍住了。接下来紧急集合,之后又是急行军。我们得从解放公园快步返回驻地,这其实是一段不近的路程。大同学们走得很快,我本来年龄就小,再加上个子也小,我就是连走带跑都跟不上。结果刚出解放公园大门,便摔了一跤。膝盖破了皮,而且流了血。辅导老师见我一副惨状,立即大声说:“要勇敢,要勇敢啊!”在他的吆喝声中,我坚持住了,仍然没哭。但我实在没有力气随大部队急行,于是被收容队所收容。那天一共只收容了两个人,我是其中之一。晚上,全体营员继续到解放公园活动,我和另一个二年级小同学被命令留守驻地,说是看守行李。坐在空旷的学校里,看着头上满天星星,尽管身边还有老师陪着,我到底还是哭了起来。

  这些都是我少年时代最美丽的记忆,从来都不曾忘记过。几乎只要一到解放公园,那些往事就会浮出脑海。

  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去过多少次解放公园呢?我真的是数不清了。反正节假期间,没事就会跟同学或是邻居过来玩。其实当年里面也并没有什么特别有趣的玩乐设施。但它的场地阔大以及有草地有树林,便总让我们觉得怎么玩都有趣。而且最有意思的是,每次我们都会去苏军烈士墓,好像在那里总也玩不够。

  我最后一次去解放公园,是陪着母亲带着侄儿一起去的。小侄儿刚刚会走路,母亲跟他玩得非常开心。在那里,我为他们照了很多相。这之后不多久,母亲便病逝了,而我也搬到了武昌,从此也就再也没去过解放公园。

  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无法遗忘,正是它们点滴的汇聚,一点点融入生命,使我成为现在这个样子的我。要说起来,解放公园在我的人生中也算是一个华丽的片断。

  第2章 韩石山:村姑乎,艳妇乎

  连上大学,到后来的定居,与太原的关系,断断续续,差不多有五十年之久。

  我是一九六五年秋天,上了山西大学来到太原的。如今回想起来,初来太原,印象最深的是太原的吃食。

  真是老了,思想退化了,品位也退化了,写篇谈太原几十年变迁的文章,要在过去,不说像杨子荣先生那样,“抒豪情寄壮志面对群山”——群楼了,怎么也应当像杜子美老先生那样,来上句“花近高楼伤客心,万方多难此登临”,俯在阳台的塑钢窗前,假意感慨一番,断不会一下笔,就落在吃食上。

  我是晋南人,高中是在运城上的,饮食习惯与一河之隔的陕西相似,爱吃的是白面蒸馍,爱喝的是绿豆面汤注意,不是绿豆米汤。大学的学生灶上,有几样饭食,几乎是我无法容忍的,一是早饭有时有咸菜,有时没有,茴子白剁吧剁吧撒些盐就是咸菜;再就是,窝窝头面粉之粗糙,直可比包谷糁子;第三就是面条了,没来太原,就知道太原的刀削面有名,可我们灶上的面条,不是刀削面也还罢了,毕竟那是费功夫的做法,该叫拨面吧,又粗又硬,偶尔遇上一根,咬在嘴里,就差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周国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