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流年_振权【完结】

  [社会文学] 《花流年》作者:振权【完结】

  简介:

  《花流年》是《流年三部曲》之一,讲述了民国初期北方乡镇富家宅院的感情纠葛故事,很舒缓、自如,具有真实感。

  不学无术的二老爷好赌成性,以致冷落了

  如美丽又能gān的二太太,使得大老爷趁虚而入在二太太身上乱了伦理,尽管大老爷时常告诫自己日后不可再乱,但是,正人君子的信誓旦旦在美丽的尤物面前不堪一击,二太太的风情万种和凌子主动的投怀送抱点燃了大老爷内心的熊熊##,诱人的感觉竟来得如此qiáng烈,以致到了爱不释手,几近失控的地步……

  ps:《花流年》不同于其他写家族的小说,虽然历史背景、传统宅院、家族生活,这些故事元素都相近,但我们读到的家族小说基本上是借家族史表现社会史或者文化史;而《花流年》则是通过宅院来表现伦理包裹下的情欲。这恰是作者首先安排大老爷带女眷们去娘娘庙的用意,它留下两条伏笔,一条是大太太的生不逢时,一条是二太太的龙凤呈祥。小说的情节发展就是在慢条斯理地剥开这两条伏笔的过程,于是我们就看到,保和堂内的情欲是如何在家族兴旺的伦理企盼下弥漫开来的。

  花流年 第一章

  我很注意,我的父辈们在讲起保和堂的时候,从来不用过去或者现在之类的有关时间概念的词语,我从他们郑重其事的言语及恭谨的神态中感觉到,保和堂的事就发生在昨天,或是今天上午,也许明天还有。我开始想不明白保和堂究竟离我们有多远?久而久之,我便有了混淆时间概念的毛病,这让我苦恼了很多年。

  直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在梦里我走进了保和堂,亲眼看到了大老爷二老爷和大太太二太太,二太太是我非常渴望也必须要见的人,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其他人,情景比父辈们讲的更清晰些。梦醒之后,因保和堂产生的后遗症不治自愈,一切都变得释然。

  我跟我的朋友说,地球是圆的,时间也是圆的,我们生活在周而复始中,明天我带你去保和堂看看。

  我的朋友说,你神经有毛病了,我不知道保和堂是怎么一回事。

  我说,你去了就知道了,保和堂有个漂亮女人二太太。我这么一说,他果然有兴趣了。

  保和堂大宅在玉斗古镇东面,占地几十亩,外围是两丈高的大墙,大门飞檐斗拱,气势恢弘,门口有上马石,橡木实心的朱漆大门,碗口大的狮子头门环,门上悬一黑体金字大匾,上书保和堂三个大字。

  保和堂是大宅主人蒋家的名号,在京西的太行山,名门大家才有名号,或是宅号,大多是福寿堂中和堂瑞福堂之类的名号,跟北京的老字号店铺颇有相似之处,只是大多不做买卖。

  进保和堂大门,左右两侧是护院房,两处外形一模一样的青砖卧瓦的院子,竖在廊檐下的枪架上摆着刀枪棍戟,旁边还有沙袋石锁之类练武器械。护院房有二十来个膀阔腰圆的汉子,从事对这个大院及其主人的保卫工作。

  从护院房往里走,有十几座卧砖到顶的四合院建筑,风格大致相同,正北屋五间,东西厢房各三间。每幢院落都有一道月拱门,挨着月拱门是三间下房,进月拱门迎面是一扇影壁墙,上面画着代表这座院落名称的花卉,在月拱门上方的廊檐下写着这处院落的名号,无非是以花草树木命名,诸如jú花坞银杏谷牡丹亭芍药居桃花庵石榴园梨花苑等。

  许多年以前,我还是孩子的时候,曾经背着书包在保和堂大门口的上马石上爬上跳下地玩耍,那时保和堂的大门楼虽然已经破败,又没了金字牌匾,但在我的心灵中依然是最宏伟的建筑,遥想当年,进出这幢大门的必定都是了不起的人物。再过些年,我长大成人的时候,保和堂除了内宅的十几座四合院尚在,住了杂七杂八的人家,而保和堂大门只剩下巨大的青石条台阶还铺陈在那里,上马石和门楼已dàng然无存。保和堂成了玉斗人永远的故事。

  按着父辈人的说法,方圆百里,有头脸的人都知道保和堂蒋家,无论官场还是平民百姓都对其十分敬仰,这不仅因为蒋家是名门富绅,还因为蒋家的为人慈善。对保和堂蒋家不屑一顾的人也有,蒋家的二老爷蒋万秀就是一个。

  蒋万秀不像他的兄长大老爷蒋万斋,二老爷蒋万秀身小单薄,几乎可以称作骨瘦如柴,像个抽大烟的,但二老爷只赌,不抽大烟。

  大老爷却身材匀称,面容清秀,天生一副儒雅之态,平常日子里都穿着绸缎马褂,谁都可以把他看成是个考了功名在外做官的人。

  但是蒋家考了功名的人不是大老爷蒋万斋,尽管大老爷饱读四书五经,一副官相,但他没有赶得上考取功名,蒋家考了顶子的人是老太爷蒋翰雉,而不是蒋万斋。蒋翰雉幼年身体羸弱,长大成人后却弯腰驼背,走路不成人样子,绰号蒋大虾。蒋老太爷除了这个虾字之外,还有一瞎,就是眼瞎,他的左眼在考取功名之后莫名其妙地失明了。

  二老爷蒋万秀在跟几乎是清一色的赌棍扯闲淡的时候说,什么他妈的顶子功名,要是不在外面做官,有屁用?还不如抠出个独门幺来痛快。所有赌徒听后哈哈大笑。

  二老爷说的是行话,是赌场上的话,只有押宝的时候才听到有人说。庄家用四根三指长的木棍做成一二三四,在木棍上刻了壑,用手帕子包了,谁先上注谁来开这个宝棍。开宝的赌徒一般是用手隔着手帕摸里面的宝棍,要是幺,那个小木棍上就只有一个壑,要是二,小木棍上就有两个壑,依次类推。看宝棍的人先报出来,再展开给大家看,二老爷说的独门幺就是一,二老爷是个名副其实的赌棍。赌棍这两个字实际上完全是由这四根小木棍而来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