角儿_石钟山【完结】

  [名家jīng品] 《角儿》作者:石钟山【完结】

  本书是石钟山影视原创小说系列丛书之一。影视作品注重的是故事性,有了一定的故事,再加上其文学性,也就是鲜活的人物和文学的命题,自然会得到更多观众的喜爱。也就是说,一部成功的影视作品离不开文学的支持。影视制片人经过十几年来的生产制作经验,已经意识到剧本在一部戏中的重要性。作者的创作主张是,一定要有较qiáng的可读性和当代性。作家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被更多的读者接受,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试想,任何一部文学名著不论中外,都是首先有较qiáng的可读性以后,才一代代地流传下来,然后才是不朽。假设一部作品的出版,只有一小部分人在看,又怎么能流传下来呢?难以流传下来的作品,又何谈名著呢?

  ·CATALOGUE·

  角儿

  山里红在没成角儿前叫chūn芍。

  chūn芍在十六岁那一年终于成了角儿。

  如果十里香不出那件事,山里红成角儿的梦还不知要做多少年。

  结果就在那天晚上,二十岁的十里香出了那件事,十六岁的山里红便成了角儿。

  那天晚上,北镇二人转戏班子在谢家大院唱大戏,大戏已经唱了三天了。这是谢家大院的喜庆日子,老当家的谢明东过世了,少当家的谢伯民从奉天赶回谢家屯来为自己的爹发丧。老当家的谢明东已经七十有五了,七十五岁的人过世,在方圆几十里也算是高寿了。高寿人过世,算是白喜。老当家的谢明东晚年得子生下了谢伯民,千顷地一棵苗。谢伯民无论如何也是谢家大院的继承人。老东家去了,少东家出山,这又是一喜。二喜相加,谢家大院的日子就非比寻常了。

  少东家在奉天城里已有些年月了。十几岁便去奉天城里读书,读了几年书,识文断句不在话下,后来又鼓励爹,拿出些银两在奉天城内开了两家药房。在少东家没回到谢家屯之前,少东家谢伯民正顺风顺水地在奉天城内经营着药店的生意。谢伯民那年二十有二,可以说正chūn风得意。

  老东家谢明东的过世,在少东家脸上看不出一丝半毫的忧伤。甚至还带着些喜色。少东家谢伯民穿长衫,戴礼帽,吸纸烟,手上的白金戒指明晃晃地照人眼睛。

  少东家一进谢家大院,先看了停在院心的那口厚棺材,又让人掀了棺盖看了看爹的脸,爹的脸上也一丝一毫不见痛苦。谢伯民的一颗心就安了,他空空dòngdòng地冲谢家大院喊:爹呀你走好。儿要送你七天欢乐。

  谢伯民空dòng地喊完,就冲呆愣在那里的下人喊:还不快去请戏班子。

  下人应了一声,便逃也似的去了。

  北镇二人转戏班子,是方圆百里有了名气的,少东家要请戏班子,自然是要请最好的戏班子。北镇戏班子有两个名角,男的是牤子,女的就是十里香。先不说男的,就说十里香,今年芳龄二十,身材自然是要啥有啥,脸蛋自然也是眉清目秀,齿白唇红,最提劲的是那口好嗓子,往台上一站,那婉转之声带着些许的芬芳就能传出二里地去。只要小嘴一张,台下便是人山人海地叫好。

  台子搭了,家伙响了。十里香和牤子两个角便使出浑身解数,一时间唱得昏天黑地,日月无光。谢家屯的男女老少算是开了眼了,这么有名的角儿,要在谢家大院唱上七天,天爷呀,这比过年还热闹。

  不年不节的,少东家请戏班子唱七天大戏,乐坏了谢家屯千口老小,他们放弃了田间地头的活路,黑压压地涌到谢家大院。少东家谢伯民自然也是个戏迷,二人转这种形式深得谢伯民的喜爱,一男一女往台上那么一站,红口白牙地唱古说今,世间的所有荤、雅都唱了出来。少东家谢伯民坐在前排,一张八仙桌摆在面前。二十二岁的少东家,自然是把目光更多地停留在二十岁的十里香身上。十里香一个云手,一个转身,bào露出的凹凹凸凸,都能引来少东家的叫好声。坐在台侧拉二胡的班头老拐,每听到少东家的叫好,心里就妥帖几分。他知道,这些出手大方的东家,就是戏班子的衣食父母。让东家高兴了,赏钱自然是少不了。要是哪个地方让东家不高兴了,自然是给戏班子断了后路。

  少东家一声声的叫好,像清泉雨露流进了老拐的心里。

  戏唱到第三天头上,十里香就出事了。在这之前,人们一丝一毫也没有看出要出事的迹象。十里香唱着唱着“呀”的一声,便晕倒在了台上。一时间,台上台下就全乱了。

  老拐分明看见一缕鲜红的血水顺着十里香的裤角流了出来。老拐的脑袋便被雷劈了似的那么一响,老拐的天便塌了。

  十里香是被牤子背下的台,当时两人正在唱戏,牤子把一句:“情到深处哥心疼”的唱词唱了一半,十里香便“呀”地一声倒下了。

  台下上千口子便乱了,少东家正听在兴头上,没料到一低头的工夫,十里香便昏倒了。台上一乱,台下便也乱了。

  跑到后台的老拐一看就啥都明白了,他一面差人去为十里香请医生,一面想着救场的事。他先看见了愣在那里的牤子,便冲牤子吼了句:还愣着gān啥,还不快上场!

  牤子被眼前的景象击昏了头,他四六不分地说:上啥场,我一个人上啥场?

  老拐这时就看见了chūn芍,十六岁的chūn芍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她似乎等待这一刻已经等一辈子了,不知什么时候,chūn芍的妆已经扮上了,没了办法的老拐抓救命草似的抓住了chūn芍的胳膊,似哭似怨地道:chūn芍呀,你上去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