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逃_石钟山【完结】(8)

  6.华子

  华子来看负伤的刘chūn来时,已经在读大二了。

  经过大学熏陶的华子已经出落成风姿绰约的大姑娘了,她的发型也由原来的马尾变成了披肩长发,人就显得妩媚了许多。

  华子赶到武警医院的时候,刘chūn来已经转危为安,好在没有伤到骨头和要害部位,经过输血,气色也好了许多。但刘chūn来的事迹还是通过报纸、电台被宣传了出去,家乡的一家报纸还派人到医院,对刘chūn来进行了专访。华子就是在报纸上看到了刘chūn来的事迹,正在放暑假的她匆匆从家乡赶了过来。

  华子突然出现在病房里,不仅李林吃惊,刘chūn来在chuáng上也张大了嘴巴。是李林先看到走进门来的华子,虽然一年多没有见到华子,华子此时的样子也是今非昔比,但他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华子。他的心猛然跳了几下,脸色由白转红。最初的一瞬,他以为华子是来看他的,他站起来,张口结舌地说:华子,你、你怎么来了?

  华子轻轻地笑了一下,华子的笑很有感染力,整个房间似乎都灿烂了起来。

  华子用手抚了一下额前的刘海儿说:我怎么就不能来?我来看看你们这两个功臣。

  那时,刘chūn来的二等功和李林的三等功已经批了下来。当初,李林当兵不想离开本省的原因正是为了华子,这是他的心事。他喜欢华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高中毕业前,他曾暗地里给华子塞过纸条,纸条上写的都是些爱慕的话。李林写这张纸条时并没有署上自己的名字,但他想,华子对他的笔迹应该是熟悉的,他们前后桌地坐着,还经常一起做题、复习。但不知为什么,华子却一点动静也没有,像没事人一样。那些日子,李林却不像华子那么轻松,他一见到华子就心跳加速,不知说什么好,红头涨脸的,一直到参加完高考离开了学校。后来,在分数还没有下来之前,李林和刘chūn来在小镇的街上又见到了华子。

  华子的一双眼睛依然澄澈,确切地说,正是华子澄澈的眼睛吸引了李林。他每次想起华子时都是由那双眼睛开始的。他一看见华子的眼睛便六神无主,心慌不已,也就是这样一双眼睛伴着李林度过了蠢蠢欲动的青chūn期。

  李林没能如愿地在省军区当兵,却成了一名边防武警战士,和华子的距离一下变得遥远了起来,但他对华子的思念却与日俱增。刚到部队就一封接一封地给华子写信,华子也回信,回得有些稀疏。每次华子回信都是以同学的口吻,说一些自己的学习情况,也说说校园生活和同学,然后就说你和chūn来还都好吧?这种感觉让李林不舒服了很久,仿佛他每次给华子写信都是在代刘chūn来执笔。

  有时候,实在忍不住的李林就在信里把一些话挑明了,然后,怀着忐忑的心情把信寄了出去。之后,也许是十天,也许是半个月左右,华子的信慢悠悠地来了。每次接到华子的信,李林都是怀着迫切的心情拆开,找到没人的地方把信读了。读完信,他的心就和华子的信一样平淡得无风无làng。华子依旧以同学的口气回信,字里行间表达的都是你们怎么怎么样?还好吗?就连信的结尾都无一例外地捎上一句:向chūn来问好!

  李林情绪好时,就会和刘chūn来说上一句:华子问你好呢。

  刘chūn来每次也不说什么,笑一笑,然后说:那你给华子回信时也代我给她问好,都是同学嘛。

  李林仍然勤奋地给华子写信,心情好时也会写上:chūn来向你问好呢。他对华子的态度是急不得、也恼不得,自己明明把喜欢华子的话都说了,可华子就是不理他这个茬儿,仿佛他的那些抓肝挠心的话都是冲别人说的。他曾经有一阵想放弃自己对华子的感情,可他每一次给华子写信,华子又都会给他回信,这让他又有些难以舍弃。他有时也会想,也许华子现在忙于学习,还不想谈感情,但对自己还是有好感的,否则华子就不会回信了。说不定什么时候,华子的信突然就会热情洋溢起来呢!这么想过了,李林就又充满了希望。有了希望,李林的生活就有了奔头。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华子突然出现了。

  正是那一次,华子的出现让李林突然间意识到,以前的他是夹在刘chūn来和华子中间的一只灯泡。华子这次是来看刘chūn来的,而刘chūn来负伤成为英雄,才是华子来看望刘chūn来的契机。

  李林以前所有的努力,只是在给他们之间搭了一座爱情的桥,后来,他才意识到华子之所以每次给他回信,那完全是因为刘chūn来的缘故。

  那次,华子在医院里待了三天,而华子一来,李林就下岗了,照顾刘chūn来的任务理所当然地被华子接了过去。

  李林猛醒之后,跑到医院外的小树林里,抱着一棵并不粗壮的树,流下了两行热泪。爱情的梦幻一下子破灭了,醒过来的李林心里慢慢清静了下来,华子在他的眼里就又是同学了。李林似乎在那一刻突然间成长了,也明白了许多。

  华子来了,又走了。养伤的刘chūn来还不能下chuáng,李林替华子拎着包走在前面,华子跟在后面,两个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一直到华子上了火车,华子坐在车窗前,冲站台上的李林突然说了句:李林,对不起。

  李林的脸一下子就红了,他一时不知说什么,憋了半天才说:没什么,咱们还是同学呢。

  华子终于冲着车下的李林清慡地笑了笑,火车就开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