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逃_石钟山【完结】(60)

  张芳低下头,沉吟片刻说:大妹子,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一家人就剩下你一个了。你还这么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你还可以结婚,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孩子。妹子,你可别再钻牛角尖儿了,你的天地还宽着呢。

  华子仔细地打量了张芳一番,这才说:大姐,你也当了母亲吧?一个母亲连自己的孩子都不顾了,那还是母亲吗?

  这时的张芳一下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孩子,她还得赶紧回去给孩子做饭呢,想到这儿,她冲华子点点头,匆匆地离开了医院。

  那天晚上,张芳煲了一锅汤给家人。却不料,转身的工夫,砂锅就被孩子打翻了,溅起的汤水烫了孩子的胳膊,幸好伤得不重。但那天晚上,孩子还是因为疼痛一直在哭闹。她把孩子抱在怀里的时候,不知为什么,她的眼前一直晃动着华子的身影,耳边也响着华子的话。她几乎一夜也没睡好。

  第二天上班,她如期看到了华子。她沿着路边走进了医院的大门,她怕看到华子的眼睛。整个上午,她一直心不在焉,总是走神儿。中午的时候,她趁护士站里没人,赶紧给表妹谢红打了一个电话。

  谢红在电话里焦急地说:表姐,我正想给你打电话呢,刘谢男拉肚子了,你说是受凉了还是吃得不对劲儿了?

  张芳在电话里沉默了片刻,才说:表妹,你要的孩子怕是养不成了。

  电话另一端的谢红陡然提高了声音:表姐,你说什么?孩子怎么了?

  张芳就在电话里把华子如何坚持寻找孩子的事告诉了谢红。以前,张芳也在电话里和谢红说过华子到医院里找孩子的事,但谁也没想太多,想着过几天华子失去了耐心,也就不了了之了。现在,听了张芳的话,谢红就在电话里哭了起来,她一边哭,一边说:表姐,那你说怎么办啊?我不想把谢男还给人家,我也不能没有谢男,他是我的命啊!他要是走了,我也不活了。

  张芳在电话里叹了口气:那你有没有替人家亲生母亲想一想,你这才养了几天就这么难受,那么她呢?

  谢红在电话里已经泣不成声了。

  张芳的心也被谢红搅乱了,她慢慢地放下了电话。

  张芳回家后,谢红的电话就打了过来,她无助地求着表姐:表姐,你一定得帮帮我,我不想失去这个孩子。

  表妹,你这两天就别打电话了,我的心里很乱,你让我想想。

  张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晚上睡觉时,她不时地从梦中醒来,醒来后,她就去看身边的女儿。她紧紧地搂住女儿,伸出手,从头到脚地摸了一遍后,才放下心来。

  以后,她越来越不敢去看华子了,上班下班也总是躲着华子走。在华子的面前,她承受着无法言说的压力。

  终于有一天,她再也忍无可忍了,她在办公室写下谢红的地址和电话,跑下楼,气喘吁吁地来到华子面前。

  她把那张纸条递到华子手上:去吧,这是地址和电话,你就可以找到你的孩子了。

  华子惊讶地抬起了头。

  46.本案没有结局

  李林在公安局看到了一段录像,那是银行的监控探头拍下的。镜头里,一个人被清晰地定格在电视屏幕上,那一刻,李林险些惊叫起来。半晌,他才喃喃地说:难道这个人就是老孟?

  老沈点点头:我们怀疑老孟整容了,而且还换了身份,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老沈停顿了一下,又说:他现在的名字叫张一水……

  不等老沈说完,李林转身跑了出去。

  老沈在李林的身后喊:不用急,他跑不了!

  李林一口气跑到了孟星居住的小区,这时,他才发现公安局的警车已经停在那里了,车顶上的警灯不停地闪着。

  李林看见老孟不紧不慢地从楼道里走了出来。孟星跟在他的身后,老孟忽然停下脚步,转过身,看一眼孟星,面容平静地说:儿子,再见了。

  孟星站在了那里。

  然后,老孟一步步向李林走过去。

  走到李林面前,老孟伸出了双手。一旁的公安gān警给老孟戴上了手铐,这时,老孟歪过头,冲李林笑了一下,笑得意味深长。

  警车鸣着警笛驶远了。

  李林仍站在那里。当他看见面色苍白的孟星时,他朝孟星走了过去。

  失魂落魄的孟星叫一声:李哥——泪水就流了下来。

  李林上前一步,抱住了孟星。不知为什么,他的眼泪也流了下来。

  接下来,李林回了一趟部队,老孟被抓的消息早就传到了部队。

  在中队部里,中队长邱豪杰和邢指导员不停地感叹着:都过去了,一切都过去了。要是刘chūn来还在就好了。

  两个人说到这里就湿了眼睛。

  李林走出军营时,浑身感到一阵轻松。走了很远,他转身冲军营的方向敬了个礼。这时,他忽然迫切地想念家人,恨不能插上翅膀,一下子飞回到家里。一路上,他想了很多,想到chūn来,也想到了华子和她的孩子……

  回到租住房时,他一眼就看到了等在门口的华子。

  华子背对着他站在那里。听见声音,华子回过头来。

  李林吃惊地问:你怎么来了?

  全文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