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逃_石钟山【完结】(5)

  邱豪杰带着中队的战友赶来的时候,漫山遍野都是搜捕的队伍,通向山外的路口也都设了检查站。按理说,老孟就是插翅也难逃得出去,结果老孟就像是蒸发了一样,无声无息地没了。

  邱豪杰中队长看了两人一眼,又看了一眼,刘chūn来和李林只看了眼中队长责怪的眼神,就低下了头。

  中队长“哼”了一声,便没再说话,指挥着队伍向一片树林搜了过去。两个人望着中队长消失的背影,真想哭出来。

  此时的两人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他们刚从旅馆里清醒过来时,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竟会是真的。他们从开着的窗子跳出去,只看到了老孟留下的一个脚印。老孟是跳窗而逃的。他们在没有接到王伟大队长命令的情况下,就追了出去。

  这里除了一条盘山公路就是大山,老孟不可能上公路,那样很容易bào露目标,他只能往山里跑。两个人在判断后,便向山里追了过去。茫茫大山,无尽无头的样子,哪里有老孟的影子呢?

  后来,又有许多武警部队加入到了搜山的队伍中,作为第一梯队的两个人,已经接到了下撤的命令。他们已经在山上又搜了一天一夜,全中队的人连抬脚的力气似乎都没有了。在后续的部队上山后,他们只能后撤了。

  当刘chūn来和李林接到撤退的命令时,眼泪就不可遏止地流了下来。

  刘chūn来哑着嗓子,冲邱豪杰中队长说:中队长,让我们留在这里吧。

  李林也说:中队长,贩毒嫌疑人是从我们的手上逃走的,抓不住他,我们的心不安。

  邱豪杰看了眼自己的两个兵,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他们的眼睛都红肿了,从潜伏到现在的搜山,已经连续五天五夜了,在这五天五夜的时间里,他们没吃好,更没有睡过,也就是打个盹儿,结果就出事了。两个兵在中队长的眼里是优秀的,当兵满两年,执行这样的任务也无数次了,两个人都立过功,在中队长的心里,押解这样的重犯,他俩是不二人选。邱中队长也没有料到会出这样的事,这实在是种耻rǔ。

  当两个人请求继续留下搜山时,邱中队长想都没想地说:不行,执行命令,撤——

  两个人只能无奈地随着队伍下山了。他们在下山时,仍有源源而来的队伍加入到搜山的行列。

  两个人知道,在这上千人的搜山队伍中,多他们两人、少他们两人无足轻重,他们想留下,其实也就是让心里踏实一些。他们想第一时间听到老孟被抓到的消息,只有那时,他们悬着的一颗心,才能真正地踏实下来。

  他们一步三回头地下山了。直到上了卡车,车子启动后,他们仍向一座连着一座的山回望着,两个人这时多么希望得到老孟被抓到的消息呀!

  两颗沉重的心随着盘山公路起起伏伏着。山路渐行渐远,一切都在他们焦灼的视线里模糊了起来。

  第二章

  5.刘chūn来和李林

  刘chūn来和李林注定要走在一起,然后,又生出许许多多的故事来。 两年前的秋天,他们一同送走华子,随着华子所乘的长途车的远去,两个人的心里都空落落的。华子离开家乡去远方上学,人走了,也把两个人的心带走了。他们从小到大还没有离开过小镇,小镇以外的世界是什么样子,他们不知道。即便有所了解,那也是通过电视机看到的。电视里呈现的所有事物都是虚的,他们看得见,却摸不到。于是,两个人一起决心参军,也只有参军,他们才可以离开小镇,远走高飞。 他们当初下决心参军,并没有别的想法,只想远走高飞,像华子一样离开小镇。 那年秋天,到小镇来接兵的有两拨人,一拨是省军区的,还有一拨是武警部队的。 参加什么部队,他们心里也没有数,就去找人了解情况。他们报名之后,镇里的武装部长给报名的青年开了一个会,武装部长说:省军区就是不用出省,在自己的家门口当兵。武警部队是边防警察,要去边境执勤站岗。 武装部长还说:你们都是有志青年,去省军区当兵,我高兴。去武警部队,我跟着光荣。 刘chūn来一开始就下决心报名参加武警部队。几年前,他在电视里看过一个纪录片,一群武警战士和公安gān警追捕一名逃犯,逃犯带着枪和炸药,埋伏在一块巨石后负隅顽抗,最后,被武警的狙击手一枪击毙。他还看过许多类似的片子,讲的也都是些武警配合公安,一举抓获犯罪分子的内容。刘chūn来每当看到这样的画面时,都是一副热血沸腾的样子。在他的印象里,和平年代,只有武警部队才能有机会真刀真枪地实战。那时,他就下决心,要参军就一定要当武警。这次,他没有犹豫,就报名参加了武警。 李林也是有想法的,他想去省军区当兵。武装部长已经介绍了,参加省军区就不用出省了。他不想出省是因为华子,华子现在在地区的师范学院读书,离小镇并不远,坐长途车也就是两三个小时的车程。李林那时候想,说不定他也会分到市里,那就离华子更近了,说不定周末的时候还能见到华子。 李林的这些想法自然不好和刘chūn来说,他们和华子都是同学,李林能感受到刘chūn来一见到华子,话就特别的多,有时还妙语连珠。华子听了就不停地笑,很兴奋、也很高兴的样子。李林在心里暗自喜欢华子已经好几年了,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华子的,也许是上高中开始,也许是上高中以前。总之,华子在他心里早早地就占据了一个重要的位置。 李林和刘chūn来两个人在一起时,谁都不说华子,仿佛根本就不认识她,或者这人从来就不曾存在过。他们嘻嘻哈哈,说些漫不着边儿的话题,仿佛华子是两个人各自心中的禁地,不容侵犯。 看到刘chūn来报名参加武警部队,李林心里有种异样的感觉,他冲刘chūn来说:武警部队好,那里锻炼人。 刘chūn来不解地望着他:那你为什么不到武警部队来? 李林厚道地笑一笑:我不想去那么远,我想在家门口当兵。 刘chūn来的样子就很失落,但他还是动员着李林:去武警吧,咱俩在一起还能有个伴儿,相互照应着,也许进步能快一点儿。 李林也希望能和刘chūn来在一起,可他心里已经有华子了,他去边防当武警,就会离华子很远,那样,他的心里就会发空。他舍不下华子,最后,他还是报名参加省军区的招兵。 接下来,他们就开始体检,然后等待入伍的通知。 当李林接到入伍通知时,才发现入伍通知竟是武警部队发送的。他拿到入伍通知书时,刘chūn来找到李林向他告别:李林,我去武警部队了,明天就走。我到了边防后会给你写信的。 直到这时,李林才把自己的入伍通知书展开,冲刘chūn来说:我也是去武警当兵。 刘chūn来吃惊地瞪大了眼睛:怪了,你不是要去省军区当兵吗? 李林这时已经在心里跟华子作了告别,他认命了,这时他才觉得当什么兵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当兵了。 刘chūn来仍皱着眉头分析着:会不会是搞错了?你快去武装部问一下。 李林淡淡地说:武警就武警吧,咱们还可以在一起,也不错。 直到入伍后,李林才知道自己来武警部队的真正原因,是省军区招兵的名额满了,他就被划到了武警部队。yīn差阳错的,两个人就又走到了一起。 真正到了武警部队,他们才知道一切并不像他们想的那么简单。他们会经常执行这样或那样的任务,有时是配合公安局,有时是独立完成任务。每次去执行任务,中队都会选派一些骨gān。刚入伍的时候,他们只有训练的份儿,训练很单调,也很苦,从基本步伐和队形训练起,这一点和所有的部队没什么两样。接下来,他们就开始了更加艰苦的专业训练,爬楼上房的,练潜伏时最难熬了。在密林深处,趴在原地一动不动,一待就是几个小时,不管蚊虫怎么叮咬,也不许动一下。然后,就是更加艰苦的越野训练,速度要不停地加快,奔跑的距离也在不停地延长,山路上不知洒下了他们多少汗水。 刘chūn来以前对武警的理解此时已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艰苦而枯燥的训练早将他对边防武警风光、刺激的làng漫想象远远地丢到天外。 刘chūn来和李林住上下铺,他在下铺,李林是上铺,训练回来一头扎在chuáng上,就连吃饭,也不想从chuáng上下来,似乎连走到食堂的力气也没有了。 他们的班长叫文夏,文夏班长那时已经是士官了。每到这时,文班长就站在宿舍门口,大声地喊:都起chuáng,马上起来。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他们从chuáng上东倒西歪地站到地面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