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还有多远_石钟山【完结】

  [社会文学] 《幸福还有多远》作者:石钟山【完结】

  《幸福还有多远》 第一部分

  把缘分jiāo给了香烟(1)

  第一章 把缘分jiāo给了香烟

  1978年的保定卷烟厂厂区内,花团锦簇,整洁gān净,正门西侧不远处有一个假山,细流潺潺而下,水绕亭台。

  卷烟厂车间内,繁忙的流水线有序运转,工人作业如常。

  卷烟厂澡堂内,雾气蒙蒙。一群女工正在洗澡。

  冒着热气的热水从喷头中直冲而下,李萍大大的眼睛在水流中闪现出来。

  李萍柔和的目光里,却透着自信……

  李萍看着在另一个喷头下的靳英,一笑。

  洗完澡的李萍和靳英在澡堂更衣室穿衣服。她们换下了工作服,换上了样式别致的连衣裙。两人的式样一样,只是颜色不一样。

  靳英看着李萍,有些眼羡地道:李萍,你说这一样的连衣裙,怎么穿在你身上就不一样了?

  李萍:怎么不一样了?

  靳英:你看你,就像出水芙蓉,别说男人,女人看见了都会眼睛一亮!本来我也挺漂亮的,可跟你在一起,就成陪衬了。我要是找不到对象,那就该怪你,你可得赔我一个!

  李萍笑:行啊,这好说,全厂都知道咱俩亲如姐妹,有我的就有你的,大不了把我的让给你!

  靳英: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你可别反悔!

  她们二人边说笑,边走出澡堂。

  远处,一个年轻的电工正在电线杆上维修。一阵姑娘的嬉笑声传来,他不经意俯视而下,便看到了刚从澡堂出来的李萍和靳英。两个年轻的姑娘甩dàng着湿漉漉的头发走来。

  那电工愣神了,盯视着漂亮的李萍,看直了眼。

  他的手却下意识地搭线,心猿意马搭错了电线,只见一股蓝色的弧光爆起,那年轻的电工从电线杆上被击打了下来,倒栽进了电线杆下的煤堆里。

  李萍和靳英吓了一跳。

  李萍急忙上前察看,那电工栽进煤堆里,蜷曲着身子已不省人事了。

  李萍慌忙道:他被电着了!快!你快到医务室喊大夫!

  靳英转身跑去。

  靳英来到卷烟厂医务室,急得连门都没有进,跑到近前敲窗户:大夫大夫!快!有人触电了!

  内。一男一女两个大夫急忙起身。

  女大夫边往外奔去边吃惊地说:这也没下雨,怎么就触电了?

  当靳英带着两个大夫跑来时,吃惊地看见李萍正在给那电工做着人工呼吸。

  那电工因为栽进了煤堆里,一脸的黑煤。李萍的脸上和嘴巴上也都沾着黑煤。

  那个男大夫急忙接过来继续做着人工呼吸……

  那电工年轻力壮,加之抢救及时,不多时就苏醒了。他躺在病chuáng上,一只手被包扎着。

  那女大夫正用湿毛巾在给他擦着脸上的煤渣。

  女大夫:小杜啊,你都进厂三年多了,也该算是有经验的电工,这又没下雨,怎么会被电着!在电线杆上瞎想什么!是不是做梦娶媳妇哪?

  那姓杜的电工的目光在寻找着,找到人群中的李萍了,杜电工的目光就不肯移开,痴痴的样子。

  李萍躲避开他的目光,对女大夫说:王大夫,没事我们走了。

  女大夫:李萍,谢谢你,哦,还有靳英。看来平常教你们一些急救措施,还挺管用的,关键时刻就能用得上。

  李萍刚要走,却不料那杜电工颤巍巍撑起身来,道:别……走,李萍你先别走!

  他的手向李萍伸去。

  女大夫以为他要谢,道:老实躺着!现在不用谢!等你缓过来,好好请请李萍!

  杜电工仿佛什么都没听见,痴痴地向李萍伸去手,嘴巴张了张,却没有声音。

  李萍疑惑地:你……

  杜电工在病chuáng上够不着李萍,往前一抢,闪到地上,李萍急忙就劲扶住了他。杜电工半跪半歪在李萍的怀里,他有些不肯撒手地乞求道:我……我……李萍,我我我快被你迷死了,求求你嫁给我吧……

  杜电工的直白表露,让众人先是惊愣,少顷便哄堂大笑。

  李萍有些生气,觉得受到屈rǔ一般将他往病chuáng边一推,转身就走了。

  杜电工不知道自己哪里惹李萍生气了,看着李萍的背影,急切地说:我刚买了一块手表,海鸥牌!是要送给你的!收音机早就买了!缝纫机也早就买了……

  靳英跟上李萍,逗她说:哈!又一个花痴!比去年那个更厉害!李萍,你看你,魅力有多大,挡都挡不住!

  李萍眉头微蹙:“烦透了!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

  这时,那杜电工猛然从病房里推开了窗户,探出头来继续喊道:……我家就我一个,独苗!你进门就能当家!我爸在电业局,我妈也在电业局!我还有个舅舅,在公安局!我们家生活条件,没比的!

  病房内外的人,都在大笑,像在看戏。

  李萍很着恼。李萍突然返身回来,走到了窗户前。那杜电工看李萍到了眼前,就有些胆怯似的动动嘴巴,不敢再喊了。

  李萍:你喊啊!大声喊啊!

  那杜电工看李萍那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带着谴责的目光,锋利地bī向他,似乎有些胆怯了。他动动嘴巴,之后才低声说:我爸我妈说了,你要是不愿意一起过,可以分家单过……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