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左女右_石钟山【完结】

  [名家jīng品] 《男左女右》作者:石钟山【完结】

  机关里的事,说奇它也不奇,机关里的人,说怪它也不怪,但这般的奇奇怪怪、怪怪奇奇,却总也说不完。好一个奈他何。

  本书是石钟山的“机关系列”小说集,收录了《男左女右》、《一位公务员的风流案》、《官道》等七部中短篇小说。

  这些作品一反大气魄、大背景,而选取了现代社会普通职员男女之间的情感纠葛,表现小人物情感命运的曲折。

  用石钟山自己的话说“现在呈现在大家面前的这部小说集,我不敢说写得多么成功,但我敢说,都是好读的作品,充满了对生活的理解和彻悟,我也试图融进人情的色泽,让小说从始至终充满了温情”。

  男左女右

  1

  文君和韦晓晴成为情人时,并不知道马萍早已和别的男人好上了。

  其实马萍和别的男人好上这半年多的时间里,马萍从生理到心理是有一系列变化的,只因文君没有感觉到,如果在平时,文君是能感觉到的,因为文君不是一个粗心的人。他感情细腻,并善于理解人,当初马萍和文君谈恋爱时,马萍就已经感受到了文君这一优点,并下决心嫁给文君,这一优点不能不说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文君之所以忽略了马萍的变化,重要的原因是这段时间,他正在和韦晓晴眉来眼去。韦晓晴是新分来的大学生,人很年轻,也漂亮,重要的是她很现代,许多新名词,处里的人都是先从她嘴里听说的,而后才慢慢普及起来。

  文君已是三十出头的男人了,他大学毕业便来到了现在工作的这家机关。工资不是很高,但福利不错,他和马萍结婚不久,便分到了两居室的房子。在一般人眼里,这足够让人羡慕的了,最近又赶上房改,文君只jiāo了几万元,那套两居室的房子便成为了他的私有财产。有许多在机关工作的人,都抱怨工资低,可真让他们离开机关,又没有一个人能下定决心,机关毕竟是机关,有着其他单位不能企及的优点。文君虽对现在的机关有些不满,但他又下不了决心离去。就这样过了一年又一年,日子平静得让文君生出了许多懒意。任何一个单位gān久了,都会生出这种感觉的。有点像婚姻,久了免不了乏味,就会生出点事端。

  文君就是在这种状态下和韦晓晴有了事端的。文君和韦晓晴发展成为情人,完全是日久生情的产物。

  文君见到韦晓晴第一眼时,眼睛亮了一下,jīng神也为之一振,这也没有什么,男人见到漂亮女人的反应差不多都这样。韦晓晴来机关上班那天,是处长老杜领着她来到办公室的。在这之前,处里的人都知道要来一个大学生。机关里每年都有人退休,又都会有新人补充进来,所以没人大惊小怪。韦晓晴的出现,让许多处里的男人眼睛都为之一亮,老杜就依次介绍,韦晓晴就逐一地冲人点头、微笑,并与之礼节性地握手,说一些请多关照的客气话。轮到处长老杜介绍文君时,文君只是礼节性地在椅子上欠了欠身体,她也没向他伸手,只是笑笑,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文君之所以没有向别人那样伸出手去,是因为他知道韦晓晴将会被老杜安排在自己对面的那张办公桌上。前不久,和文君坐对面的女老李退休了,韦晓晴就是来接替女老李的工作的。昨天,处长老杜还特意让文君把女老李用过的办公桌收拾一下。因此,韦晓晴成了文君最近的邻居,文君在心理上有了比别人更多的优越感,因此,文君只是礼节性地欠了欠身体,而没有像其他人一样,又是握手,又是点头的。

  韦晓晴被安排在文君对面办公,文君心里渐渐就发生了许多变化。以前女老李坐在他对面,他只要一抬头就能看见女老李花杂的头发,还有那张沧桑的脸。文君心如止水,现在文君面对的是青chūn漂亮的韦晓晴,每当他抬起头来,先是看见了韦晓晴那一头乌发,以及细嫩白净的脸,还有脸孔下的脖颈,心里的什么地方就动了动。有时,他抬起头时,韦晓晴也在抬头,于是四目相对,他们几乎同时都冲对方笑一笑。然后该gān什么就gān什么了。

  两人的关系发生变化是韦晓晴到机关几个月之后,她对机关的人和事有了一定的了解,于是就有了自己的看法,在工作时间里两人并没有jiāo流过什么看法。每天中午,机关的人都喜欢打扑克来消磨时间,文君就靠在沙发上看看杂志,或别的什么,韦晓晴也不喜欢打扑克,于是,每到中午办公室时就只剩下两个人了。两人说话就少了许多警戒,韦晓晴就谈了自己对机关生活、工作的种种不适应,年轻人嘛,刚到机关工作,年轻人又少,气氛免不了沉闷,不同于学校,更不同于年轻人多的群体。韦晓晴的感觉正是文君曾经经历过,或正在经历的,两个人就有了许多共同话题。韦晓晴没来时,文君是处里年龄最小的,其他同事都是四五十多岁的人了,文君和他们很少有共同语言。现在来了一个韦晓晴一下子打开了他的话题,两人就聊得很热乎,从大学聊到机关,又从机关说到社会。两人的话题很投机,也都很兴奋,有时两人正说到热乎处,就到了上班时间,两人都意犹未尽的样子。

  随着聊天的深入,两人便慢慢地走近了。文君每天若是先到办公室,擦自己桌子的同时,把韦晓晴的桌子也擦了,并且把散落在办公桌上的文件、报纸归类整齐。韦哓晴不喝茶,文君就为她倒上一杯白开水。她来了,知道这一切是文君做的,也不用说什么谢话,只是冲文君笑一笑。如果文君来晚了,韦晓晴也把自己该做的都做了,文君喝茶,她便帮他沏了茶,又把桌上的烟灰缸倒gān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石钟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