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孤独,虽败犹荣_刘同【完结】

  [社会文学] 《你的孤独,虽败犹荣》作者:刘同【完结】

  文案

  孤独之前是迷茫,孤独之后是成长

  “我叫刘同。

  33岁。

  如我这个年龄的人,大都经历过青chūn的迷茫,曾经很长一段时间里,无论我怎样假装潇洒、佯作镇定,心里总还是觉得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从负隅抵抗,到冷静旁观,才明白成长中种种的孤独感,如今看来都是无形的忘我成长。

  放下,才能接纳;接纳,才有新的力量。

  希望这本书能带来一些新的力量,在你一个人的时光里,让你成为自己世界的建造者。

  作者简介

  刘同,光线传媒电视事业部副总裁,青年作者。历任《中国娱乐报道》《最佳现场》等多档王牌娱乐节目总监。

  曾出版百万级畅销书《谁的青chūn不迷茫》,获2013年第八届中国作家榜年度最佳励志书。

  2012年以来,刘同在清华,北大,中传,武大等百所高校进行校园宣讲,每场爆满,一票难求。被中国关心下一代委员会聘为“青年榜样”。

  目录

  第一章 不要在黎明前被冻死了

  纵使青chūn留不住

  放任飘洒,终成无畏

  纵有疾风来,人生不言弃

  靠近你,温暖我

  从90后身上学到的

  你让我相信

  为梦想努力十年

  第二章 一个人怕孤独,两个人怕辜负

  她是一个好女孩

  爱过的人才明白

  谢谢你一直和我争吵

  好好开始,好好告别

  几个在心中久久回响的关键词

  第三章 趁一切还来得及

  妈妈的钱都花在哪儿了?

  有些错,要用一生的努力去弥补

  不能对外婆说的话

  十四年后的互相理解

  第四章 我们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看不清未来,就把握好现在

  生活是为什么,你是答案

  如果一辈子只能重复某一天

  柔软是一种力量

  对得起自己的名字

  把时间làng费在最重要的事情上

  第五章 走一条人迹罕至的路

  比别人坚持久一点

  下雨了别跑,反正前面也是雨

  节约生命,远离作戏

  只因她像当年的我

  我就是无法讨厌一个有眼光的人

  人生何处不低谷

  第六章 有太多新鲜事的世界

  不能说出来的秘密

  gān杯啊,朋友

  世界不一定还你以真诚

  既要速度,也要温度

  只是希望被记得

  青chūn同在,左右为伴

  媒体评论

  孤独是全世界,是所有人,是一切历史,是你终将学会的相处方式。

  ——张嘉佳

  人生中,我们似乎每一个阶段都在拥抱孤独,高考结束的失落、初入大学的陌生、毕业后的惶恐、工作时的迷茫……孤独是人生最大的秘密,关于孤独,只要记得两件事:孤独没有不好,不接受孤独才不好。

  ——秋微

  偶尔走在北京的人海里,踩在威海的沙滩上,握着麦克风站在舞台上,或者早上醒来在被窝里,都会想起当年瘦弱的自己,站在桥上发呆,躺在江边发呆,在楼顶吃了耗子药发呆。我想这就是所谓的孤独吧。

  ——秦昊

  只有从害怕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奔波,到习惯一个人面对各种波折,才能明白孤独到底是什么。它是你的一部分,它是天使也是魔鬼,它能让你变得更好,也能让你万劫不复

  你还有我,便不孤独

  更多好书,请浏览亿知网:www.yizw.net

  6 点起chuáng,赶8 点的飞机,3 个小时后落地,转大巴去火车站,再乘2 个小时K 字头快速列车,之后转乘一辆本地的“蹦蹦”,而后到达这座江南小城。

  十年前,我第一次出差,便是从长沙到这里。近20 个小时的火车,外加4 个小时的客车。由于很少出差,丝毫未觉得疲倦,半夜车厢里乘客的呼吸沉入海底,我仍坐在卧铺过道的折叠椅上看窗外,数着偶尔擦肩而过的列车,打量山间民居的点点灯光,发觉月光在农田水洼里的倒影比在哪儿都透亮。

  我不知道未来还会不会来这座城市,不知道还有没有这样出差的机会,在那辆开往chūn天的列车上我许了一个愿望:希望未来的工作中能够常常出差,做一个能看到除了湖南之外的世界的人。

  想象中,每次我都能坐这样的夜行列车,一夜过去,眼前的世界便换了天地。这是一辆普快,沿途停靠的城市无数,在没有睡着的时间里,我会在每一个停靠站下车透一口气——那时我年轻力壮,其实根本不需要透什么气,我下车只有一个目的,希望未来跟同事们提起,我好歹能chuī牛说我曾去过那个城市。这个想显得自己有见识的坏毛病至今还在,明明有直飞到达的航班我放着不选,偏偏要挑在某个国家转机的航班,目的也只有一个,权当自己去过那个地方。

  也许能力不够,所以至今不能真正满足自己内心的愿望。

  也许足够幼稚,所以至今仍会用这一招骗骗自己。

  十年过去,现在的工作果然实现了当年自己在火车上许下的愿望——常常能出差,常常要出差,也常常突然忘记自己在哪座城市。

  就如所有狗血电视剧一样,我居然真的被委以重任被公司派出去谈判,间或去很多大学和同学们见面。读大学时,只能买绿皮火车硬座,换着同学的学生证买半价票。参加工作之后,工资略有盈余,可以选择买短途卧铺。后来可以不坐绿皮火车,改乘动车。再后来,动车改为高铁,高铁又变飞机,二等座换成了一等座,经济舱也换到了商务舱。但我再也不似当年那个会趴在车窗上彻夜看风景的少年。现在的我倒头就睡,落地才醒,即使变换了城市也少有惊喜。

  有时,我会问自己:“还记得十年前那个期待见识这个世界的少年吗?”

  有时,我也被反问:“你还认得出这是你十年后想成为的那个风尘仆仆的大叔吗?”

  那时全世界都在沉睡,唯有我一人醒着。没有人对话,没有人应答,一笔一画的想法都在心上刻得生动形象。站在山岗上,用尽全力地呼喊,得到的不过是更大的回声而已。世界只剩我一人的孤独,莫过于此。

  而现在的我,满面尘灰,为了看起来有朝气,发型也只能高高竖立。上午被老板骂,下午在部门辩论,晚上赶最晚的航班飞往另一个城市笑脸迎人。我丝毫没有疲倦,只是开始对新的世界漠不关心,我的心里从此只有人,没有景。我会突然问同事:“呃,我们这是在哪里?”同事说:“我们在人民西路。”我便很焦躁地说:“我是说哪个城市???”

  曾经大声问同事周日是星期几。

  曾经拿着手机给朋友打电话哭诉:手机不见了。

  曾经在公司偶遇同事,问对方:呃,我这是要去哪里?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刘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