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行动_阙迪伟【完结】

  [社会文学] 《乡村行动》作者:阙迪伟【完结】

  阙迪伟,丽水市作协主席,国家一级作家,小说创作多有建树。此中篇小说《乡村行动》原载<<上海文学>>1997年第1期 ,入选<<小说月报>>1997年第3期、入选《九十年代中国乡村小说jīng编》、入选天津《经纬线》1997年第9期佳作缩写。2004年10月21日与北京电影学院中文系曹保平签约,曹买断小说改编电影版权,2004年12月开机拍摄,改题为《光荣的愤怒》。2007年10月12 日全国上映。在第九届上海国际电影节亚洲新人奖竞赛单元中,电影《光荣的愤怒》斩获了该项赛事50%的奖项。并于8月代表中国参加了蒙特利尔电影节的角逐,获得了大学生喜爱电影奖和评委会特别奖,是一部在国产影片中极为少见的具有相当深度的电影。影评人称《光荣的愤怒》简直就是用拍好莱坞电影的手法,以小成本拍摄了一部让人叫好的中国农村题材电影。

  1

  这天上午,叶光荣身边横了柄锄头圪蹴在田埂上抽烟。烟抽得厉害,gān水沟里已丢了十多个烟屁股。他细眯着眼,做出没事的样子,目光却蚂蝗样盯着路口,心里十分地紧张不安。有人过来时,他忙站起来去锄甘蔗地里的草,招呼就搭理几句,不招呼便不招惹人家。待人过去,又将锄头横下在田埂上圪蹴了。天yīn沉沉,刮过的风已有些凉。叶光荣觉着时间过得太慢了,难熬得很。

  快中午时,细种才出现在路口,报丧样急急忙忙朝这边走来。

  叶光荣想迎上去,但他还是克制住没挪屁股,细心地观察细种身后,尤其是路口是不是藏了人盯哨。观察了一番,这才松过一口气来。

  快到跟前时,细种破锣样喊了他一声:支书!

  叶光荣别过脸故意不睬,待细种跑到跟前,才瞪了眼斥道:嚎什么嚎?冒冒失失的,统个柳镇都是熊家的眼乌珠,你想坏事呵!

  细种噎了下,一时怔着。

  叶光荣也急,忙递过一支烟去说:好了好了,快说说探得怎样?

  细种喘着气说:支书说的没错,是两个女的,20上下年纪。

  顿住,摸出打火机点烟。叶光荣盯着他瞧。

  是外路口音。细种喷了口烟说。

  你跟两个女的搭话了?叶光荣问。

  找她们搭话?我不憨!细种不满起来,说,我是听见她们说话了,咭哩咕噜的,卷着舌头听不懂。

  你怎么听见她们说话的?

  她们上茅坑,在茅坑里咭哩咕噜卷舌头。

  叶光荣放心了。细种家和熊老三家一墙之隔。熊老三当年建房时将厕所贴着细种伙房,细种不肯,可终是弄不过熊家,最后狗样伏下不叫了,还给自己下台阶说村长家茅坑贴白瓷砖比他家伙房还卫生gān净。

  你婊子儿,没偷看人家屁股吧。叶光荣故意开玩笑缓一缓严肃气氛。

  我是党员哩,觉悟高着。细种说,支书吩咐,我不敢马虎,一上午就在熊老三门口转来转去转了十多趟。

  叶光荣说:你怎么能这样?转多了,引起他疑心怎么得了!

  细种说:他还疑心个卵,卵懵了,一门心思都在花花事上。

  叶光荣说,还是小心好。顿一下又问,那个满面胡外路佬呢?

  细种笑了,说支书疑心病太重,满面胡是做木拆椅生意的。

  叶光荣说:可我总觉着奇怪,两个女的一到,这个满面胡后脚就跟到柳镇了,还贼溜溜老在熊老三门口转gān么?

  我跟满面胡搭过话。他向我打听木柝椅价格,我就带他去了光彩的皇家家俱厂。

  做过生意?

  做过。说要订2千木柝椅,欢喜得光彩给我一包云烟,还说生意正式做成,再给我100介绍费,嘻嘻。

  叶光荣这才放心下来,说你再探,探得情况,随时向我汇报。先走吧,免得给人疑心。

  细种没有马上走,说支书,宅基地的事,你可要帮忙哟。

  叶光荣说:后门塘那片地批给你怎么样?镇里我帮你说,县土地局你自己跑。

  细种说:村长要是抬杠顶着呢?

  叶光荣说:熊老三这回顶不了了。

  细种不明白,想了想,才懂了,忙谢了转身要走,叶光荣叫住他说:要保密!

  细种不高兴:我是党员哩,嘴巴紧着。

  叶光荣说:你叫水根大旺天黑到我家来,从后门走,小心让人瞧见。你也来。

  知道。细种说着又叫起来:支书你锄谁家甘蔗地呀!

  叶光荣一看,自己也觉得好笑起来。原是想在自家甘蔗地接头,做个锄草样子不致使人生疑的,现在倒好,白帮人家锄草了。

  2

  细种走后,叶光荣将锄头丢在甘蔗地里,决定到镇里找表弟吴三才。

  吴三才前年调到柳镇当镇长。来之前,叶光荣跑到县城吴三才家去看望。吴三才好好款待了他,又了解了一番镇里情况,却说我到镇里当镇长,表哥你我生疏人样,别认亲戚,也别走动,有个事儿我帮你说话撑腰就更有力量。叶光荣说当个卵官连亲戚都不认啦。吴三才说,表哥你以后慢慢会懂的。叶光荣在村里活得不自在,原是想诉诉苦,借助表弟之力舒舒窝囊气的,听他如此说,就窝了一肚火告辞回家。

  叶光荣觉得受欺侮活得窝囊,是因为村里事让熊家四兄弟霸着。他过去不大关心村里事,开拖拉机整天灰头老鼠样,钱却挣了,日子比村里人好。窝囊事出在承包村里的桔园上,村里管了几年没出产,说要包给个人。没人敢包,他包了,全家吃住在桔园里。开头年喝西北风,第二年有了出产,第三第四年钱就流水般淌来。村人说,贼娘的叶光荣,狗钻麦地抢了大堆尿,发了!叶光荣说,明年我把桔园还村里。村人说:过四年承包才满,你肯还?叶光荣说,再不还,落雪天打出汗,要抢哩。果真就还了。

  接着承包的是熊家四兄弟,开头年喝西北风,第二年桔子结满枝头,却没人敢抢。但这年桔子卖不动,烂了沤肥还嫌臭。熊家四兄弟灰心丧气。

  你像孔明呢叶光荣,怎么就算到两年?熊老三说。

  今年四乡八村的桔树都该出产了,肯定卖不动。叶光荣说。

  那去年呢,是你前年没下肥,是不?熊老三问。

  我化钱出力下肥,来年让人去抢?叶光荣笑道。

  熊老三脸就有些得意,嘿嘿地笑。

  叶光荣马上又说:村里也就你兄弟有威信,承包了没人敢抢。我就不行,抢了去,弄不好人还给打个半死。

  熊老三乐了,说:你这个车老板,是柳镇的人jīng哩。

  叶光荣忙说:还人jīng哩,没用人jī刨食样找口饭吃,只想夹了尾巴做人,哪像你熊哥做人做个名,威信高哩。

  叶光荣不承包桔园就买了中巴,这时候已开了一年多,据说日进斗金。上街村人眼红,可他开他的中巴,跟村里的烂事撒尿隔田埂,眼红也没用。

  熊老三听说,更乐了,说叶光荣你这话实在。各佛庙各菩萨,各人各活法,你说我当村长行不?

  叶光荣惊了下,但想想似不可能,然而他还是巴结地一笑道:熊哥威信高哩。村长算个卵?熊哥当镇长也有能力。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