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玄散文集_林清玄【完结】

  浴着光辉的母亲

  在公共汽车上,看见一个母亲不断疼惜呵护弱智的儿子,担心着儿子第一次坐公共汽车受到惊吓.

  "宝宝乖,别怕别怕,坐车车很安全."——那母亲口中的宝宝,看来已经是十几岁的少年了.

  乘客们都用非常崇敬的眼神看着那浴满爱的光辉的母亲.

  我想到,如果人人都能用如此崇敬的眼神看自己的母亲就好了,可惜,一般人常常忽略自己的母亲也是那样充满光辉.

  那对母子下车的时候,车内一片静默,司机先生也表现了平时少有的耐心,等他们完全下妥当了,才缓缓起步,开走.

  乘客们都还向那对母子行注目礼,一直到他们消失于街角.

  我们为什么对一个人完全无私的溶人爱里会有那样庄严的静默呢?原因是我们往往难以达到那种完全溶人的庄严境界.

  完全的溶入,是无私的、无我的,无造作的,就好像灯泡的钨丝突然接通,就会点亮而散发光辉.

  就以对待孩子来说吧!弱智的孩子在母亲的眼中是那么天真、无邪,那么值得爱怜,我们自己对待正常健康的孩子则是那么严苛,充满了条件,无法全心地爱怜.

  但愿,我们看自己孩子的眼神也可以像那位母亲一样,完全无私、溶入,有一种庄严之美,充满爱的光辉.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如侵权,请邮件联系.

  与父亲的夜谈

  我和父亲觉得互相了解和亲近,是在我读高中二年级的时候.

  有一次,我随父亲到我们的林场去住,我和父亲睡在一起,秉烛夜谈.父亲对我谈起他青年时代如何充满理想,并且只身到山上来开辟四百七十甲的山地,他说:"就在我们睡的这张chuáng下,冬天有许多蛇爬进来盘着冬眠,半夜起来小便,都要踞着脚才不会踩到蛇."

  父亲告诉我:"年轻人最重要的就是打拼和勇气."那一夜,我和父亲谈了很久很久,才沉沉睡去.

  醒来后我非常感动,因为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和父亲单独谈超过一小时的话,更不要说睡在一起了.

  在我们的父母亲那一代,由于他们受的教育不多,加上中国传统和日本教育使他们变得严肃,不善于表达感情,往往使我们有代沟,不能互相了解和亲近.

  经过三四十年的努力,这一代的父母较能和子女亲近了,却因为事情更繁忙,时间更少了.

  从高中时代到现在已经二十几年了,我时常怀念起那与父亲秉烛夜谈的情景,可惜父亲已经过世,我再也不会有那种幸福了.

  我们应该时常珍惜与父母、与子女亲近的时间,因为好时光稍纵即逝!

  分到最宝贵的妈妈

  一位朋友从国外赶回来参加父亲的丧礼,因为他来得太迟,家产已经被兄弟分光了.

  朋友对我说:"在我还没有回家以前,我的兄弟把家产都分光了,他们什么也没有留给我,分给我的只是我们惟一的妈妈."

  朋友说着说着,就在黑暗的房子里哭泣起来,朋友在国外事业有成,所以他不是为财产哭泣,而是为兄弟的情义伤心.

  我安慰朋友说:"你能分到惟一的妈妈是最大的福报呀!在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愿意舍弃所有的财富,只换回自己的妈妈都不可得呀!"朋友听了,欢喜地笑了.

  我说:"要是你的兄弟连惟一的妈妈也不留给你,你才是真的惨呢!"海上的消息

  在渔港的公园遇见一位老人,一边下棋,一边戴耳机随身听,使我感到好奇.

  与老人对奕的另一位老人告诉我,那老人正在收听海上的消息,了解风làng几级、阵风几级、风向如何等等,因为老人的儿孙正在远方的海上捕鱼;而在更远的地方,一个台风正在形成.

  看着老人专注听风làng的神情,我深深地感动了,想想父母对待儿女,虽然儿女像风筝远扬了,父母的心总还绑在线上,在风中摇dàng.

  从前,我听收音机不小心收到渔业气象,总是立刻转台,不觉得那有什么意义,现在才知道光是风làng几级,里面也有非常深刻的意义.

  离开老人的渔港很多年了,这些年偶尔路过渔港,就会浮起老人的脸;偶尔收听到渔业气象,我会静心地听,想起老人那专注,充满关怀与爱的神情.

  我多么想把老人的脸容与神情描写给人知道,可惜的是,充满爱的脸是文字所难以形容的.爱,只能体会,难以描绘.

  不孝的孩子

  在机场遇到一位老先生,他告诉我要搬去大陆定居了.

  "为什么呢?"

  秤说,他在台湾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本来都很好的,自从他找到大陆的儿子之后,就变得非常不孝.

  "为什么呢?"

  "因为,担心大陆的儿子也来抢我的遗产嘛!其实我还没有死,哪里有遗产呢!"看到老先生蹒跚上飞机,我想到,难道我们长大成人,还只想到向父母要什么,没想到能给老人家什么吗?

  再想到大陆的儿子是台湾儿女的大哥,就是父亲的财产分一份给他又怎么样?何况父亲还没有死,财产还不知道怎么分呢!

  那为自己儿女不孝而哀叹的老人告诉我:"有时候想想,既然这么不孝,连一毛钱也不要留给他们."然后他苦笑着说:"我也不会真的那样做,总是自己的孩子嘛!"他避居大陆,只是希望避免台湾的子女每次看他就生起一次怨恨.

  唉!我多么希望这世间的子女都能体贴父母的心呀!

  台北闹饥荒

  每次回到乡下老家,要返回台北的时候,妈妈总是塞很多东西到我的行李箱里,一直到完全塞不下为止,那种情况就好像台北正在闹饥荒.

  "妈,你什么都不用带,台北什么都有."我说.

  妈妈总是这样回答:"骗你的!台北什么都有,台北又不是极乐世界."我把芭乐、橘子、哈密瓜拿出来,说:"至少,这些水果都有."妈妈又帮我塞进去,说:"我们乡下的较好吃,也较便宜."我把一大包肉gān、肉松,肉脯拿出来,说:"我们家楼下就有新东阳呀!"她又帮我塞进去,说:"你是知道什么?我要买给我孙子吃的,又不是买给你吃,何况人家这些都是手工做的呢!"

  我看拗不过她,把最后希望放在皮箱里的六罐汽水和可乐上,我说:"这汽水可以不要带吧!"

  她说:"这是我在福利中心买的,一罐和外面的差十元,带着、带着,路上口渴可以喝."

  "这重成这样!"我说.

  妈妈眼睛一亮,说:"你小时最喜欢喝汽水了,常常偷桌下的汽水来喝……"我立刻打断她的话,说:"我带,我."因为我知道接下来她会把我小时候的粮事一一拿出来说,一直到我投降为止.

  这时,妈妈看我不再抗争了,终于满意地拍着我的行李箱,眼神悠远地说着:"提得起来,就是我们的."

  然后,我们就陷进沉默,因为,"提得起来,就是我们的"正是我爸爸生前的口头禅,当妈妈这样说,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想起爸爸.

  坐火车回台北的路上,我想到自从父亲过世,妈妈把所有的爱都投she在我们身上,她才不管我们是几十岁的人,以为我们都是需要照护的孩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林清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