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很有趣:袁腾飞讲日本史_袁腾飞【完结】(8)

  国不可一日无君,在这样的情况下,宝皇女就成为日本历史上的第二位女帝——皇极天皇。

  苏我入鹿太狠了

  舒明天皇有儿子,幼君继统的事儿也史不绝书,为什么让皇后继位呢?这跟圣德太子的儿子山背大兄王有关系。

  当年山背大兄王跟舒明天皇是争过皇位的,山背的后台也就是苏我虾夷的叔叔虽然被gān掉了,但山背本人安然无恙。而且圣德太子的遗泽遍布,朝中很多大臣都是太子的门生故吏,拥立山背是人心所向。苏我虾夷当然不愿意看到这一点,就抬出宝皇女挡了山背的道。

  苏我氏拥立皇极女帝,这个主意是谁出的呢?是苏我虾夷的儿子苏我入鹿。苏我入鹿少年老成,足智多谋。当年日本的贵族子弟都努力学习汉学,有一个中国来的高僧僧旻很受大家崇敬,日本贵族都拜他为师。入鹿也拜在僧旻门下。

  除了入鹿之外,当时日本还有一位少年公子中臣镰足也拜在僧旻门下。中臣镰足家世代出任祭祀的官员,跟皇室非常亲近,所以忠于皇室,自然对苏我氏的跋扈不臣非常不满。僧旻曾经对中臣镰足讲,我名下虽然门徒众多,但除了你之外谁也比不上苏我入鹿。由此可见,入鹿和镰足是老师最看重的学生。

  苏我入鹿看到中臣镰足这么受老师的推崇,就极力折节下jiāo,想跟镰足换个帖子,拜个把子,做个异姓的兄弟。但是镰足由于不满苏我氏专权,一直对入鹿的邀请不冷不热。

  有一天僧旻授完课,暗中把镰足召进自己的房里跟他讲,你这个人不一般,将来必成大器,现在jiāo朋友一定要慎重,不要轻易与人jiāo往。中臣镰足何等聪明,当即就明白是啥意思了:老师这是劝我不要跟苏我入鹿结jiāo。于是,中臣镰足辞掉了朝廷的官位,拒绝了苏我入鹿的邀请,到乡下隐居。

  中臣镰足到了乡下之后,当时皇极天皇的弟弟轻皇子在乡下养病,两个人一番畅谈,都对苏我氏的专权十分不满。更气愤的是,苏我氏为了铲除后患,发兵攻击圣德太子的儿子山背大兄王,迫使山背大兄王全家自焚。这还不算完,苏我入鹿竟然把山背大兄王所住的斑鸠宫和当年圣德太子造的斑鸠寺一把大火烧得gāngān净净。

  这个时候,不只是朝廷的大臣人人气愤,就连一般的日本老百姓心中也十分不忿。圣德太子在日本人的心目当中相当于中国的周公、孔子,是制礼作乐的人物,老百姓很爱戴他。苏我入鹿现在竟然敢对圣人的后代下手,简直是丧心病狂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改朝换代很多次,但有谁敢对孔子的后代动手啊?

  就连苏我入鹿他爹苏我虾夷,听说儿子烧了斑鸠寺之后,也是大惊失色,说这小子怎么这么胡闹啊?这下可倒好,报应不慡,人在做天在看,将来我父子死无葬身之地了。

  地下工作者中臣镰足

  皇极天皇的弟弟轻皇子虽然对苏我氏专权不满,但是他为人智勇不足,也就是发发牢骚而已。而他的外甥(也可以算侄子,看从哪边论了),也就是皇极天皇的长子中大兄皇子,这个时候已经长到十八岁了,器宇非凡,胸怀大志,一直想打倒苏我氏,把政权夺回到天皇家手里。于是轻皇子就把自己外甥介绍给了中臣镰足。

  俩人一见如故,就好像姜太公见到周文王,诸葛亮见了刘备,十分投契。从此之后,中臣镰足和中大兄皇子就是云从龙、风从虎的关系,感情非常好。

  中臣镰足告诉中大兄皇子,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要想对付苏我氏,首先得离间苏我入鹿跟他族人的感情。中臣镰足力劝中大兄皇子去笼络苏我入鹿的堂兄苏我石川,这等于在苏我氏安插了一个间谍,打进了一个钉子。

  苏我石川是个老实人,一看皇室这么看重自己,咱不能给脸不要脸呀。为表诚意,他把自己的爱女许配给了中大兄皇子。这样一来,中大兄皇子也成了苏我氏的女婿。苏我入鹿并不知道苏我石川这个时候已经背叛自己了,所以在他眼里,中大兄皇子也成了自己人。

  接下来,中臣镰足告诉中大兄皇子,下一步就是结jiāo忠义、勇武、奇能、异才之士,建立听命于中大兄皇子的队伍。俩人把工作做得十分保密,一般很少见面,偶尔踢场球,或者到当时的大学问家南渊清安家里借着求学的机会见上一面。

  俩人就这么布置了将近一年,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苏我氏可能得到了一点儿消息,就在飞鸟川旁的高岗上建立了新居。新居依山傍水,可以窥伺皇宫的动静,而且建造得像山寨一样,驻有兵马,设置了栅栏、粮仓、兵库、水槽,易守难攻。

  苏我入鹿非常得意,说我有这样的豪宅什么也不用怕,并且拿鞭子指着山岗下的皇宫说,只要等到老婆子(皇极天皇)一死,我的表弟古人皇子做了天皇,我想怎么gān就怎么gān,天下就是咱家的了。骄矜之情溢于言表,根本不知道自己的死期将近。

  日本版“玄武门之变”

  政变进行时

  皇极四年(645年),高句丽、新罗、百济三国一起入皇宫献贡。这是朝廷头等的大事,苏我入鹿作为大臣自然要出席。

  6月12日,皇极天皇升殿,古人皇子以皇太子的身份侍立在侧,大臣苏我入鹿昂然入座。因为苏我入鹿是曹操、王莽一类的权臣,平时都是带剑上殿、设有专座的。

  这一天,中臣镰足买通了殿下人,指使他趁苏我入鹿不注意的时候,偷走了苏我入鹿的佩剑。与此同时,中大兄皇子以维稳为理由,矫诏把所有宫门都关了。然后,中大兄皇子提了长枪,中臣镰足更是手持弓箭躲在殿柱之后,做好了埋伏。另外,在殿旁还埋伏了两名勇士,提前约好,只要苏我石川开始读表文,就冲出来刺杀苏我入鹿。

  但是直到苏我石川读完了表文,两位勇士也没有行动,可能是这两人事到临头有些害怕。苏我石川不明就里,以为是密谋败露,吓得浑身颤抖,汗流浃背。苏我入鹿一看,疑心顿起,大声喝问,你怎么抖成这样,出什么事儿了?

  中大兄皇子一看再不动手就完了,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冲出殿柱一枪就刺中了苏我入鹿的肩头,伏兵也同时赶到,一阵乱砍,苏我入鹿血花飞溅,倒地而亡。

  皇极天皇吓得目瞪口呆,古人皇子惊得是浑身战栗。中大兄皇子一看苏我入鹿死了,急忙跪地向他的母亲皇极女帝禀报,苏我入鹿欺君犯上,图谋不轨,论罪当死。

  皇极女帝此时还没有从惊吓中缓过神来,哪里还敢再说什么?古人皇子急忙躲回自己的家中面壁,所有的公卿大臣全部跪在地上向中大兄皇子表示效忠。

  苏我入鹿虽然死了,但是苏我虾夷还在。中大兄皇子当机立断,立刻发兵去攻打苏我虾夷的居所。苏我虾夷一看儿子已死,再加上部下星散,众叛亲离,大势已去,长叹一声,放了一把大火,自焚而亡。

  此次政变,苏我虾夷、苏我入鹿父子伏诛。皇极天皇在宫殿上目睹了血腥的一幕,深受刺激,就想禅位不gān了,想把皇位让给自己的儿子中大兄皇子。

  中臣镰足不愧是智谋过人,一番时事分析之后,告诉中大兄皇子,目光要放长远一点儿,要以退为进,力劝中大兄皇子此时不要继位:你这个时候做天皇的话,所有对政变不满的人,以及苏我氏的残余势力就会把靶子对准你,先退一步,不要着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袁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