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很有趣:袁腾飞讲日本史_袁腾飞【完结】(6)

  两员大将临行前,八田皇后流着眼泪吩咐他们,你们可以行凶杀人,但不要侮rǔ我的妹妹。两员大将奉命一直追到山里把这对情侣杀了。两人虽然承蒙皇后再三叮嘱,不准侮rǔ皇妹,但这个时候人都杀了,就管不了这么多了,扒了皇妹的衣裳,把贴身的金银首饰给抢了个jīng光。

  转眼之间,日本一年一度的新尝节又到了,八田皇后大宴群臣,女眷们更是个个打扮得花枝招展。八田皇后嘴甜,特别会做人,看见谁家的女眷衣饰漂亮就会赞美两句,所有被夸奖的人都受宠若惊,大家就连身上带着的金银宝贝也想拿出来让皇后鉴别鉴别。这时候有一个朝廷命妇凑了上来,拿了一只镯子说,皇后您瞅我这个镯子怎么样?皇后一看就气晕过去了,这镯子正是自己的小皇妹常年贴身佩戴的东西。严厉责问之下,才知道这个贵妇的镯子是借来的,她就想出出风头,就跟现在好多女孩租奢侈品赴宴的道理是一样的。从谁家借的呢?就是从奉命追赶皇妹的两员大将中的一员家借来的。甭问,肯定是这个将领从小皇妹身上抢来的。于是,皇后下令处死这两员大将。

  仁德天皇由于爱恋自己的妹妹,最后不但气死了皇后,更是搞得小皇妹与皇弟被杀,还有两员大将被处死。所以说,日本古代史书说自己富人不yín,不妒忌,不盗窃,好像是天生君子之国,其实不是那么回事儿。

  4.女天皇上位了

  乱伦传统很悠久

  日本史书上记载的第一位女帝是推古天皇。其实当时的日本,还没有开始使用天皇这种称呼,确切的称呼应该是推古王。她执政的时间,对应中国历史应该是在隋朝了。

  日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一位女天皇呢?其实道理非常简单,男性的皇室成员基本上被gān光了,所谓蜀中无大将,廖化做先锋,只好弄出这么一位女天皇。

  日本古代的天皇,其实没什么gān头,也没有什么权力。日本古代以职业来分人的姓氏,当时日本有八种姓,臣、连、君、别、直、首、造、史。其中臣、连、君是级别最高的,臣管行政,连是军人,君管祭祀,这些臣、连、君的首长都爱给自己的姓氏前面加个大字。

  咱们中国人管日本叫小日本,它却自称大日本帝国,其实中国古代也是,国号前面都加个“大”字,大元、大明、大清。在当时的日本,大君、大臣、大连成了事实上的支配者。这么一堆大,你大我也大,到底谁最大?实际上还是大臣和大连相对来讲更值钱一点儿,因为大君整天就对着神主磕头,没有什么实权。实权都掌控在大臣和大连手中。时间一长,他们肯定会产生嫌隙,相互之间都很明白,一山不容二虎,两雄不并立,早晚得两大剩一大。而且大臣和大连都是世袭的,这两个家族互相掐就是肯定的了。

  在日本的继体天皇时代,大臣是苏我氏,大连是物部家。苏我一开始实力不如物部,所以就想尽办法要咸鱼翻身。苏我氏把仨闺女都嫁给了皇室,特别逗的是,他把大闺女、二闺女嫁给了继体天皇的儿子,而三闺女却嫁给了继体天皇的孙子,也就是说姐仨变成了婆媳关系。甭管是大姐、二姐还是三妹,嫁的这个夫家最后都成了天皇,也就是说,苏我氏的这几位女婿都在不同时期担任过天皇。这样一来,苏我氏就变成了皇亲国戚,地位尊崇。

  另外,苏我氏掌握了从中国和朝鲜半岛为躲避战乱到日本来的渡来人。这些渡来人属于技术移民,紧密地团结在以苏我氏为中心的大臣周围,苏我氏就掌握了日本的先进生产力。再加上苏我氏笃信从百济传过来的佛教,而物部氏坚持信仰日本传统的神道教。神道教更接近于原始宗教,处在宗教发展长河之中的初级阶段,相对于体系庞大完备、哲学思想jīng密的佛教,简直就是小儿科了。

  苏我氏不但是皇亲国戚,而且掌握了日本当时最先进的生产技术,还在jīng神领域处在优势,势力越来越大。继体天皇死了以后,继位的是苏我氏的大女婿兼二女婿钦明天皇。苏我氏的大女儿、二女儿给他生了五男二女,可惜钦明天皇不幸短命。钦明天皇一死,敏达天皇继位。敏达天皇本来有媳妇,但是特别喜欢自己同父异母的妹妹炊屋姬。

  日本皇室有着悠久的乱伦传统,在世界历史上,古埃及也曾经有过这样的传统。另外就是王建建立的高丽国,也有这种兄妹通婚的传统,但他们的兄妹通婚是为了避免外戚专权,gān脆外戚和王室都出自一家。日本皇室通婚的传统更是史不绝书,它跟古埃及一样是为了保持血统的纯正。

  敏达天皇见妹妹生得是国色天香、倾国倾城,窈窕淑女,君子好逑,登基之后他毫不犹豫地就把妹妹收了。可惜敏达天皇也是一个短命鬼,娶了小妹妹之后没乐多久,就一命呜呼了。

  qiángjian未遂告恶状

  当时日本有一个习惯,国君死了不能马上埋,得搁到宫里三年,让大家瞻仰。炊屋姬刚刚做了皇妃,老公就挂了,异常悲痛,在宫里守孝。没想到炊屋姬在守孝的时候惹得一个人色心大动,谁呢?她的弟弟xué穗部皇子。

  xué穗部皇子惦记美貌的姐姐兼嫂子已不是一天两天了。当他看到美貌的姐姐兼嫂子现在独居空殿,以为有机可乘,所以偷偷地溜进了偏殿,就想对炊屋姬下手。没想到炊屋姬还很贞烈,打死也不从命,玩命反抗,连踢带踹,xué穗部倒也一时难以下手。

  在这危急关头,敏达天皇生前的宠臣三轮闻听动静,急忙赶来查视,把xué穗部皇子给轰出去了。本来乱闯大行皇帝的殡宫已经十恶不赦,更何况还想非礼皇妃,这个罪过就太大了。这个事儿要坐实了,xué穗部就得掉脑袋了。但xué穗部很狡猾,反咬一口,恶人先告状,指责三轮无礼,竟然阻挡自己向大行皇帝的灵位行礼。

  xué穗部说得是声情并茂:在那个月黑风高、本来非常适合gān坏事的夜晚,由于自己止不住对先皇哥哥的思念,就想前往先皇哥哥的遗孀跟前胡来一番……啊!不对,纠正一下,是就想前往先皇哥哥的遗体跟前缅怀一番。没料想,竟遭到三轮的阻挡。

  他这一番话,整个是颠倒黑白。大臣苏我和大连物部明明知道xué穗部不是个玩意儿,却都听得连连点头,因为他们太恨三轮了,三轮在敏达天皇在世的时候太受宠了。这两个人就选择信了xué穗部的鬼话,把三轮给处死了。

  这下炊屋姬不gān了!恨得咬牙切齿,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敏达天皇死后,用明天皇继位,也是身子比较弱,没两年就开始生病,而且一病不起,眼看有今儿没明儿了。如果用明天皇再挂了的话,那么就应该是由xué穗部来继位了。炊屋姬绝对不能容忍这个跟自己有仇的xué穗部继位,她希望由敏达天皇的儿子或者最小的弟弟泊濑部皇子来继位。

  xué穗部知道炊屋姬恨自己,也知道由于自己名声太臭,公卿们也无意让自己继位,十分着急。那个时候的苏我氏是炊屋姬和xué穗部的舅舅,但是舅舅很不待见xué穗部这个外甥。为了自保,xué穗部只好转向舅舅的敌人物部氏。

  物部氏本来就看着苏我氏不慡,眼见着苏我氏的势力一天qiáng过一天,物部氏正在生气呢,这下好了,敌人的阵营里面有了内应,正中下怀,双方一拍即合,准备打压苏我氏,gān掉炊屋姬一伙,立xué穗部皇子为天皇。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袁腾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