彷徨之刃_[日]东野圭吾【完结】

   《彷徨之刃》作者:[日]东野圭吾【完结】

  作者简介:

  东野圭吾东野圭吾,日本著名作家,1958年2月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毕业于大阪府立大学电气工学专业,之后在公司担任生产技术工程师,并开始推理小说的创作。1985年,凭借《放学以后》获得第31回江户川乱步奖,从此成为职业作家,开始专职写作。1999年,《秘密》获得第52回日本推理作家协会奖,入围第120届直木奖;此后《白夜行》、《暗恋》、《信》、《幻夜》四度入围直木奖;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史无前例地将第134届直木奖、第6届本格推理小说大奖及当年度三大推理小说排行榜第1名一并斩获。 早期作品多为jīng巧细致的本格推理,后期笔锋越发老辣,文字鲜加雕琢,叙述简练凶狠,qíng节跌宕诡异,故事架构几至匪夷所思的地步,擅长从极不合理之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功力之深令世人骇然。

  内容简介:

  东野圭吾最撼动人心的社会推理话题巨作!

  到底谁有制裁的权利?你能够同意他的行动吗?还是……

  如果换作是你,能不能原谅凶手?法律到底有没有正义公理?给予凶手改过自新的机会,那受害者的权利何在?但反过来说,报仇难道是唯一解决之道吗?如果人人不满法律,都选择自行解决,天下岂不大乱?!种种的犯罪问题,或许,我们每个人也都是共犯?……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01章

  1

  直挺挺的枪杆散发出来的黯淡光泽,让长峰感到一阵揪心。这让他回想起以前迷上she击的那段日子。手指扣下扳机那瞬间的紧张、she击时的冲击力,以及she中靶心时的快感,都鲜明地烙印在他脑海里。

  长峰正在看着枪枝型录上的图片。他以前曾光顾过的某个店家,每隔几年就会寄信的产品型录给他。图片的下方写着:“枪身半抛光处理,附有意大利制枪套”。他瞄了一眼价格后,便叹了口气。九十五万圆实在不是随随便便就可以出手的金额。而且,他现在早就已经放弃she击了。他罹患了gān眼症,没办法参加比赛。之所以会得这种病,是因为他看着计算机屏幕的时间过长的缘故。他在半导体公司从事IC设计的工作已有多年了。

  他将目录阖上,摘下眼镜。当他的gān眼症痊愈之后,又开始有老花眼,现在他阅读较小的文字时,都必须戴上老花眼镜。每次寻找老花眼镜的时候,女儿绘摩就会嘲笑他“老头子”。

  老花眼镜应该还是可以she击才对,不过他已经不想过度使用眼睛了。虽然只要一看到枪的图片,他就会技痒,心中的那分想念也会跟着苏醒。然而,过去宝贝得要命的枪,这一年来他却连保养都没有做过,现在已经变成电视柜上的装饰品了。

  墙上的时钟已经七点多了。他手里拿着电视遥控器,正想要打开开关时,便听见窗外的喧闹声。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拉开面向庭院的落地窗窗帘,树丛外聚集着像是一家人的身影。

  他立刻明白那是她们的笑声。远处的天空中有烟火,当地正在举行烟火大会。和都市不同,这一带很少有高楼大厦,所以尽管距离很远,从长峰家中还是看的一清二楚。

  虽然他自己是觉得既然在家里就可以看得到烟火,又何必大老远跑去人群中凑热闹,但是,他也明白那种年纪的女孩子应该是无法认同他这种想法的。她们的目的并不是看烟火,而是和同伴嬉闹,而且这必须要在热闹的地方进行。现在绘摩手里应该拿着烤玉米或是冰淇淋,用只有她们才懂的语言,兴高采烈地谈论着只有她们才懂的话题吧。

  绘摩今年已经升上高中了,在长峰的眼里,她和一般的少女没两样,个xing开朗活泼。在她十岁的时候,母亲过世,她还因为悲伤而高烧不退,不过她又重新站了起来,这让长峰的心中充满了感谢。现在她还会开玩笑地说:“爸爸,如果你碰到好的对象,可以再婚喔!”当然,这并不是她的真心话。长峰可以猜想到如果他真的提出再婚的要求,绘摩会有多反对。但是总之,绘摩似乎已经从丧母之痛走出来了。

  这个女儿现在正和学校的同学们一起看烟火。为此,长峰还特意帮她买了浴衣,不过因为她自己不会穿,所以说要请同学的妈妈帮她穿。想要看女儿穿浴衣模样的长峰对女儿说:“要拍张照片回来喔!”但是,他非常怀疑绘摩是否会记得。她只要一玩疯,就会把其他的事忘得一gān二净。虽然她的手机有照相功能,不过长峰可以预料她拍的一定全都是朋友的相片。

  从上小学开始,长峰就让她带着手机上学。他告诉绘摩,一旦发生任何事qíng就打通电话给他。对于没有母亲的绘摩而已,手机成了唯一的防护,长峰也可以放心出门工作。

  听说烟火大会到九点结束。他告诉绘摩一结束就立刻回家,如果会稍微晚回来的话,也要记得打通电话。从长峰家到距离最近的车站,步行大约要十分钟。虽然附近是住宅区,但是到了深夜,路上便杳无人迹,路灯也只有几盏。

  长峰看了看时钟的指针,一个人露出来苦笑。现在绘摩一定又把老爸说的话抛诸脑后了。

  一辆旧型的日产Gloria行驶在只有一个车道的狭窄县道上。在路灯很少、视野又不佳的弯道上,突出的电线杆显得很碍眼。

  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敦也咂了咂舌。

  “这是什么鬼地方!不要说女人了,就连个人影也没有!一直在这里打转有什么用?换个地方吧!”

  “那要去哪里嘛!”中井诚一边用单手cao纵着方向盘,一边问道。

  “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今天晚上有烟火大会,走一般的道路会塞死吧!不然我们gān嘛来这里?”

  “掉头!”坐在后座的快儿用脚踹着驾驶座。“现在烟火大会应该已经结束了吧!女孩们也差不多要回家了。”

  “所以我才说如果回头的话,会陷入车阵中啊。”

  “谁要你回去了!笨蛋!刚才不是有经过一个车站吗?我们就在离那里稍远的地方埋伏,等待猎物经过。”

  “会有人经过吗?”

  “那个车站小归小,从那里下车的人还挺多的。其中应该会有家比较远,必须一个人走路回家的女生吧!”

  “会吗?”

  “不要啰唆!快掉头!不然猎物就跑了。”快儿踹了一下驾驶座。阿诚一肚子火,但是他还是默默打着方向盘。因为他吵不过快儿,而且敦也应该也会站在快儿那一边吧。

  阿诚立刻心想:这两个家伙好像是玩真的,他们真的打算袭击女xing。

  快儿身上带着两种药,一种是氯仿(chloroform)。阿诚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弄来的,不过据他所言,他之前曾用这玩意儿成功qiángbào过好几个年轻女孩。听说只有让对方昏倒后,就可以为所yù为。只不过因为这样那话儿很难cha入女孩的yīn部,所以要先准备rǔ液。他得逞之后,好像就直接将女xing丢弃在现场逃逸。阿诚倒是觉得快儿的运气真好,到目前为止都没有人被他弄死。虽然受害人应该已经到警察局备案了,但是现在警方的调查却还没波及快儿,也因此他才会食髓知味。

  快儿手上的另一种药,是他口中的“魔粉”。看来是一种兴奋剂,他说:“只有用了这个,不管是什么样女人都会对你百依百顺,她会希望你赶快上她。”听说他是两三天前在涉谷弄到的,他好像非常想要试用看看。

  “我们去钓马子吧!”阿诚接到这通电话,是在今天傍晚的时候。快儿命令他开车去找他们。

  “只有将这玩意儿涂在那里,她们就会乖得像奴隶一样,你们不觉得很diǎo吗?”快儿展示着装了药的塑料袋,双眼闪着光芒。

  他们三人是国中同学,从那个时候开始就gān了不少坏事。高中相继休学后,他们之间那种生命共同体的意识就更为qiáng烈了,恐吓、盗窃已成家常便饭,他们也曾勒索过中年男子。疑似xing侵犯的案子是也犯了几件,不过都是将对方灌醉后侵犯而已。那些醉茫茫地跟着陌生男子回家的女孩子,也不是完全没有错,所以阿诚并没有很qiáng烈的罪恶感。

  但是对女孩下药xing侵犯这种做法呢?只因为这个女孩刚好这个时候出现,他们就可以对她做这种事吗?

  还是算了吧——阿诚应该这么对他们两个说的。不过他知道得很,自己要是说出来这句话,会被骂得多惨,会受到什么样的攻击。还不只如此,快儿一定会找其他兄弟来凌nüè阿诚。曾经有一个少年因为违逆快儿而遭到围殴,结果整张脸都变形了。那个少年在警察局里坚持说他不知道那些施bào者是谁,因为他知道只要报出快儿的名字,之后会遭受更惨的报复。

  当时阿诚也有加入施bào的行列,那是快儿的命令。

  “不要手软喔,要让他知道下次不可以再背叛我。如果打得太轻,他还会去报警哩。”

  阿诚可不想遭到那样的凌nüè。虽然觉得即将被xing侵犯的这个女孩很可怜,但是为了自保,他还是觉得照着快儿所说的去做。

  开了一段路以后,看似刚才欣赏完烟火的人群,慢慢从马路的另一头朝这里走来。电车好像进站了。

  “再往前开一点!”快儿发出命令。

  一接近车站,走在路上的人更多了。有很多年轻女孩,还有看起来像是高中生或国中女生的团体。每看到这些女孩子,敦也都会发出大大的的咂舌声。

  “如果人再少一点就好了,这个样子怎么把人带走啊!而且全都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喂,快儿,我看还是随便找个马子搭讪比较快。”

  “神经,谁要去搭讪啊。而且如果要搭讪的话,何必特地用魔法之药啊!”

  “啊,对喔!”

  “我们要找那种平常很难到手的猎物,驯服这种马子才过瘾。”

  对于快儿说的话,敦也伸出舌头做出舔唇的反应。阿诚瞥了一眼敦也的表qíng,笑了出来。因为如果不笑的话,不知道会被他们两人说什么。

  “哎呀,就先在这里等一下吧,之后人就会慢慢变少了。阿诚,先在这附近待命。”

  “OK。”阿诚按照吩咐,将车停在可以看见车站的路边。

  不知道警察会不会经过这里呢?阿诚心想,如果警察来做例行盘查的话,快儿应该也会宣布今天晚上的行动先取消吧!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东野圭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