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伯利安四部曲2:海伯利安的陨落_[美]丹·西蒙斯【完结】

  《海伯利安的陨落》作者:[美] 丹·西蒙斯【完结】

  献给约翰·济慈

  一个名字用永恒写就的人

  "上帝会不会跟他所创之物玩一个意味深长的游戏?任何创造者,即使是一个缺乏创见的人,会不会跟他所创之物玩一个意味深长的游戏?"

  ——诺伯特·维纳,上帝及哥连公司

  "……有没有高级生命以优美为乐?就像我喜欢看见白鼬的警觉,小鹿的不安,尽管我的想法中充满了直觉.虽然街上的口角让我憎恶,但是其中显现出来的劲头是优美的.在高级生命看来,我们的推理或许带着同样的色彩——虽然错误百出,但是它们是优美的——这就是诗所包含的特别东西……"

  ——约翰·济慈,致兄弟的一封信

  "想象力可以比做亚当的梦——他醒来后发现梦境成了现实."——约翰·济慈,致朋友的一封信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小说以及现在文学书籍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站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在无敌舰队驶离环网开赴战场的那一天,也就是我们所知的生命的最后一日,我应邀参加了一场宴会.那一晚,在环网的一百五十多个星球上,处处都在举行宴会,但只有这一场,才最为至关重要.

  我借由数据网签发了接收函,看了看我最漂亮的正式夹克,确定它gāngān净净.然后从从容容地洗澡、剃须,小心翼翼地穿戴一新,最后通过邀请芯片中的一次性触显,在约定的时刻从希望星远距传输到了鲸逖中心.

  此时,鲸心所在的半球正值傍晚,无所不在的清淡光线照亮了鹿苑的小山、低谷,照亮了远远延伸至南面的中央政府楼群的灰色高塔,照亮了特提斯河两岸成行的垂柳和发光的火蕨,也照亮了政府大楼本身的白色柱廊.数千来宾正聚集于此,安保人员向每个人一一致意问候,对照DNA模式检查我们的请帖代码,然后手臂和手掌优雅地一挥,为我们指出通向酒吧和餐厅的路.

  "约瑟夫·赛文先生?"向导彬彬有礼地对我确认道.

  "正是在下."我撒了谎.这是我现在的名字,但从来不是我的身份.①

  "首席执行官悦石大人希望在稍后的晚间见您.等她有时间见您时,我们会通报于您."

  "好的."

  "除了已提供的点心或娱乐,若是您有其他要求,只需大声说出来就可以,地面监督会设法给予您帮助."

  我微笑着点点头,把向导撇在身后,信步向前.还没迈出几步,他已转过身,接待从终端站台上下来的下一位来宾了.

  前边是一个矮丘,我站到上边,视野开阔.有上千来宾正在上百英亩的新修草坪上闲步,在修整成艺术形状的森林中漫游.面前的草地宽阔绵亘,笼罩在河岸树木投she的影子之下,那里布列着规整的园林;草地上方,一幢宏伟的政府大楼拔地而起.乐队正在遥远的庭院中演奏,隐蔽的扬声器将乐音传送到鹿苑最为遥远的地域.一列列电磁车队从远处空中的远距传输门中盘旋而来,接踵而至.有好几秒钟,我观赏着那些衣着光鲜的乘客从终端人行道旁的站台上登陆,那千奇百怪的飞船让我几乎看得入迷了;傍晚炫亮的灯光不止来自于标准桅轻、阿尔兹和须磨艇的船体,也散发自漂浮驳船的洛可可风格甲板和古式掠行艇的金属船壳.它们的样子看起来十分古雅,早在旧地还没灭亡时,它们就已经出现了. .

  我慢悠悠地走下缓长的斜坡,来到特提斯河边,途中经过一座码头,有众多乘客正从形形色色的船筏上下来,那场面令人惊叹.特提斯河是唯一的一条遍及环网的河流,一路流经永久远距传输门,穿越两百多颗星球和卫星,能居住在它沿岸的都是霸主中富可敌国的人.

  这从沿岸的船只中就可见一斑:大型钝锯齿巡洋舰、满帆启航的三桅船,一还有五层驳船,看上去大多都装备了悬浮装置;jīng雕细镂的船屋,

  ①约瑟夫-赛文: Joseph Severn:此处,是小说主人公"我"有意借用的名字.历史上的赛文是约翰·济慈的朋友,也是一名杰出的画家.1820年9月,赛文伴济慈上罗马养病,并在济慈弥留之际一直陪在他左右.

  显然是依照它们的远距传输器量身打造的;从茂伊约进口的小型移动小岛;大流亡前期的运动型快艇和潜水艇;来自复兴之矢的各色各样的手工雕琢航海电磁车;还有一部分最新式的无所不达快艇,它们的轮廓隐匿在密蔽场无缝的反she性卵形外表下,看上去一片模糊.

  迈步走下这些船只的宾客也是光彩夺目,令人难忘,丝毫不逊于他们的jiāo通工具:个人的着衣风格跨度甚广,有显然未接受过鲍尔森理疗的客人,他们身着大流亡前的保守晚礼服,也有身体受过环网最为闻名的基艺家塑造的客人,他们披挂着本周鲸心最为抢手的流行服饰.我继续向前,最后来到一张相当长的长桌前,等我走到头,盘子里已经堆满了烤牛肉、沙拉、太空鱿鱼片、帕瓦蒂咖喱和新出炉的面包.

  傍晚的霞光逐渐淡去,暮霭降临.我在花园边找了个地方坐下,望着星辰在天空中次第出现.附近城市和政府群楼的灯火让今晚无敌舰队的景象有些黯淡,但鲸逖中心的夜空却是数个世纪以来最为清朗的一晚.

  我旁边的一个女人笑意盈盈地朝我望来,"我敢肯定咱们以前见过."

  我报以微笑,同时确定我俩从没见过.她极富魅力,年纪也许有我的两倍,大约五十七八标准岁,不过有赖于金钱和鲍尔森理疗,样子看起来比二十六岁的我还要年轻.她的皮肤十分白皙,看起来近似于透明.头发系成一条上翘的辫子.身着的轻柔衣物露出大半的胸部,完美无瑕.那眼神却是冷冷的.

  "也许我们见过,"我说,"不过这可能性似乎不大.我的名字叫约瑟夫·赛文."

  "当然,"她说道,"你是位艺术家!"

  我并不是艺术家.我是……以前是……一名诗人.但是自从一年前我真正的人格死而复生之后,我便占据了赛文的身份,自称艺术家.

  这些在我的全局档案里面都有记载.

  "我记得."女士笑道.她没有说实话.她是用自己昂贵的通信恚接口访问了数据网,才获得了这些信息.

  我并不需要访问……这个词真是别扭,又显得累赘,尽管它带着些许古韵,我也不由地觉得它老土.我在思维中闭上双眼,进人数据网,滑过华丽不实的全局屏障,渐渐滑进到表面数据的波涛之下,跟随她闪闪发光的访问脐线追寻到黑暗的遥远深处,那里流动着"安全可靠"的信息.

  "我叫戴安娜·弗洛梅,"她说,"我先生是天龙星七号的jiāo通部部长."

  我点点头,握住她伸过来的手.她丝毫没有提及另一点,事实上她的丈夫在受到政治后台提拔去天龙星之前,曾经是天国之门上模具擦洗工联盟的头号蠢蛋……也没有提起她改名前叫做蒂尼·蒂茨,曾经当过娼jì,被中池荒地的肺管代理商包养作舞女……没有告诉我她曾两次因滥用闪回被捕,第二次还在半途上把一名家庭医师打成了重伤……也没有告诉我她九岁的时候毒死了自己同母异父的弟弟,只是因为他威胁说要向她继父告状,说她正在和一个泥滩矿工jiāo往,那个人叫做….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丹·西蒙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