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心十里缘生劫_w忘忧酒w【完结】

  《君心十里缘生劫》作者:w忘忧酒w

  文案:

  “吾纵然身处顶端,掌天下秩序,但却只愿求你一人之心”

  “温浅,你值得我好好护着,可如今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

  “我虽不及那二人位高权重,但若能护你一生,也决计不会少上一日”

  三次掠夺,情蛊深重

  两世追逐,因果不断

  一世相陪,却难表心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前世今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浅 ┃ 配角:苏篱洛尘君痕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 1 章

  人世因果,六道轮回,生来为人,死后为魂。

  事物有两面,有好则有坏,有阴则有阳,有圆也必然有缺,因果轮回世人皆逃不掉也脱不开。

  天界九十七万三千八百年,由魔尊冥萧所挑战乱平息,书史记赤霄之战

  赤霄之战已过去不知多少时日,冥界对于其于五界却仍旧是排斥之态,冥帝下令封印六道轮回,不再收纳人间鬼魂,亦不在行投胎之事,人界死亡魂魄,因没有冥界接引容身,或被妖魔吸食,或因怨念过重而危害人界,导致妖魔实力大增,人界民不聊生,遂求助于仙,仙神因此商议,最终由天君亲访冥界,愿冥界念往日旧情,恢复轮回。

  君痕其实是不情愿的,可谁让他是仙界的君,又同温浅有那么几分熟稔,他微乎极微的叹口气,东岳府君的陨落他仙界也担着那么一分责任,说丝毫无愧疚,那是不可能的,苏篱和温浅的关系,凡是这六界中人,又哪一个是心头没数的呢?

  他摇摇头站在人冥交界之处,冥界四围结界明显加强不少,如猜不假,很有可能是温浅亲自加持的法阵,就算他为天君,确也是不敢硬碰硬的来,谁知道温浅那疯子是不是还备着后手,于是他朗声开口道:“仙界君痕前来拜访”

  几声过后,仍寂静一片,丝毫没有动静,他正待再嚷几句,面前结界处却突然水波荡漾,提着灯笼的红衣少女探出身笑嘻嘻的冲他道:“天君还是请回罢,我们王不见客的”

  “原是曼珠姑娘,可劳烦你替我传个话?我此次前来,是有了救苏篱的法子,若是温浅不愿听,那我这就打道回府”君痕特地提高了声音,半晌却仍旧了无动静,红衣姑娘笑的越是开心,君痕却是愈发的觉着尴尬,正此时,结界的水纹波动剧烈,不到一息便成了空隙,身穿白色衣裙的姑娘笑嘻嘻的从红衣姑娘身后探出头”天君,请吧”

  君痕随着两位引魂使者进入冥府,七拐八拐不知走了多少的地儿,才停在一处雄伟的宫殿门处,君痕以往虽来过冥界,但还是不得不感叹面前宫殿的天工鬼斧,红衣女子轻轻叩门,门内随即响起低哑暗沉的嗓音”让他进来”

  君痕听着却是一惊,也不顾女子笑的诡异抬步就推了门,门在他身后小心的合上了,也阻隔了悠悠的叹息之声。

  房中虽一片昏暗,但君痕还是一眼就瞧见了温浅,他息在一方软椅上,似乎憔悴消瘦了许多,本就白净的肤色也显得更为苍白,放在胸口处的右手却牢牢抓着一把玉骨折扇。

  “你……”君痕张了张口。

  “废话勿说,我只问你,你可是知晓了什么法子?”温浅几乎是不耐的打断了君痕的话语,君痕也只轻叹口气撩袍便在他一侧的木椅上坐下。

  “苏篱本为泰山神灵,虽自堕阴冥,但泰山不灭则其便该不亡,然现如今,泰山神庙虽受香火,但人界鬼魂不能投胎,为祸人间,民不聊生,无人庇佑那一方百姓,以至精怪猖狂,灵气骤失”

  “若依你所言,泰山得以庇佑,便可恢复灵气,苏篱就可回来?”温浅的目光直勾勾的看着君痕,看的君痕直冒冷汗,心下暗骂自己没用,被温浅看看就如此心虚。

  可谁说不是呢,冥帝温浅向来深居不出,六界知晓他名声的人虽不少,但真正见过的却少之又少,可君痕却是知晓,面前这位是个不能招惹的主儿。

  若不是苏篱不愿温浅参和这档子事,不愿他见到天上那位,他又怎的会因此……君痕到嘴边的话又活生生咽了回去,这致使苏篱陨落之人既不是妖也并非是魔,而是天上的那位……这话他又怎能让温浅知晓呢。

  “可以……这么说……苏篱既有残魂,你引泰山生灵香火,人界七情六欲来养,终有一日,他会回来……只是……”君痕轻叹一口气“不知回来的是否还是苏篱了”

  “有机会……就好……”温阿浅淡的嗓音带着几丝难以抑制的颤抖,君痕颔首”还有一事,人界魂魄无轮回,始终是一祸害,这往后天道因果都是算作你身上的,你应是比我再清楚不过”

  “只要……他回来,怎样都好”温浅唇边翘起清浅弧度,君痕心头一颤,仿若一只重拳直直打向他胸口,避无可避,一时满嘴苦涩的不知如何接话,他从未见过这般的温浅,脆弱,不堪一击。

  第2章 第 2 章

  今年的冬日来的格外早,才十一月初时,一场雪便悄悄覆盖整个泰山,温浅今日起的有些晚了,推门便见天地尽数染白,他诧异了好一会儿,才施施然回屋去取了手炉。

  “早啊,掌柜的,您起了啊?”温浅顺着小路走进前堂,本想悄无声息不引人注目的溜进厨房,却怎料被眼尖的客人瞧见,并朗声问了早,一时店中目光皆向着他而来。

  温浅略显尴尬的轻咳一声”郭大爷,您早”

  这被温浅称之郭大爷的人身着一袭粗布麻衫,虽已过花甲之年,但却胜在精神爽朗,看起来倒像是个刚过半百的人。

  “不早了不早了,老头子我都砍柴回来了,你们这些娃儿一到这时候,就弱的不行,你看我老头子多精神”郭大爷甩甩胳膊踢踢腿,好不精神。

  温浅轻轻笑道”我这晚辈哪能同您比”

  正巧被从灶间端茶出来的君痕听到,脚下不稳一个踉跄,险些摔了托盘上的香茶,温浅听得声响回头看去,面上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娃儿,可是弱的打了软腿?”

  君痕是有苦说不出,打落了牙齿往肚中咽,若不是有求于温浅,他堂堂的天君又何需沦落到在这人界的小客栈里头打杂,这若是被传出去,他这脸面怕是要丢了个干净。

  温浅调笑几句便收了话头,转身掀起帘子走进灶间,灶间空荡,仅有一白一黑两童子凑在一块不知说些什么,听着帘子响声才抬起头来,见是温浅,俯身像模像样的行礼,温浅轻笑颔首,二人这才起身蹦蹦跳跳的离去,灶台子上摆满了一个有一个的白瓷碗碟,碟中盛着的是新鲜的桃花花瓣,若是外人看见,定然是要惊疑的,如今已近寒冬,可这盘中的花瓣却像是刚从树上所采下一 ,还带着几颗晶莹剔透的露水。

52书库推荐浏览:六月浩雪| 风吹翦羽| neleta| 笛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