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枚孤独的猫_甜橙仙君【完结+番外】

  《一枚孤独的猫》作者:甜橙仙君

  文案:

  这是一个书生和猫妖的故事。

  内容标签: 幻想空间 甜文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渺渺 ┃ 配角:边写边添加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深山里的猫

  我叫渺渺,今年一百岁了。这是个很重要的年份,过了这个可有可无的生日,我就能完整地修炼出人形离开深山。

  人间繁华,深山里只有看了一百年的郁葱树木,各种动物,下雨的时候只能躲进山dòng,下雪的时候冷得要命,每到夜晚山风呼啸,早晚温差还特别大,我想吃点好吃的都要走两个时辰的山路,别问我为什么不瞬移,那只有很有道行的妖jīng才能做到。

  一百岁了,也不小了,是时候该承担起我这个年岁应该承担起的责任了。

  有的时候我也在问自己,修炼到底是为了什么,后来在我的第十个小宠物死掉之后,我恍惚觉得,也许修炼就是为了延长寿命,摆脱低等的动物的行列,有更多的时间用来在树林里挂着藤蔓dàng秋千,会一些小的法术,能够保护好自己的安全,而且,还能永葆青chūn,做一只很可爱的小猫。

  不过这种观念在我离开深山到了镇上的一户人家时受到了拷问,虽然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

  山下的小镇,人烟不是很阜盛,房屋简单错落,却是炊烟袅袅,jī鸭散漫。

  我悄悄地趴在窗边,看着灯光昏暗的屋内,一个瘦瘦高高的少年正对着明明灭灭的烛火一字一句地念书。他的轮廓在晕huáng的灯火里模糊不清,但是他清晰的声音穿过了窗户,完整地落在了我的耳中。

  认真的读书人。

  如果我的修炼就相当于他的刻苦读书,那么他是否就是因为想要获得更好的生活呢?应该是的吧,世人多为功利,我不认为那是错的,反而那些以出世为名却享受着入世所带来的享受的人最让我不齿,有本事你也就不要用金银俗物,去山间餐风露宿,享受晚间刻骨的寒风,而不是靠着自己有几分产业,便以此为凭不事生产,还要讥讽那些努力改变自己命运或者能够为百姓苍生造福的人。

  如果我是一个美艳的狐狸jīng,或许我现在悄然婀娜地叩门进屋会成就一段风流传说,即使是一个美艳的猫姑娘,似乎也还不错,但我只不过是一只刚化形的小雄猫,自己也没什么本事,万一有什么事情无法自救,可就是天大的委屈了。

  但是我没有离开,或者是因为我需要一顿温热的小鱼gān拌饭。

  我静静地看着读书人读完了他想要读完的书,在他熄灯的前一秒,我轻轻推开窗户,一个轻巧地纵跃跳进了房内,同时柔柔软软地喵了一声,然后在读书人惊讶的目光里,我昂头踩着不疾不徐的步子优雅地走近了他,仰起头,又软软喵了一声。

  他犹豫了一下,弯下腰在我期待的目光里伸出手摸了摸我,我顺势温驯地蹭了蹭他的手心,很凉,寒夜的苦读带走了他身体的温度。

  下山后的第一个夜晚,我在一个读书人的家里住了下来,晚上睡觉的时候书生紧紧抱着我,似乎我毛茸茸的身体让他感觉到了暖意。当然,我这么乖的原因是他在睡觉之前喂了我一小碗鲜美的鱼汤。

  我怀念那个夜晚,之后再也没有饲主能够第一次这么温柔地对待我。我惊诧书生接纳我的轻而易举的态度,尤其是后来我明白他不是一个同情心很滥的人,我把这归结为一见钟情的缘分。

  第2章 他的名字叫崔郁

  今天天气很好,我和书生崔郁饿着肚子在街上流làng。

  很快就要过年了,崔郁没有钱购买年货,我们所有的钱都花在买他的笔墨纸砚上了,读书真的很费钱,束脩、纸墨的消耗,书本的购买,这几项花光了崔郁所有的钱,他不过是父母早亡的孤儿。

  当然偶尔分享的甜点心也是开支的一小部分。每次吃点心的时候,崔郁就用一种奇异的眼神打量我,简直写满了我擦这猫居然能吃点心之类的吐槽,不过他看我第一次吃过后依然活蹦乱跳后就勉qiáng默许了这一行为,但是每次我只有一小块的分量,崔郁还真是个有点小气的家伙,居然能做出罔顾一只委屈的猫咪恳求的目光,得瑟地吃很香的甜点心的事情,难道我认为他喜欢小动物是一种错觉?

  今天是赶集的最后一天,崔郁所有的钱都买了纸墨,路过点心铺子的时候我被里面的香气吸引了,从崔郁的怀里伸长脖子去嗅,然后用渴望的眼神看着崔郁,崔郁低下头看了看我,眼神里有点动摇,我知道他也想吃。我还知道他还剩下一点钱,用来给我换一点小鱼gān——崔郁不是总有时间去给我钓鱼的。

  我们俩就这么进了点心铺子,老板还挺热情。这多亏了崔郁特别臭美,但凡出门就会换上他那套平时不穿的“出门的衣服”,看起来面如冠玉,身姿挺拔,有那么一点风仪来撑着外qiáng中gān的场面。

  我面朝内趴在崔郁的心口,感觉到他深呼吸了一下,就听见他温声问老板:“这种杏仁苏怎么卖?”老板乐呵呵地声音响起:“二十文一斤,很便宜的了。”崔郁微不可察地顿了一下,语调还是很淡定:“嗯,看起来不错,不知道吃起来如何,如果挺好就多买点,我家小猫喜欢。”老板一听连忙招呼道:“诶,公子,你尝尝,绝对是口味绝佳,错不了!”

  我察觉到崔郁用手推了我一下,便从他的怀里钻了出来,一探出脑袋就看见崔郁面不改色地伸手在前面的一竖版杏仁苏上抓了好几块塞进嘴里,又抓了一块往我嘴里塞,然后飞快地咽下了杏仁苏,在老板发飙之前递出了剩下的所有铜板:“能买多少称多少。”

  我看着崔郁一气呵成的动作简直震惊了,虽然我知道崔郁不是个老实人,但这也太无耻了,简直颠覆了我第一晚看见的寒夜读书的书生形象,我恍惚回想起那个苦读的书生,和眼前的汉子是一个人吗!

  崔郁提着大包小包,心满意足地抱着我在街上晃悠,虽然吃了一点杏仁苏,到那时我们都还很饿,可是崔郁已经没有钱了。

  我们就这样走回去,没有钱搭车,也不认识可以搭车的人。当然是崔郁在走,我趴在崔郁的胸口,懒懒地卷起毛茸茸的尾巴。

  路上崔郁有一搭没一搭地和我说话:“我可没有占多大便宜,杏仁苏本来就不值很多钱,我拿的那几块最多扯平了后来买的那些杏仁苏的赚头,但没让人亏本,我还挺有节制的,嘿嘿。”他摸着我光滑的皮毛,幽幽叹气:“唉,也没办法做新的冬衣了,你这点皮毛又不够做裘衣。”我一听顿时生气了,伸出爪子挠了崔郁几下,不小心在他的胸前领口画了一道不算小的口子,崔郁一愣,低下头看我,收起微笑,我一惊,抬头摆出委屈的小眼神看他,只过了一小会儿,崔郁又长叹一声,把我往怀里用力一搂,嘟囔一句:“我也不太会补衣服啊,唯一的一件还算可以的衣裳就被你毁了,今天没有小鱼gān了,哼!”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