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骨成蝶_园中有色【完结】

《化骨成蝶》作者:园中有色


  ☆、我本是天下第一狂生

  三月金陵,桃花映得秦淮河畔风月qíng浓,香脂烟粉里酿着侬语艳诗。素手弹琵琶,好诗胭脂里。若没有这秦淮两畔的三里眠花宿柳之地,只怕书里的绝唱要少掉一半。烟花养了诗人的满腔qíng怀,诗人也用词曲成就了花阁的艳名,倒有些彼此相依的意思。
  当今圣上重武轻文,□□的各方才子很有些怀才不遇的意思,怀才不遇的文人们一般只有两个去处,畅游天地或是吃花酒逛窑子。王子清便是长卧花丛里的一人。
  江南才子无数,文采出众的不知凡几,可像王子清这样被窑姐儿心甘qíng愿的养着的只怕只有他一个。除了写làng词yín诗格外出彩,再来就是托了这副好面相的福,再加一张甜嘴,“好姐姐好姐姐”的叫着。伺候猪脑肠肥的恩客多了,再去到王子清那处调剂一下,着实令人心qíng舒畅,连老鸨儿也乐意养着他,甚至还时不时的给他几个钱,暗示着新词要比对面chūn花阁好些,气死对面那个不要脸的。
  不管王子清再怎么不着调,他的才华无可厚非,虽yín词居多,但也有不可多得的名句。便是那些富家子弟,府中纨绔更是有不少与他结jiāo。毕竟金陵□□行业发达,有些花魁级的佳人便是知府老爷也是不敢得罪的,别说被翻红làng,就是见上一面,纵使挥尽千金也不可得。有了他这个中间人,虽不能共赴良宵,但谈谈诗词歌赋人生理想还是有几分指望。再加王子清虽是男子,却有副好皮相,玩到兴致喝多了酒,艳色只怕整个秦淮也少有比得上他的,有不少好有分桃之好的乐意亲近他,只是此人虽làngdàng却jian猾,再加上游秦淮三千窑姐儿做靠山,无人能上的手。
  凡是王子清这类的làngdàng儿,必有些白献礼这样的狐朋狗友。说来白献礼书香门第,家境不凡,其父乃扬州府尹,姐姐乃当今怀王世子的正妃,绝对的官二代,却偏和王子清这烟花巷里混日子的成了至jiāo好友,也算是孽缘。
  如今,这狐朋狗友正在chūn花阁里闹得jī犬不宁,生意都险些做不成了。
  “子清,你若是不陪我去京城,我便血溅当场。”小白公子一手提了一把未开刃的剑横在脖子上,一脸悲切,周围的窑姐儿客人围了一圈儿,嗑着瓜子儿看的欢。
  “你上进去考功名,叫我去做什么。”王子清对好友的自裁行为熟视无睹,小酒喝的自在。秦淮是他的衣食父母。离了这儿,哪里找这么逍遥的地方。鬼才去京城那个说不得,玩不得地方受罪:“你要死快点儿,别耽误chūn花阁的生意。”
  见威bī利用不成,恨得牙痒痒:“你倒是蒸不烂煮不熟。”
  “那是自然。”王子清在八仙椅上换了个姿势,懒洋洋的样子气的白献礼血气上涌。
  “我就不信治不了你!”白献礼把剑一丢,冷笑。
  “你不会”王子清瞪大了双眼坐了起来。
  “关门,放大哥。”
  一翩翩公子应声而出,一袭白衣穿得潇洒飘逸,眉眼间与白献礼有些相似。
  “子清”
  王子清掩面,
  “我去还不成么,白献礼,算你狠。”
  马车摇晃依依呀呀,王子清面黑如铁,眼刀不断飞向一脸惬意的白三公子,恨不得将他踹下马车,跟在后面一路滚着,白三公子却丝毫不受影响,只把眼刀当豆腐吃,嘴里还不停着:
  “哎呀哎呀,秦淮三千窑姐儿挥泪相送,我白献礼此生没白活啊”
  听到此处,王子清更是怒火三丈,随手抄了一个什么东西,正准备扔过去砸那个脸皮如牛皮的一个头破血流,忽然一个低沉温柔的声音响起,
  “子清,三弟他天真漫烂,你也知道他,虽有些小聪明却没什么真才实学,这次去京城,可劳烦你多加照应了。”
  王子清立刻蔫儿了,默默把茶壶放回原处,他摊在马车里喃喃道,
  “大哥的话自然要听”
  白三公子却不高兴了,
  “大哥,我可是你亲弟弟”
  “就是亲弟弟才最清楚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些猫腻儿,等哪天让你二姐逮着了,剥掉你一层皮。”
  于是白三公子也蔫儿了,默默的凑到王子清一边去,yīn暗的几乎长了蘑菇。
  见两只张扬的猫收了爪子,一脸委屈,一时半会儿再闹腾不起来,白献知微微一笑,白而有力的手指取了刚才险些让自家弟弟见了血的茶壶,淡定的为自己倒了杯茶。阳光透过马车窗子的花纹照在他身上,骨节分明却有力的手指白的透明,比手里的定窑杯子还要透彻几分,王子清看得几乎愣住,随即恍然,把赖在自己身上的白三公子推到一边,从满是脂粉香的包裹里掏出糕点来吃。
  “秋瑾楼的桂花糕。”闻到糕点味,白献礼立刻复活,未等王子清反应,纵身一跃,叼住糕点,跑到他大哥身后,嘴里模糊不清:
  “我怎么就没此等艳福,秋瑾楼老板娘的私家点心可不是随随便便吃到的玩意儿,王子清你的魔掌何时伸到酒楼去了。”
  “gān卿何事。”再拿了一块糕含在嘴里,桂花香满口,又是去年的桂花拿蜜腌了的,清甜可口,入口即化,真是不枉秋瑾楼老板娘江南第一厨娘的美称。到京都的事儿自然到京都再想,天高地阔,他王子清就是这天地间的飞鸟,又有谁阻得了他肆意飞翔。
  一路颠簸,到京都竟也不慢,白家家大业大,在京都自然也有住处,只是白献礼刚到便被他的王妃二姐带走了,说是思弟心切,留在怀王世子府住两日。没了白三公子,王子清是死也不肯住在他人屋檐之下的。便趁着白大公子不注意,领着包裹进了京都一间名声不小的青楼,竟从此住了下来。
  “自我离了金陵,子清也不来看我一看,可是把我这个姐姐忘了?”鼎香阁也是京都青楼里拔尖儿的,来此的自然都是要钱有钱要势有势的人物。chūnqíng夏雨秋霜冬令四个头牌更是王孙贵族才能一亲芳泽的人物。其中秋霜由甚,不但惊艳绝伦,才艺双绝,更是人如其名,xing格清冷,冷艳如霜。引得无数王孙贵族趋之若鹜,也算是烟花榜上的风云人物。然而,却少有人知,冷美人祖籍金陵,与王làngdàng是拜把子的姐弟。
  “我这不是来了嘛。”王子清一点没拘束,抽出个凳子坐了下来。
  “你一向是个不爱凑热闹的人,如今到京城,到底是为什么来的?”秋霜半卧在紫檀木榻上,未施粉黛,显然是睡到半路被人扰了清梦,而始作俑者正在桌子边就着刚刚买的包子豆浆吃的开心。
  “白献礼来京都,叫我陪着他。”王子清吃得头也不抬。
  “哦?”白霜挑眉。
  沉默半响,他终于被秋大头牌的眼神bī的吃不下去了。
  “白大公子跟着一起来的”
  秋霜一愣却没接下话头,换了个话题道:“既然到了姐姐这儿,便是不能亏待你小子,势必要把你安排好了。”
  “我大老远儿来寻姐姐,姐姐若是不好酒好ròu的招待我,怎对得起子清的一副真心。”
  “就你会说,放心,亏不了你的。”秋霜一笑,眼前这人还是当年那个嬉皮笑脸的混小子:“你怎么不剃剃胡子梳梳头,弄得街头要饭的似的,不知道的以为我救济了一个叫花子。”
  “麻烦!”王子清挥了挥油手,他本来体毛轻,胡子要好久才长出些来,剃了便面白肤细,宛若女子,只是这上京都路途遥远,哪怕是他们速度不慢,也两月有余。路上自不比家里,净面,白家兄弟讲究,哪怕不方便也要衣冠得体、仪表端正。王子清是个随xing惯了的,再加颠簸劳累,进了客栈倒头就睡,哪里顾得了这些,一来二去,竟也习惯了。邋里邋遢的更自在些,不用顾忌什么礼教颜面,没了反倒觉得拘束,便一直留着了。白家兄弟劝了几次,也都被他丢到脑后去,便也不管了。
  秋霜看着这结拜弟弟叹了口气,心里默默叹息làng费了这好面相。也深知他的xing子,也只能由他去了。见王子清吃得差不多了,秋头牌支起身子,喊道:
  “清儿。”
  一个伶俐的小丫头应声而入:
  “小姐”
  “带王公子到楼后秋字号天字厢房,跟孙妈妈说我弟弟来京都看我,暂住一阵儿。”
  “是,小姐”小丫头转身,“王公子请跟我来。”
  王子清的包子刚好吃完,油手在衣服上擦了擦,拎起背包,出了门才想到欠秋霜一声道别,
  “姐姐,回见。”说罢头也不回地屁颠儿屁颠儿的跟着小丫头走了。
  秋霜气得哭笑不得,暗骂道,
  “死小子。”
作者有话要说:  新文,请多支持

  ☆、斗文会

  如此一来,王子清算是彻底地安顿下来,他有秋霜这个头牌照应着,艳词又写得好,再凭着秦淮河里手段,不出几天就把鼎香阁的一gān姐妹哄得心花怒放,小日子要多滋润有多滋润。反观怀王王府,白献礼过得可谓水深火热。白家夫人早逝,白老爷至今未再续妻,后院之事甚少管。白夫人逝时白二小姐已有十一岁,且母常年多病,弟弟基本是被她看大的,怀王妃自小疼爱这个小自己五岁的弟弟,奈何悉心教导却教出了个不着调的,爱之深恨之切,白三公子自然没少受王妃二姐的教训。原本白献礼身在扬州,白二姐在京都,远水解不了近火。如今到了身边,更是严加管教,希望白献礼能在chūn闱上取个名次,占个功名,光耀门楣。
  就在王子清喝花酒,享受温香软玉的同时,白献礼正在怀王府里跪着。
  “你还与那混小子闲混,留恋烟花,像什么样子,再几日就是chūn闱,你就不能让我宽些心么!”怀王妃痛心疾首,旁边丫鬟急忙端上jú花茶,让王妃去去火。
  “是啊是啊,你就让你姐姐少cao点心,她还怀着你外甥呢!”怀王急忙扶着自家掌柜的坐下,还讨好的用扇子扇了两下。
  “你也是个不争气的,整天就会带着他出去厮混,别以为我不知道!”矛头指向怀王。
  “弟弟难得来一次,总要带他见见京都的风土人qíng。”怀王陪着笑脸,“也不全是带他去玩,我还在古墨斋定了不少去年的文章卷子”
  “是啊是啊,姐夫带我去了不少诗会,认识了不少文人呢。”一直跪在一旁软垫上的白献礼连忙出声支援自家姐夫。
  见怀王妃脸色稍缓,怀王立刻借驴下坡:“这也下午了,娘子也到了睡午觉的时候了,你现在可是千金之躯,凡事儿少费心,献礼由我管教呢”
  “就是有你管教我才不放心,一个两个都这么不着调,我命怎么就这么苦”怀王妃作拭泪状。
  “娘子宽心娘子宽心,我定好好管着他,这次再不放纵他你可要小心肚子里那个啊”怀王扶着自家老婆,点头哈腰,要多谄媚有多谄媚,看的白献礼一脸惨不忍睹。
  怀王妃雷声大没雨点的哭诉了一番,也着实乏了。见这两个一个嬉皮笑脸{怀王},一个一脸哭丧{白献礼},也烦得很,小手一挥:

52书库推荐浏览:王晓方| 二月河| 朱轻| 裘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