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要嫁人_花消遣【完结】





书名:王爷要嫁人
作者:花消遣
文案:
qiáng盗郑叁不听劝告把戚继音劫了,原以为绑了个有钱人可以好好敲上一笔,可没想到那小子脑子不好,吃他的喝他的,家里人还不来赎了,最后还嚷嚷着要嫁给他!!!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欢喜冤家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郑叁,戚继音 ┃ 配角:狗子,陆遥溪 ┃ 其它:宠,小白,微nüè,郑叁X戚继音,戚继荣X陆遥溪,康穆X寒梧晴


☆、第一章

郑叁,qiáng盗一枚!虽说是qiáng盗,但不杀人,不放火,不qiáng抢民女,逢年过节还给山下的百姓发点儿东西,有点儿劫富济贫的意思。于是民不告,官不管,他占着云山为王,日子过得逍遥自在。可也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最近两年老有人来找他,说什么仰慕他的“才华”,钦佩他的人品,折服于他的英雄气概,特来投奔他。他嘿嘿一笑,不管三七二十一,照单全收。日子一久,他的“qiáng盗”队伍就莫名其妙地壮大到了两百来人。
两百多号人哪里是那么好养活的。吃穿用度都得花钱。这不,当他在寨门口嚯嚯磨大刀时,二当家兼“军师”――王地宝来找他了。
“当家的,寨子没钱了。”
“怎么又没钱了!”
王地宝一脸无奈,“寨子怎么没钱的你还不清楚吗?作为一个qiáng盗,咱收人的门槛能不能高点。不要鳏寡孤独残,只要来投奔你你都要。”
面对王地宝的数落,郑叁一声不吭,谁让人家说的都是事实呢。过了半晌,郑叁弹了弹明晃晃的刀刃,跟王地宝挑眉道:“要不这回咱去县衙试试”
想到那个贪得无厌的县令佬儿上次讹了他一百两,郑叁就气得牙痒痒,那笔钱他是一定要讨回来的!
王地宝剜了郑叁一眼,“你是不是活腻了”
“那你说怎么办!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等着被饿死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明明就只说了一个不靠谱的方案好不好!)
两人正在为寨子里的财政状况发愁,忽然听到外面有人来报:“大当家,二当家,狗子说山下经过一路人,排场挺大的,让我来问问能不能劫。”
“劫!”
“劫你个头啊!好歹先去看看啊!要是当官的咱得躲远点儿。别没逮着狐狸反惹一身骚。”
“嗯,有道理。那还磨蹭什么,赶紧走啊!”
郑叁拎上大刀就走,王地宝在后面看着他直摇头,不停地悔叹自己当年上错了船。
郑叁扭头,“你在那嘀咕什么呢?”
“没,没什么”。王地宝连忙摆手,小跑两步跟上郑叁。
到了岭上,郑叁趴在地上撩开糙这么一看:嚯,果然是有钱人。马车比他们那个县令的还要豪华,随从穿的比那些狗衙役还要规整。华丽丽的马车旁还跟着一人,那人骑着高头大马,威风凛凛,腰上悬一把祥云宝剑,气质冷峻。
(好帅气的说(RωQ)
王地宝看着那器宇不凡的保镖,“这伙人来头不小,咱……”
王地宝这话还没说完,郑叁就抱着他的圆头大刀跳了出去,“喂,劫道!”
戚继荣勒停马。马车里的人撩开车帘,“怎么了”
啧,这姑娘长得真俊!郑叁抹把脸,咽了咽不争气的口水。
“没事儿,你回去坐好”,戚继荣安慰过自家弟弟后,对郑叁拱手说,“这位兄台……”
“什么兄台不兄台的,我这粗人听不懂。你就说你们从哪儿来的,gān什么去”
“在下自京城而来,为的是去清水县寻神医陆遥溪。”
郑叁一听高兴坏了。心想这京城来的肯定是个有钱主,要是把他们劫了,寨子几个月的口粮就有着落了。
郑叁刚准备拔刀,王地宝立即跑来拉了拉他,小声说:“这伙人咱招惹不起,放他们过去吧。”
这条路一个月都不见得过队人马,现在好不容易来了个有钱主,你让我放了?开什么玩笑!
“放什么放,就劫他了!”
“就算要劫人家,你他娘也小点儿声说啊!”瞥了眼面色yīn沉的戚继荣,王地宝默默往后退去。
郑叁一把揪住正试图遁走的王地宝,“gān嘛去?”
他绝对不会让这个狗头军师坏了他的“大事”!
话毕,郑叁大手一挥,岭上立即冲下一批人。
(诶,事qíng已经这样了,那就由他去吧。)
戚继荣从马上一跃而下,步伐安稳,剑指来人。
云山上的人眼又不瞎,一看戚继荣就知道他是正经练家子,自己只会个三脚猫功夫怎么可能打得过。于是你推我,我推你,就是没有一个上前的。
郑叁见了,气得火冒三丈。“都愣在那gān嘛,脚底板长钉子了啊!”
娘的,寨子里就这些个年轻力壮的,结果还一个个的都是熊德xing!
那些人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上去,结果不出片刻就被打得屁滚尿流,哀叫连连。
郑叁看着一地的“小卒”,骂了句脏话,恨铁不成钢的提刀上阵。蹭蹭两步携刀到了戚继荣面前。两人jiāo战,风起尘扬,三十招未见胜负。郑叁忽的以千斤之势横刀一撇,戚继荣翻花一挑,竟然不费chuī灰之力就将他的刀别到了身侧。
郑叁愣愣看着那还未出鞘的祥云宝剑,知道对方是手下留qíng了。
可是那又怎样!他可是qiáng盗,qiáng盗是不讲qíng面的!
郑叁边战边不着痕迹地冲岭上打个手势。
戚继荣轻点足尖,往后一跃,人还在半空中,就听“咻”的一声,有东西破风迎面而来。戚继荣下意识的以为是暗器,剑柄一扬,轻轻松松地将那弹丸挡下。谁料那弹丸一碰着硬邦邦的剑柄就立即炸裂开来。前端弹壳速度不减反增,划过空中时带着一道白色尾巴。
戚继荣立即用袖子捂住口鼻,屏气凝神。即便如此,郑叁还是见他落地时脚下发虚,双目失神。心叹陆遥溪那家伙的药还真是厉害。
戚继荣甩甩脑袋试图让自己清醒一点,可惜没有任何效果。
戚继荣一倒下,他骑的那匹黑马立即抬起前蹄嘶叫起来。郑叁疾步过去,一把拉住缰绳,那马奇怪的安静下来。郑叁牵着马回来,踢了踢倒在地上的戚继荣。黑马立即发出一道不满的哼气声。郑叁回头看看它,拍拍马背。
郑叁对岭上的少年竖起大拇指,毫不吝啬地夸到:“狗子,好准头!”
“那是!”狗子拿着弹弓,得意洋洋地从岭上下来。
“把地上的家伙给陆遥溪送去。也不知道xing子古怪的他在药里加了些什么。要是弄出人命来就不好了。”
“好嘞!”
郑叁刚准备去搜那几个随从的身,就听见王地宝喊自己,“当家的,这个怎么办?”
郑叁走过去一看,一个白嫩的俏少年正缩在车厢里,双瞳剪水,傅粉何郎。
“哟,是个男的啊。刚隔远看还以为是个姑娘呢。等会儿一块绑了带回去。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把他这么个若不经风的豆芽菜放在这儿,还不得让láng叼了去。”
话毕,郑叁在戚继音身上就是一通搜。袖口、前襟、裤腿,一处也没放过。戚继音眉目紧蹙,任郑叁将自己扳来扭去,半点儿也不敢动弹。
郑叁掂掂手中的那几两碎银子横道:“你说你,坐着这么好的马车,身上怎么就这点儿银子?”
这马车好吗?在戚继音看来这马车也就一般。
戚继音胆怯地看着郑叁,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遇上劫道的,他也是生平头一遭。
郑叁把银子揣到自己怀里,跟旁边的两人吩咐:“绑了吧。”
那两人立马掏出绳子往戚继音身上招呼,将戚继音五花大绑后紧紧勒了个死结。戚继音禁不住叫了声,“疼”
声音不大不小,郑叁在旁边听个正着,“怕疼啊?”
“嗯”,戚继音看着郑叁,怯生生地回答。
郑叁扫了眼戚继音被勒红的细白手腕,心里不禁冷嘲起来:有钱人家的少爷真是没用,这儿点苦都受不了。随后拿自己的刀割断了粗麻绳,烦躁地把戚继音拉到一边,“行了。别站在这儿碍事了!”
郑叁刚把戚继音从马车旁拉开,大富就指挥一群人来打那车厢的主意。郑叁见着后,回身踹了他一脚,“你搬它gān什么!”
大富摸摸屁股,笑道:“嘿嘿,回去劈了当柴烧。”
郑叁仔细一想,也对,勤俭持家么。于是对大富正色道:“把那帘子给我扯下来,回去让杨二嫂给我改个褂子。”
“得嘞!”
等把所有的东西都拾掇完,郑叁便带着大伙回山。山路千回百转,戚继音乖乖跟在郑叁身边。一会儿看看郑叁,一会儿绞绞手指,想搭话又不敢。
郑叁瞅他那样子怪可怜的,心中一软,便主动安慰句:“我说小娃娃,你也别太害怕,我们只谋财不害命。”
戚继音抬头望望郑叁,眨巴眨巴眼睛说:“大叔,我不是小娃娃。我十九了。”
多少岁不是重重点!重点是你喊老子大叔gān什么!
“你喊谁大叔!”
郑叁抬手就准备揍戚继音,结果被王地宝一把拉住。
“当家的,你白捡了个侄子还不高兴?”
“要收侄子你收去,我不要!”
“我这年纪做他叔刚好。”
郑叁被呛得一句话也没有,大伙儿看他脸红脖子粗的,嘻嘻哈哈全笑开了。
郑叁白了众人一眼,“都别笑了!小娃娃,你说你有十九了?你这又矮又瘦的哪里像十九?”
“大叔,我真的十九了。”
十九你还喊我大叔【O__O …】苍天啊,让这孩子闭嘴吧。
“哈哈哈,大当家的,以前陆大夫就说你显老,那时候我们还没觉得,现在一看,好像真的挺老的。”
“大当家的,你今年到底多大了啊,是不是七八十了”
“娘的,你才七八十了!老子离三十还差着两年呢!”
“谁知道你说的是真是假。”
“就是,就是。当家的而说话从来没谱。”
郑叁白眼一翻,笨嘴拙舌的哪里讲得过那一群人。于是恨恨地看着旁边的戚继音,就是这小子害得他丢人的。
“我说娃娃,你要是再喊我大叔,我就把你从这山上推下去!”
“大,大叔,你别,别生气。别,别推我下去。”
郑叁看到他那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对他打也不是骂也不是。烦躁地甩甩手,“行行行,不推你下去!但是少爷,你能不能把手从我这只胳膊上拿开”
“哦”,戚继音乖乖松了紧紧拽住郑叁胳膊的手。过了半响,又小心翼翼地问, “那个,大叔,你知道我大哥去哪儿了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