攒花城·诛妖_沈沧眉【完结】

   《攒花城·诛妖(》作者:沈沧眉【完结】

  ★文案:

  雪域郡主沈熹微自幼与封天府二公子封逸昀定有婚约,

  封逸昀夫声名láng藉,

  她假扮哥哥的书童入关调查攒花洲怪事之谜,

  yù伺机悔婚,却又和大将军萧无垢发生纠缠,一路上险qíng连连。

  原来,此事的起因乃是神侠步轻尘用qíng至深,

  yù借助妖shòu的力量使假死的恋人苏醒,不惜牺牲黎民苍生甚至自己的xing命。

  宫廷yīn谋不断,江湖险象环生,爱qíng花开不败。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攒花城·诛妖(第一部分) - 沈沧眉

  第1节:第一章 黑云压城城yù摧(1)

  【第一章】黑云压城城yù摧

  1、山林森郁,yīn云诡异……

  天色将晚未晚,大片暗涌如波涛的云霞凝聚在天边,青紫靛蓝红层层浸染,jiāo织得恍如一匹幻丽锦缎般披挂于攒花城的上空,遮掩了残阳的余晖,金光涣散,夜幕渐垂。

  一辆马车停在气势恢弘的封天府门前,车夫隔着青黑色车帘回道:“公子,到了。”

  车内伸出一只白皙修长的手挑起帘幕,一双裹着红色皮靴的长腿跨了出来。来人大约二十来岁,一身红色劲装,腰悬佩刀,白肌黑瞳,鼻梁挺直如刀削,唇瓣分明如菱角,流瀑般的长发披散在背上,俊美中透出一股bī人英气。

  他伸展一下腰身,叹道:“总算在天黑之前赶到了。”

  说罢回身探头进车厢内,见深红色毡毯上那个书童打扮的少年兀自熟睡,清亮的眸中不觉露出一丝宠溺笑意,却也不得不狠心将其唤醒。

  “美人儿,醒醒。”

  半晌见她毫无动静,伸手捏了捏那张白里透红的小小脸蛋,笑道:“快醒醒,大懒虫,你到家了。”

  车厢内的人忽然抬脚往他下巴踢去,一直紧闭的眼睛倏忽瞪得老大:“放屁,这是我家?”

  沈多qíng抬手握住她纤细脚髁,往外一拖,嬉笑道:“迟早是你家,快去拜见夫婿吧。”

  车内的人顺势滑出车外,双足凌空虚点,一个滴溜溜的翩然回旋站定,伸手整了整衣冠,两眼瞟着“封天府”三个字,冷笑道:“封逸昀这个làngdàng子也配做我沈熹微的夫婿!”

  沈多qíng摇头叹息:“你现在的身份是我的随从。”

  沈熹微瞪他一眼,忽然换上笑脸。“哥哥,不如你帮我退掉这门亲事吧。那个混蛋劣迹斑斑,行事荒唐,以后若是真的成了一家人,多影响我们家的清白声誉啊——”

  忽见沈多qíng的目光径直看向她身后。她转身顺在他的目光,不由得怔住。

  只见门楣下站在一位少年公子,身穿烟灰色绸缎长袍,腰间束着暗红攒珠银带。面如满月,细长凤目,周身散发一股冷峭疏离之气,一双漆黑闪亮的眸子盯着他们,冷冷道:“何事?”

  沈多qíng答道:“在下沈多qíng,前来拜会封大人。”

  少年闻言立刻转头对身后的门童道:“去通报一声,北疆雪域的沈公子来了。”

  门童立刻应声去了。

  他走下石阶,对沈多qíng道:“沈兄一路辛苦,我赶着出门办事,先失陪了。”说罢也不待他答话,便径自往西街去了。

  沈熹微见他这般无礼,忍不住喝道:“喂,你这是什么态度?”

  那少年却似充耳未闻,身影一闪,便消失在拐角。

  她待要发火,忽听一把清醇和煦如三月chūn风的嗓音道:“冰凌峰一别,沈兄越发神采飞扬了!”

  第2节:第一章 黑云压城城yù摧(2)

  一个白衣男子脚不沾尘地从禇红色的大门内飘然而出,体格高瘦,眉目温和,一双jīng光内敛的眼眸看定沈多qíng似笑非笑。

  沈多qíng含笑道:“不过是虚过了几岁,倒是拓熙你这些年颇有建树。听雪谷一战,神威赫赫,盛名远播。我虽在北疆,却也是如雷贯耳。”

  沈熹微轻皱眉头,心道:原来他就是封家大公子。这副文质彬彬的样子实在不像领兵杀敌的神武大将军,却不晓得封逸昀那个混蛋是个什么模样?

  她到底是个女孩子,对自己那个素未谋面却声名láng藉的未婚夫亦难免有些好奇。

  月至中天,酒席方才散去。

  时值暮chūn,宽阔深广的庭院中繁花似锦,清幽的香气直沁心扉。遍布落红的小径上,一红一白两道身影缓缓行来。

  “家父半个月前应海云寺的步先生相邀去了金越山,一时半会还回不来。小弟已命人将‘泻玉阁’收拾出来,暂且委屈沈兄先住下。”

  封拓熙的声音在夜色中传来,清冽淳厚,如同微凉chūn夜里的一抹月光。

  沈多qíng笑道:“能住进攒花城第一名府的贵宾阁,我想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人会觉得委屈,拓熙你就不用跟我客套了,还是说说你十万火急的把我叫来,所为何事吧?”

  封拓熙温和一笑,不答反问:“沈兄一路东来,可曾发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沈多qíng稍稍沉吟:“不曾遇到什么奇怪之事。”

  这时,一直跟在二人身后的沈熹微忽然睁开一双睡意朦胧的大眼,说道:“咦?哥……公子,你怎么忘记了,我们路过临潼山的时候,你不是说那山林森郁,yīn云诡异,好像有妖气嘛——”

  猛见沈多qíng拿眼瞪她,立刻伸手掩住口,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滴溜溜在封拓熙脸上转了一圈,眼波流转之间竟别有一种风流qíng态,光丽动人。

  封拓熙的眸中闪过一丝异彩,“沈兄不必见外,有话但说无妨。”

  沈多qíng道:“拓熙,并非我见外。当时天色昏暗,霪雨连绵,也未曾看得真切,不敢信口雌huáng。”

  封拓熙点头道:“沈兄不愧是雪域密宗的第一高手,果然目光如炬。实不相瞒,临潼山确有古怪。”

  “哦?”沈多qíng微一挑眉。

  “这正是小弟请沈兄前来的原因。”封拓熙悠悠叹息一声,无奈道:“这三个月来,攒花城中连续发生了几桩怪事……出城往西五十里处,有数百亩的皇家花苑,苑中有八名花农陆续死于非命,‘摄祚社’派出的三名追捕不但没有查出任何头绪,而且全部失踪,至今音讯杳无……”

  沈多qíng静默不语,一直呵欠连天的沈熹微此刻瞪大了双眼,脱口道:“谁有这么大的胆子,敢在你们女王的皇家花苑杀人?”

  第3节:第一章 黑云压城城yù摧(3)

  封拓熙苦笑一下:“是啊,女主颇为震怒。但更为奇怪的是,这八名死者全身上下无一处伤痕,却无一例外都是失血而死。就在傍晚时分,又有一名死者被发现,观语已经赶去了。”

  “观语?莫非就是我刚刚在门口遇到的少年?” 沈多qíng挑眉问道。

  封拓熙抚掌道:“对了。他出门的时间,正是沈兄来的时候。你们肯定已经见过面了。”

  沈熹微冷哼一声,噘着嘴道:“哼!他的架子可大了,对我家公子爱理不理的。”

  沈多qíng忙喝道:“不得胡说。”

  封拓熙一怔,遂即笑道:“沈兄切莫见怪,他是家父早年在乱军中收养的一名弟子,自幼寡言少语,一年说的话也屈指可数。家父根据他这个特点,给他取了个名字叫作冷观语。”

  闻言,三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沈多qíng正色道:“拓熙,你刚刚说临潼山有古怪,是否查出了什么线索?”

  封拓熙点了点头,遂又皱眉道:“其实也谈不上是什么线索。‘摄祚社’的三名追捕失踪之后,观语一直在调查此事,半月前,他在临潼山下发现一些尸骸残骨,实在不像人类所为。若说是山间猛shòu吧……临潼山数十里隶属皇家猎苑,一切飞禽走shòu俱为皇家饲养,断无随意伤人的道理。何况本朝建国四百八十余年,朗朗乾坤,太平盛世,从无妖孽之说,故而不得不谨慎行事……”

  “哦——所以,你就想请我家公子出面,帮你们证实一下,到底是不是有妖怪在兴风作làng。”沈熹微笑嘻嘻接口道。

  封拓熙越发觉得这个青衣书童活泼有趣,沈多qíng却是一脸无奈的摇头苦笑。

  她忽又仰头打了一个呵欠,道:“不过,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大家还是先去休息,有什么事等到明天再说也不迟啊。”

  封拓熙立刻尴尬得面色微红。沈多qíng亦是一脸羞愧,恨不得将她的嘴巴fèng上才好,正要道歉,封拓熙已抬手道:“沈兄一路辛苦,请早些歇着,小弟先告辞了。”

  沈多qíng送他出门,看着他的背影渐远,待要跟这个多话的妹妹算帐,却见她已靠在泻玉阁的门框睡着了,不觉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只得弯腰将她抱进房去。

  2、满树繁花烈烈,遍地落红堆积,花事虽盛却已至荼蘼

  冷观语转过封天府的西角,偏门处早有人备好了一匹骏马。

  他起身上马,直奔西城门。城门守卫远远瞧见一匹红马疾驰过来,尚不及回过神,那马已旋风般冲出城去,险些带翻了一辆入城的小骡车。

  其中一个新来的守卫忍不住骂道:“他娘的,赶着投胎啊。”

  他身边的人面色大变,惊呼一声:“我的娘啊,你连他都敢骂?”

  第4节:第一章 黑云压城城yù摧(4)

  “他是谁?”

  “他就是内宫羽林的四大骑侍之首,女王陛下的贴身护卫冷观语冷大人。”

  新来的那人顿时冒出一身冷汗。

  冷观语不知身后二人的这番对话,径直朝西南方向的皇家花苑疾驰而去。片刻功夫,鼻端已隐约嗅到了一股清幽的香气。

  离皇家花苑越近,香气便越浓郁醉人。

  这时,天色尚未黑透,西边数道红光未落,幽蓝空中已出现一抹淡淡月痕,弯曲如钩。在他的前方数十个巨大的白色圆拱型物体横亘夜幕下,好似连绵不绝的小山相连。

  他人马未至跟前,早有花苑的管事迎了上来。来人知道他的脾气秉xing,一言不发立刻带他来到左手边第三个花棚。

  该棚内种植了数百株桃花,满树粉白嫩红怒放,浓香满溢,艳丽无比。

  冷观语目不斜视,径直来到一株花树下。只见那名花匠仰面躺在地上,身上已落满了薄薄一层残红,一股残败的死亡气息扑面而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沈沧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