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怪书斋_弄清风【完结】

   《妖怪书斋》作者:弄清风【完结】

  文案

  东街尽头新开了一家书店,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妖怪书斋。

  书斋的主人是只从民国一觉睡到现在的妖怪,脾气古怪xing格腹黑万年老不死,为了适应现代生活,他请了一个生活助理。

  助理才是男一,颜正字丑冷幽默,能划水尽量不说话,要说话,尽量一句话把老板毒死。

  所以,这个故事,有毒。

  助理受老板攻,1V1,HE,轻松日常版都市奇谈。

  内容标签:灵异神怪 甜文

  主角:陆知非,商四 ┃ 配角:马晏晏,童嘉树,九歌 ┃ 其它:一gān牛鬼蛇神二bī神经病

  作品简评

  东街尽头新开了一家书店,有个很特别的名字——妖怪书斋。书斋的主人是只从民国一觉睡到现在的妖怪,脾气古怪xing格腹黑万年老不死。为了适应现代生活,他请了一个生活助理。 助理才是男一,颜正字丑冷幽默,能划水尽量不说话,要说话,尽量一句话把老板毒死。所以这个故事,有毒。浮云散,明月照人来,也掀开了都市奇谭的剧幕。妖怪这篇文通过一个个小故事的串联,勾勒出一个人妖共存的浮世画卷。有令人啼笑皆非的藏狐表qíng包的故事,也有穿越时空的民国旧影,光怪陆离有之,温馨感人有之。主角的感qíng也在这一个个故事中慢慢发酵,正如文中所写的那样:我知道你饱览过名山大川,而我只是江南的一座低矮青山。但轻舟过万重,青山依旧在。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妖怪书斋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陆知非没想到在这北京城错综复杂的胡同里,扔个垃圾还能碰到那个道士。

  道士一身道袍,桃木簪挽着发髻,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圆框墨镜,拂尘一抖拦住陆知非,再往月光下那么一站,“小兄弟,要算一卦吗?看你挺合我眼缘的,今天老道最后一卦,给你打个八八折!支持支付宝付款,非常方便。”

  陆知非拎着垃圾袋,就静静地看着他。

  道士藏在墨镜后的眼睛里闪过一丝喜色,有戏。于是麻利地掐指一算,清清嗓子,“小兄弟,我看你天庭饱满,脸型标致,眉宇间桃花隐现,这是要jiāo桃花运的征兆了啊……咦?”

  道士正在掐算的手指忽然顿住,他像是算到什么,急忙把墨镜拉下来,眯起眼仔细朝陆知非看,“你是……”

  陆知非摘下口罩,冷冷地看着他,“道长贵人多忘事,不认识我了?”

  “唉哟我去!”道士像见了鬼,转身就溜。

  陆知非大步追上,一把揪住他后衣领把他拉住。可是道士不从啊,挣扎间,自己把自己给绊了一跤,顺带把陆知非也给拉着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哗啦啦,垃圾袋破了,垃圾撒了一地。道士吃痛地捂着自己的头,却正好看到浮云散开,露出一轮皎洁满月。

  “满月,大凶、大凶啊!”

  陆知非微微皱眉,下意识抬头看了一眼。道士jian计得逞,一骨碌爬起来就要跑,可脚刚跨出去,就被陆知非伸出一只脚绊倒,哎哟一声摔了个狗吃屎。

  陆知非低头看着他,幽幽说道:“连摔两次,还真是大凶。”

  道士这下不跑了,躺在地上泪流满面,“我说陆小哥,你这又是何必呢?我上次也跟你说过了,你的那个忙我帮不了。真的,你说你一个好好的人类,偏要搅和进妖怪的世界做什么呢?我就是一假道士,我能有什么神通?”

  “你能看见。”陆知非语气平静。

  道士蹭地坐起来,扶了扶发髻,说:“那能一样吗?我是我,你是你,我能看见不代表你就能看见,你懂不懂?”

  “可你也是人。”

  道士蒙圈了,怎么又被他绕进去了?

  “嗳我说你怎么就说不通呢?这种事,是要讲究机缘的。”道士苦口婆心,“他把你养大,这是你的机缘。但妖怪也是分门别类的,有的呢,比如狐妖狗妖,那是你们人类口中最常见的妖怪。但你爸,它的本体是植物,植物那叫成jīng。jīng怪是灵体,跟妖怪不一样,他没有实体。你小时候能看见他呢,那是因为小孩子心思纯净,眼睛里没有浊气,能看见一些平常人看不见的东西,但你长大了,充分融入到人类的世界里,看不见了,这代表你们的缘分就到头了。缘来缘去,你得遵循这个天地间的法则。”

  “那是我爸爸,这比什么天地法则更重要。”陆知非却不为所动。

  道士在心里叹了一口气,“我说不动你,今儿个又被你撞到也是天意。但你想再看见你爸,必须得重新开眼,这北京城里妖怪虽多,可没几个有这法力。甭说你找不找得到,你一个人类去求这种事,你以为所有的妖怪都像你爸那么好心呢?”

  陆知非看着他,答非所问:“我知道你一定有办法,你只要告诉我怎么做,我不会连累你。”

  道士看着陆知非的眼睛,黑色的瞳孔幽静深邃——这让他感觉自己好像瞬间来到了一个神秘幽深的湖畔,长长的睫毛就像湖边笔直的黑色杉树,倒映在澄净的毫无波澜的湖水里。

  这样一双gān净的眼睛,本不该看到太多东西。

  道士看着陆知非,陆知非也看着道士,两人坐在满地垃圾旁,互相对峙。

  一轮满月当空照,大王小鬼齐呼嚎。

  道士扫了一眼巷子里那些暗藏yīn影的角落,心里没来由哆嗦了一下,随后赶紧从地上爬起来,“这半年我也不是没替你想过办法,你上次帮过我,于qíng于理我都该帮你一次。开眼的事你就不要想了,但我姑且可以想办法让你能感知到你爸的存在。”

  说着,他从随身的布囊里拿出一个东西放在陆知非手里,“你拿着这个,明晚八点去三里屯找一个骑哈雷的女人,她叫吴羌羌。”

  陆知非低头一看,那是一枚黑色的像书签一样的东西。木头做的,四个角上都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正中央刻着四个繁体字——妖怪书斋。凑近了,还能闻到一股淡淡的香味。

  “这是什么?”陆知非问。

  “书签,不过用现代的话来说,你也可以当成会员卡。”道士神色郑重,“记住,少说、少听、少看,这里的水远比你想得深。”

  话音落下,道士再度瞥了一眼那些yīn暗角落,眸中闪过一丝凝重。而后甩手扔了什么在地上,砰的一声烟雾弥漫,陆知非连忙捂住口鼻,就见道士在烟雾里拔足狂奔的身影还是一如既往地——怂。

  “后会有期!”

  陆知非记得上次见面也是这样,道士像是在躲着什么。这样想着,他若有所思地往四周扫了一眼,可依旧什么都没有看到。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满地垃圾在昏huáng路灯的照耀下,显得格外萧瑟。

  “陆知非,你垃圾扔完了吗?快来帮忙啦!”忽然,身后传来喊声。

  陆知非回神,赶紧把垃圾清理gān净,然后从后门回到打工的咖啡馆。

  后门通向偏僻小巷,但其实咖啡馆是临街的。刚一进门,陆知非就看到他的大学室友马晏晏坐在咖啡馆里正要点单,陆知非给他端了一杯过去,问:“不是去约会了吗?”

  马晏晏喝了一口咖啡,苦得整张脸都皱起来了,“你给我评评理,你看我长得很像基佬吗?”

  陆知非看他唇红齿白戴着运动抹额,还穿着件白色外套,整一日系漫画美男子的造型,连身高也很日系,一米七不能再多了,于是说:“是不是基佬不是关键,关键在于——你不该去约空乘系的。她除了把你当基佬,也没有别的办法。”

  陆知非觉得自己已经足够委婉,可马晏晏顿时悲从中来,像个壮士,把苦咖啡一饮而尽。然后,更苦了,好像全世界的苦都集中在他的嘴巴里,他默默地趴在桌子上想——为什么,出门不垫一个内增高。

  直到陆知非下了班过来叫他,他还趴在桌上,瘪着嘴,一脸‘宝宝心里哭但宝宝不说’的表qíng。

  两人回到学校的时候,马晏晏还看着平常上课的那栋大楼,朝天怒比一个中指,“都说服装设计系十男九gay,这一定是个诅咒!”

  陆知非起初不以为然,但十分钟后,当他站在阳台上晾着衣服,却看到一堆彩色气球从他眼前飘过,上面还写着‘陆知非我喜欢你,你是我的艳阳天’这几个大字的时候,他第一次觉得马晏晏是对的——这一定是个诅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这么有创意!”马晏晏倚着门框笑得肚子痛,“这文采,我服了、服了……”

  陆知非一脸黑线,然后抄起另一位室友放在阳台上的钓鱼竿,钩子一甩,即将要升上天空的气球就被他勾了回来。

  艳阳天?

  陆知非看着气球上的字,瘫着一张面无表qíng的俊脸,想:还是打雷吧,怕晒。

  于是整栋楼的人就听着大名鼎鼎的服装设计系系糙陆知非同学,勒令正在幸灾乐祸的室友马晏晏把数十个可怜的气球都给戳爆了,一时间,砰砰砰砰之声不绝于耳。

  而马晏晏也忽然发觉这是个不错的解压方法,当天晚上就去淘宝下单又买了上百个气球。于是当最后一位室友童嘉树抱着书从图书馆回来的时候,看着满屋子气球碎片,“……”

  你们开心就好。

  第二天正好是周六,马晏晏想找人一起去逛街买衣服。但隔壁系的学霸童嘉树回他一副对联,右联:逛大街不如做题,左联:买衣服不如做题,横批:不如做题。

  马晏晏承认自己错了,自戳双耳,一个人跑出去làng了。晚上他又想去找陆知非,结果到了咖啡馆,人却不在。

  因为此时陆知非已经一个人站在三里屯的街头,握着那张书签,开始漫无目的地找人。马晏晏的电话响起时,他正停下来休息,看着茫茫人海,不知道该怎么去找一个骑哈雷的女人。

  难道他又被那道士骗了?

  “喂喂喂?小非非你在哪儿呢?”马晏晏在电话里咋咋唬唬。

  “我有些事要办,可能要过一会儿才会回去。”

  陆知非摩挲着那枚古朴书签,妖怪的事qíng太玄乎也太危险,他不想让马晏晏和童嘉树他们牵扯进来。

  “你有什么要紧事办啊?竟然请了假,要不要我帮忙啊?我跟你说我现在闲得慌,一个人太太太太无聊了……”那厢马晏晏仍旧絮絮叨叨,陆知非却敏锐地听见机车声。他连忙抬头,就见一辆黑色的哈雷风驰电掣般从他面前开过,刮起的劲风chuī得他衣衫猎猎。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