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身皇太女_柳暗花溟【完结+番外】

   《变身皇太女》作者:柳暗花溟【完结+番外】

  内容简介:    古代贵族学园的生活,太子党、权贵后代、皇亲国戚……

      国子监,培养的全是未来的国家栋梁,但有没有人告诉我,为毛线我特么一个长公主,偏偏要伪装成太子?

      青葱岁月,我爱男人,可是男人不敢爱我,谁敢比我杯具?!

  (每日更新jīng彩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52shuku8.com/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楔子重生

  “你是因为见义勇为而挂的,算是善行,可以自由选择来生的命运。”灵魂中转站的工作人员坐在电脑后面对我说。

  他的扮相好像《骇客帝国》中的尼奥,一脸公事公办的表qíng令我想起自己的短短十七年的一生。

  生而被抛弃,长在孤儿院,好不容易熬到快高考了,却因救人而被杀。这命格,说好听点叫天妒红颜,说难听了叫生得无聊,死得可耻。

  跆拳道黑带八段,到这步我容易嘛我,天天忍受着别人的大脚丫子往我脸上踹,恶心得要命,还尖叫得像被杀的猪一样,结果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加课回来时,在小巷路遇三名持械匪徒yù侮rǔ校花,正义的我凛然冲了上去……

  倒在血泊中时我很后悔,并不是后悔该出手时就出手,而是后悔为什么不去学我中华博大jīng深的武术呢?什么破跆拳道、破柔道,丁点儿屁用不管。

  “来生,我要做个为所yù为的人,只欺侮别人,别人不能欺侮我!”我咬牙切齿地说。

  伪尼奥脸色纹丝不动,“这不是命运,只是一个愿望。”

  “那……我要做天下间最有权势的人!”那样,我想要什么愿望都可以实现。

  “其实,这样的人未必幸福。但,知道了。”他的扑克脸略为难了一下,“不过希望你明白,你选定的任何人生都是有细微偏差的,不可能事事如意。”

  “明白,明白,我赶着投胎,麻烦你快点。”我随意挥挥手,很想快点进入彪悍的新人生。

  他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打了一阵,就有一颗粉红色糖丸从旁边的机器里弹出来。他让我服下,我大方照做,但还是忍不住问,“这是孟婆汤固体化了吗?”

  “那是投胎引路丸,保证你不会投错抬,这个才是孟婆汤。”他举起手中一个jīng巧的黑色玩意儿,一按,还冒着蓝色小火花。

  喵喵的,电棍!

  我下意识地一闪,可还是遭到了电击,眼前一黑,意识短暂丧失。

  待我清醒时,不由得大骂一声,“地府也太节俭了吧,一碗汤也省了,直接拿电棍电哪!”

  可出口的声音却变成了响亮的婴儿啼哭声。

  然后我发现,不知是不是我特别绝缘,前尘往事我一点儿没忘,当然也能听得懂人言。

  一个女人惊喜地叫道,“恭喜皇上、皇后,得了一位小公主!”

  “胡说,明明是龙子!”一个中年男威风地喝道,语气里有着欺骗自己的坚决。

  “皇上……”另一个女人愧疚地道,“皇上盼子心切,可臣妾无能,只给您添了一位公主。”听声音,都要哭了。

  “皇后不必担心。”那中年男的声音也软下来,“朕是九王至尊,朕说她是龙子,她就是个龙子。”

  “皇上,这这这……怎么行?”

  “朕说行就行!”

  “可是孩子长大了,知道自己不是男孩子怎么办?”温柔女声还是不放心。

  “皇后,你怎么不明白呢?”中年男大言不惭地说,“孩子懂什么,咱们说她是男人,她怎么知道自己是女人?幸好朕提前做了万全准备,连皇室玉碟都是朕亲自处理,身边又只留下金嬷嬷接生,不然皇后生产,乌央乌央一群人,还怎么施展这瞒天过海的缓兵之计?”说到这儿,中年男声音冷了下来,“金嬷嬷,朕刚才得了位龙子,对也不对?”

  “恭喜皇上喜得龙子!”金嬷嬷听来是个十分乖觉的人,立即附和道,“我大燕王朝终于有太子了!”

  娘诶,果然彪悍,这回偏差大了!!!

  ……

  史载,大燕王朝无逸三十年,武宗公羊照于不惑之年得龙子公羊落瑛,小字纷纷,即封太子。其母圣皇后孟氏。举国欢庆数日,民间沸腾。

  注:太子降生之时,彩霞满天穹,纷纷坠落,有如缤纷落瑛,故名。

  ☆、第一章我是太子我怕谁(上)

  十七年后。

  大燕京城洛唐。初秋。七月十五。卯时初。天色微明。

  皇城的玲珑水阁内,我,大燕的真公主,伪太子,正呆滞地站着打盹儿,伸长手脚,像稻糙人一样,任由两个贴身宫女红拂和绿珠帮我穿上国子监的学子服。偶尔,唇角还挑上邪恶的微笑,因为在梦里,正我**各路英雄好汉,勾搭无数**美人,锦衣华服,酒池ròu林。

  “能把国子监的常服穿出这般风采,公主殿下是我大燕第一人。”着衣毕,红拂和绿珠由衷的夸我,眼神中有着艳羡,却没有爱慕。

  我得意的扬扬眉,终于清醒了点。不是我chuī,虽然本太子是个西贝货,当不了漂亮的女生,却真是帅得很,去年还被评为大燕花样少女梦中**第二名。

  第一名是我那一表三千里的表哥、一字并肩王公羊明的独生儿子公羊潇洒个王八蛋。不是我比不上他,他也就是个子比我高,身材比我壮,而且常年在外面游dàng,认识的人多而已。

  “别忘了扇子。”绿珠连忙把我洒金黑面象牙骨的折扇拿来。

  我“唰”打开,扇面上没有山水仕女一类的东西,也没题字,忒俗,只有一个鲜红的大印,我父皇的玉玺盖的。所谓见印如见圣上,有这把扇子在手,谁敢惹我?其实没这把扇子也没人敢惹我。但我要的就是那股劲儿,够高调、够嚣张!

  重要的是,为了掩饰已经发育良好的身材,我不得不套上好几层衣服。冬天倒还好,天气热的时候没把扇子,我怕要中暑的。

  “公主,书箱、衣箱和食箱都准备好了,待会儿有太监给您送到国子监。”红拂嘱咐,有点依依不舍,“您是骑马还是坐太子华辇去?”

  “骑马。”

  “坐华辇多好,虽然入秋了,早晚天气凉慡,到底比不得坐在辇上。”绿珠劝,“华辇一出,其他车马人等都要回避,多威风哪。”

  “本宫是太子,本宫本身就金光闪闪,本身就是威风呀。”我笑说。

  在大燕朝,东宫太子是可以称本宫的。皇上自然是朕,是寡人。但为了显示亲民,平时我的自称是乱叫的,摆架子时才会特别正式。

  然后,我又恢复到垂头丧气的样子,深恨今天就是国子监的开学日。

  其实上学我倒是蛮喜欢的,学里人多,混在一块儿淘气的办法也多,不那么腻歪。可学里的某些规定,让我感觉很痛苦。

  比如我有些猪的习xing,早上不愿意起,晚上不愿意睡,可学里规定每天卯初三刻(五点四十五分)点名,戌中两刻(八点半)熄灯,不分寒暑。

  又比如我喜欢华服美食,可学里只能穿常服(校服)。而且,生员们只能吃学里膳食阁配备的食物,还不能随意走出国子校门。再比如,我喜欢享乐,可学里别说杂技戏法了,连皮影戏也不许看。藏书阁的书全是做学问的,小说话本连想也不用想,找本带图画的书都难。

  可怕的是,一个月只能回家两天。

  去年我是新生,结果御史们参太子的本子堆满了我父皇的龙书案。真是一群吃饱了瞎折腾,又喜欢沽名钓誉的老家伙,那么多贪官污吏不去管,偏偏盯我一个人。其实我不过是淘气了点,也没做大坏事,逃课、带一群纨绔纵马、把某大臣不长眼的儿子吓得**、**了一两个小姑娘之外,我做什么了?凭什么说太子失德啊。好像我马上就祸国殃民了似的。

  今年我升了二年级,父皇求我不要再惹事,混过四年毕业了就好。我看他身为九五至尊却对我做小伏低,还拍马屁说我很有王储的风度,就应下了。现如今,真有点后悔。

  “走吧。”我叹了口气。

  而我毕竟是太子,就算一切从简,也要卫队护送,太监跟随,差不多走了半个时辰,才到了国子监门口。

  到地方就安全了,为了保护大燕未来的栋梁,国子监的保安都是御林军中的高手。再说了,学里还有武学科的同学,一人打几个泼皮**都不眨眼的。

  “箱子挑进去,马送到御马监,一定要喂好。”我嘱咐侍卫们,转身,抬头望望那金字招牌大匾额,向里走。

  国子监外,已经人山人海。

  车马、轿子、箱笼、送行的亲人或者家丁,还有很多还看热闹的,乌央乌央,一片一片的,那声音,能把人都掀翻。排队登记消假的队伍长得拐了好几个弯,新生入学处也挤得很。

  还好,我是太子,特权阶级,有一条绿色通道可以走。所谓特权阶级,基本上是指最高统治阶级的子弟。

  比如我公羊纷纷。比如一字并肩王的儿子公羊潇洒。比如其他两字王、亲王什么的儿孙。

  “太子殿下!”我踏上台阶,就有人喊我,声音宏亮,充满喜悦。

  我回头一看,是我的死党,从小的陪读,将来万一我非得当皇上,就会死保我的近臣之一,奉国将军的嫡孙武定国。

  这家伙人高马大,却又明眸皓齿,浑身结实的肌ròu,偏偏笑起来一脸阳光,虽然黑是黑了点,但架不住人家黑里俏啊,端得是青chūn扑面。而且,因为他爷爷奉国将军是出身江湖糙莽的……说白了,就是黑社会老大,所以就算他已经是第三代贵族子弟了,身上却总还带着一点点匪气,打架什么的也多了点。很多人说他特别可怕,我却觉得小武的是很可爱的,xing格直率正派,脑子一根筋,盲目自信,有点傻气,标准的没心没肺古惑仔型。

  “小武,这边这边。”我招手叫他过来。

  以他的家族地位,还不能走绿色通道,但做为太子殿下的跟班和太子替罪羊的身份,谁敢拦他?见了他,我很高兴。一个暑假里他才进宫了三次,我又不能随意出去,天热嘛,穿不了太多衣服,还怪想的。

  武定国远远应了声,自己扛个大箱子就过来,顺手还扯了一把身边文安邦,当朝丞相的小儿子,也是我的玩伴之一。所谓玩伴,其实就是我父皇给我找的日后近臣,大家懂的。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柳暗花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