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云上_八月薇妮【完结】

 书名:青云上
作者:八月薇妮

文案
太后养女,皇帝御妹,相府命妇,庄锦懿的每一重身份都尊贵显赫
才貌双全,贤德淑良,端庄优雅,关于她的赞扬之词也是花团锦簇
可对锦懿来说,她真的,没那么好
若说她有什么可值一提的品xing,那就是:淡定
从宫中到府门,该见的不该见的
她是百炼钢,也是绕指柔
甚至想此生不管再经历什么,都不会失态动容
直到遇上……

内容标签:天之骄子 天作之和
搜索关键字:主角:庄锦懿,泰堂,成祥 ┃ 配角: ┃ 其它

晋江金牌推荐
因一次有预谋的意外,小庄同成祥相识:青楼风波,钱婆报恩,盐枭惊魂…成祥对小庄一见钟qíng,而小庄亦为他赤子之心动容。副将温风至从huáng金飞天认出小庄:原来她是当朝太后养女懿公主…小庄回龙都,成祥追随而至,龙争虎斗,深宫影重,成祥身世浮出水面……
文笔慡辣,节奏明快。亲qíng爱qíng友qíng,感人肺腑;家国天下大义,dàng气回肠。逗趣处捧腹不禁,感怀时赚人热泪。——“待我于青云之上,抱卿归去可好?”
(每日更新jīng彩耽美小说,敬请关注:https://www.52shuku8.com/ 52书库。现在手机访问可无广告阅读哟~)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版权归原文作者!
☆、第 1 章
这不对!
滕秀琳急促地喘息着,像是下一刻就会断气,她心慌意乱,放眼四看,周遭乱石嶙峋,怪树丛生,天色已近huáng昏,重重yīn云当头压下,一切都像是四个字:穷途末路!
不,这不对!
滕秀琳摇头,深吸一口气,捧着肚子艰难起身,站起的时候回手撑了一下后腰,她靠在山石上勉qiáng住脚,高高隆起的肚皮意味着她已有了八.九个月的身孕。
哗啦啦!树林中发出一声怪响,有道黑影“呀”地直飞出来,原来是一只野鸟,从头顶的天空掠过。
滕秀琳大叫一声,浑身绷紧,心跳太快,仿佛随时都会破胸而出。
一手撑着腰,一手揉过眼睛,两行泪悄然无声落了下来,滕秀琳吸了口气,复又咬住嘴唇,挪动步子往前蹒跚而行。
肚子却在这个时候,剧烈地疼了起来。
里面那小东西在狠狠地踢她的肚皮,不合时宜的小家伙,等了他盼了他这么久,却偏在这个时候要来添乱了。
滕秀琳拧眉咬牙,嘴唇却仍不受控制地哆嗦起来,她想忍,却几乎忍不住了:往前的每一步都成为折磨,但是她不得不走,不得不逃!
每一块石头后面都好像藏着刺客,每一棵大树后面都好像站着杀手,他们是为她而来,不死不休,斩糙除根。
但是她却要在这个时候生孩子!
拼着命走出会儿,嘴唇几乎咬破,泪撒一路,滕秀琳再也撑不住了,身体重若千钧,双腿麻木而颤抖。
柔嫩的手撑住岩石,却握不住地往下滑落,原本保养的极好的手指布满了大小不一的伤痕,有的渗着新鲜的血,手指上原本戴着三四个稀世难得的金玉戒指,都不知丢到哪里去了,只有玉腕上还吊着个碧绿通透的镯子,随动作无力地晃动。
她抱着肚子跌坐在地上,发出一声绝望的隐忍的惨叫。
这怎么可以,这怎么能是真的?
本朝睿帝最宠爱的梅妃,滕氏之女秀琳,早在八个月前得知她怀有身孕之后,内务府就开始忙碌准备,六百宫奴忙里忙外,镇日无闲暇,准备不休;chūn阳宫满殿奴婢,尽心竭力小心伺候,不敢出一点纰漏,千余人眺首以盼,就为了龙嗣降生的这一日。
可是她却在这荒山野岭,独自一人,面对这本该是她人生中最为辉煌尊贵,值得纪念的时刻!
滕秀琳想大哭,肚子的剧痛却更厉害,有什么顺着双腿流了下来,她惶恐而艰难地起身去看,却看到羊水打湿了裙摆,她呆了呆,用力扯起裙摆。
太过惊诧,泪珠顺着嘴角滴落,滕秀琳看着内里濡湿的绢裤,难道真的……穷途末路了吗?
眼睛一闭,仿佛记起旧日的时光,那些浅笑嫣然,阳光明媚,荣宠无双的好日子……那些莺声燕语,阿谀奉承,瞧她脸色的各色人等……如cháo水涌上,又如泡沫消散!
肚子的疼痛让她回到现实,滕秀琳仰头,对着yīn霾的天空发出无声的喊叫:不!
一定要生,要活着生下孩子,如果她的xing命注定终结,或许,可以让肚子里她呵护了这么久的小家伙,能够有看一眼这世界的机会。
——这是她,在这绝境之时,最起码的愿望,最卑微的愿望。
滕秀琳抬手,将嫩藕一般的手臂放在嘴边,她用力咬了口,鲜血的滋味,让本来濒临绝望的女人生出一丝狠厉。
不能死,不能在这时候死。
滕秀琳拼力往后挪去,将身体窝进一块儿凹陷的大石中间,她双手在周围乱抓,抓到几根gān枯的树枝,摸索着捡到拇指粗的一根,塞进嘴里用牙咬住,滕秀琳抬头,似看到yīn云背后,电光闪闪。
轰隆隆地雷声由远及近,夜晚跟风雨即将联袂而至。
乱石中的女人绝命挣扎之时,不远处忽然传来低沉的男声:“那边有动静,去看看!”
隔了片刻,又命令道:“斩糙除根,不留后患!”
脚步声逐渐bī近,正是向着这里。
肚子的抽搐也越发厉害,双腿无力地蹬着地面,滕秀琳听着那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她睁大双眼,云层里的电光在她绝望的双眸里闪烁:不!这不是真的!不能相信她的命运会结束在这里,还有,即将出生的宝宝……这不对,这……一定是一个噩梦!
“找到啦!”欣喜若狂又丧心病狂的声音响起。
荒山野岭中仿佛有一声凄厉绝望的喊叫,林中野鸟纷纷飞出,翅膀带着恐惧的yīn影,掠过yīn云密布的夜空。
雪亮的电光如同刀光,照的荒野如同白昼。
轰隆隆,惊雷连番炸响,似雷神震怒,驾了战车滚滚bī来。
“太后娘娘……娘娘……”宫女柔婉的声音带着急切,声声呼唤。
滕太后从沉沉梦魇中惊醒过来,发现chuáng帐外电光闪闪,是一个雨夜。
chuáng前,贴身女官雪海和熊嬷嬷两人正担忧地看着她。
滕太后起身,仔仔细细将两人看了会儿,才点了点头。
雪海转身,吩咐宫女:“上一碗雪蛤宁神汤,别忘了加百合跟梅片。”她的声音低而柔和,虽然焦急,却仍从容不迫。
宫女领命而去,熊嬷嬷已经将滕太后小心扶起来:“娘娘,又做噩梦了?”
滕太后垂眸,任凭熊嬷嬷用锦帕轻轻擦去她眼角跟脸颊上的泪,她看着盖在身上的腾凤纹锦被,空茫的眸子逐渐冰冷:“几更了?”
熊嬷嬷看着她苍白的脸色,心头一震:“娘娘……”
滕太后抬头,神qíng也是一片冰冷,冰冷之中偏带着一丝很淡的笑意:“本宫得去看看那个贱.人,这样的夜晚,不能让本宫一个人醒着!”
滕太后要去的是紫榭宫,凤辇经过御龙殿的时候,看到殿内灯火通明,滕太后人在步辇上,望着那处灯光闪烁,有些诧异问道:“这么晚了,皇上还在哪里?”
雪海道:“回娘娘,现下已过三更,平时这个点儿皇上早歇着了,不知今日是怎么了。”
滕太后略微沉吟,道:“去看看发生何事。”
雪海领命而去,滕太后一行却仍不停步。太后凤辇极快便到了紫榭宫,宫女们将门推开,太监抬着步辇入内,此刻正是电闪雷鸣风雨大作,滕太后在步辇上,感觉到迎面凄风冷雨潇潇而来,她放眼看向这紫榭宫,先帝废弃宫人安置所在,就算是白天来到,也自有一股幽怨凄冷之意扑面而来,宫内没有人愿意接近此处。
可对她而言,却仿佛有一种痛彻心扉的慡快。
滕太后的唇角挑起,流露几分比风雨还要肃杀的冷意,她不怕鬼亦不解怨,因为没有什么比得上她心中的怨跟恨,早在十七年前步云岭上,那种怨恨已深种心中,没有什么可以开释。
正躲在chuáng角涩涩发抖的女人被太监们用力扯落,重重跌在地上。
太监们的动作粗bào,毫无顾忌,怪就怪眼前这个女人,让他们在本该好梦正酣的风雨夜又起来行事。
女人呜咽着,被揪扯到殿中央,殿门dòng开,滕太后兀自端坐步辇之上,动也不动,灯笼光芒映出她依旧秀美明艳的脸,她端然坐着,冷冷相看世间所有,就如一尊无悲无喜的神祗。
女人从乱蓬蓬的头发中抬眼看去,望见灯光中的滕太后,本能地瑟缩着要后退,却又被太监拦住。
滕太后微微一笑,慢条斯理开口道:“芙妹妹,本宫来看你了,你可睡得好么?”
宫芙跪在地上,低着头,乱发垂落地上,逶迤层叠,她终于开口,木讷道:“太后娘娘,奴婢给您请安,您长命百岁,大慈大悲。”
滕太后笑出声来,声音有些尖锐而高:“长命百岁,大慈大悲?该长命百岁的那个,早给芙妹妹你害死了,还记得吗?”她在步辇上微微倾身,似是想要将地上的女人看个仔细。
宫芙垂着头,不曾做声。
滕太后又将身子后仰,举起右手,她打量着那纤纤手指,掌心里一处疤痕深深,十分醒目而突兀,滕太后喃喃仿佛自语:“十七年前,你在本宫身上狠狠地捅了两刀,本宫命大,从地狱里爬回来,如今你要本宫大慈大悲,放过你,这可真是……呵,呵呵,这世间有这样好的事儿么?你们说?”
滕太后慢条斯理,却又像是自言自语,身畔的熊嬷嬷低头,眼睛里也掠过一丝厉色,咬牙沉声道:“回太后,这自然是绝对不可能的。”她略微抬手,旁边两个年纪稍大点的嬷嬷上前,便按住了宫芙。
宫芙瑟瑟发抖,竭力挣扎,却无法挣脱,她抬头看向滕太后,苍白的脸上有种似曾相识的绝望。
左手的嬷嬷将宫芙肩头衣裳扯下,把钢针在烛心处烧得通红。
宫芙战栗地看着这一切,瞳孔放大,知道逃避无果,她颤抖着,抬头看向滕太后,忽地嘶声叫道:“你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折磨我?你如今贵为太后,儿子又当了皇帝,你折磨了我十九年,为什么还是不肯放过我?”
一道闪电掠过,把两个人的脸都照的雪亮。
滕太后双眼中水光闪烁,她却偏抬头,看向黑漆漆的空dòng殿顶。
雷声轰隆隆,仿佛旧事重现,婴儿的啼哭声在她耳畔撕心裂肺的响着,不管过去多少年,每个午夜梦回,她都会回到之前,每次下雨天,她都会听到那孩子不屈不挠的大哭声,仿佛在控诉她曾是个多么无qíng冷血的母亲。
从那之后,滕秀琳不知道,世间有哪一种痛会比那时她所经历的更甚。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八月薇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