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由心生/一个治愈系的灵异小短篇_不落羽【完结】

  《一个治愈系的灵异小短篇》作者:不落羽

  文案:

  相由心生,境随心转;命由心造,福自我召。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搜索关键字:主角:毕然 ┃ 配角: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一章

  这是一座破败已久的道观,坐落于秭归下属的磨坪乡。对于从城市来观光的游客而言,这一带偏僻又荒凉,几乎没什么人会来这里。

  沿着八字岭,经过飞沙走尘的乌墩街道,走上半小时就可以见到岔向两边的道路。往左那条是道路的顺延,而另一条向右延伸,是一条单调而多石砾的山径。

  这条山径便是通往道观的起点,大约再走个三四条街的距离,道路豁然开朗。

  迎面而来一颗颗高大的古树,树荫旁是一段长长石阶的入口,一块长满古老青苔的石碑坍在那边,碑面的字迹已然模糊。

  那条石阶长得让人心头为之一紧,往上看仿佛一直延伸到了山顶。

  再往深处,白天也显得yīn暗的老杉树密密覆盖了整座山,不管什么时候来,总是沙沙的摇晃着枝叶,无端带出几分森寒之意,如山岩间涌出的冷泉一般教人沁心透凉。

  石阶的终点便是那座道观,或许曾繁荣一时,然而如今也只是荒废一隅的旧观,充满yīn湿瘴气的观里不见一个人影,只余周围林木森森。

  当地的天气多风多云,时常能听见远方袭来的qiáng风,在穿越层层葱郁山林后便如野shòu咆哮般可怖。

  若是在有月亮的夜晚来到这里,大概会觉得整座山在一瞬间就化作了漆黑一片的大怪物,在你头顶盘踞窥伺,随时都可能扑过来。

  现在想来,对于自己为何会走向这座仿佛被尘世遗弃的古观的原因,毕然已经不太记得了。

  或许是因为他的妻子过世后,沉浸在悲恸中的男人便带上了几分厌世qíng绪,只想着孤身远离尘世中的喧嚣生活,而这般杳无人迹的幽静场所恰好契合了他的心境。

  那时的毕然,目中所见、耳中所闻,尽是对已逝妻子的点滴思念。于是一有空闲,他便一个人啪嗒啪嗒的踏上这座古观的石阶,然后什么事也不做,呆呆的度过这忧郁的一天。

  如此这般的日子过了三个多月,仿佛已在潜移默化中成为了一种习惯。

  又一天,毕然一如既往的从这寂静的石阶拾级而上。

  整座幽深的森林遮掩了古旧的观堂和大殿一带的山地,石阶沿着森林穿过长满青苔的死寂坟场,山壁上的赤松高高俯瞰着下方的一切,伸展的枝桠附有此起彼伏的蝉声。

  毕然听着耳畔的蝉鸣,进入道观寻了一处蒲团坐下,没有目的,放任自己沉沦在失去控制的思绪里,就这么过了半天。

  等他回过神,太阳已经沉向林海的另一端,只剩几丝残余的金光,直直映入他的眼底。

  又过了一天。

  毕然低头自嘲一声,起身拍拍裤子上的灰尘,然后慢慢走出了道观。

  观外天光渐暗,huáng昏暮色掩映上这座寂静的古观,倒显得比周围的山峦老林更为幽暗yīn深。

  他正打算就这样离开,忽然听到不知何处传来了低低的呜咽声,在这杳无人烟的山林隐约可闻。

  毕然心中一惊,观察周遭却没有发现什么异状,刚想着或许是错觉,然而却更清楚地听到了属于年轻女子的啜泣,好像还在断断续续的努力解释些什么话语。另外还有个老者的声音,听上去却是一股子斥责的语气。

  毕然轻轻吸了一口气,一阵难以言喻的诡异感自心底升起。

  这地方他来过不知道多少次,从未遇到过半个人影,确确实实诠释了什么叫做“人迹罕至”。

  然而此刻,在这么荒凉僻静的地方,在这暮秋余晖将尽的huáng昏,竟然会听见这么不可思议的……人的啜泣声和吵架声,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毕然下意识想要听清他们在说些什么,脚下的动作不自觉的放缓了,渐渐的,那边又传来了第三人的声音:“不要!我不要阿宁姐姐被爷爷骂!”

  虽然话语依旧断断续续的,但其中的稚嫩意味却无法隐藏,说话的人是一个年纪尚小的少年。

  一想到还有个孩子,毕然先前的惊怖感便慢慢褪去了,取而代之的是难以遏制的好奇心。

  他继续朝声音的来源探去,很快发现声音是从不远处的森林里传来的,那旁边是一大片显眼的墓地。夕阳的余晖映见在几座墓碑上,远远望去闪着忽青忽白的光芒。

  毕然小心翼翼的穿过绊人的糙丛走进坟场,藏在一根粗壮的树gān后,终于在五米开外——一座引人注目的大坟前,看到三个陌生人伫立在那里。

  其中一人是穿着棉质短袄的老爷子,好像就是他一直在骂人,布满皱纹的老脸犹带怒气;还有个年约二十四五的年轻女子,应该是之前听到的“阿宁”。她低着头正在啜泣,看衣着打扮像是大户人家的女佣。

  阿宁的身边站着一个约十二三岁的少年,正满眼含泪的望着老爷子,从老人和女子的举动看来,总觉得他们对这位少年十分殷勤,或许就是他们的小主人。

  未戴帽的少年露出了一头柔软的黑发,面容秀美,细致的手足和苍白的脸颊让他看起来像是个柔弱的女孩子。

  但只要不刻意存着恶作剧的心思,大多数人都能认出少年的真实xing别。他一对长长的睫毛下是凛然的双眼,即使此刻含泪也掩不住英气。

  听到少年的求qíng,老人在一声叹息后将目光转向那座坟墓,神qíng带上了几分不忍。

  他的左手提着一个装满水的铁桶,开始迅速泼洒桶里的水冲净墓石,边洒水边喃喃自语。

  这一回毕然听得十分清楚,老人的语速很慢,用低沉沙哑的声音对女子说:“说什么好可怜、好可怜的,结果自己第一个先哭了出来!真是傻孩子啊,就只会呆呆杵着不说话……”

  “够了!爷爷!不要这样骂阿宁,我已经不哭了嘛……”少年看起来很关心那位女子,打圆场似的说道。

  老人失笑道:“少爷啊,老爷子我可不是在骂人哪,还不是阿宁说话太莫名其妙了,才忍不住念了她几句……”

  他边解释边放下铁桶开始点火,一缕香烟从墓前袅袅升起,在将暗的昏暮中显得极其幽微。

  “可以了。少爷,祭拜吧!”老人嘶哑着嗓音说,“哎,今天还是太晚了,下次要早点来,不然每次都只能赶时间跟夫人说上几句话……少爷,快来拜拜吧!夫人已经等你好久了!”

  接下来便没有什么大动静了,只有风chuī过树梢的沙沙声,偶尔有呜咽声传来。边哭边以衣袂掩面的阿宁,又开始嘀嘀咕咕的似乎在絮叨什么。

  而同时,少年悲伤的哽咽和老人安慰的声音,也如呓语般低低传入毕然的耳里。

  “请不要哭了。少爷是好孩子,好孩子不要哭。往生者看到你的眼泪,心里会有牵挂,就不能成佛了。来,再拜一次,对对,少爷是好孩子,好孩子不哭喔。”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