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丝绕孤灯_羽妃娘娘【完结】

  《青丝绕孤灯》作者:羽妃娘娘

  文案:

  这是一个郎儿、哥儿都可嫁人的褚怀国。

  白然是陈茗轩的郎儿,南诗是左允的郎儿,他们四个人的关系是换了又换,变了又变。

  陈茗轩喜欢南诗,这是四人之间都知道的秘密,而白然喜欢陈茗轩的事,也是四个人都明了的事qíng。

  原以为这种关系保持着就好了,却不想,在左允登上皇位,封南诗为皇后郎郎后,一切都变了,白然庆幸,他可以光明正大的讨好他了,但是不是,一切都不是这样的。

  终于在南音的挑拨里,该有的恩怨都挑明了,这一切来的太快,又散的太快,只在一眼之间。

  这一场是非恩怨里,白然没有错,其他三个人更没有错,可是就是有了不想见到的结果…

  这是我第一次在晋江文城发文,写的不是特别好,还请见谅,我是羽妃。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生子 nüè恋qíng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白然、陈茗轩 ┃ 配角:南诗、左允 ┃ 其它:南音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一

  幽暗的卧房里只有一扇窗,清晨的阳光温柔地透过它折she到了chuáng上正在浅眠的人儿身上。

  轻抿的嘴角,不自然的皱着眉头,有些清秀的脸上,没有多少血色,有些不符他年龄该有的模样,有些憔悴。

  “咚咚”屋外的门被敲响,随后便传来了侍女的声音:“郎儿,该洗漱了。”

  “知道了。”白然早醒了,常年的不安稳,让他早忘了踏实的感觉。白然起身的时候,不经意间扯动了下半身,火辣辣的感觉从私密处传满全身,腰间的酸胀感更是雪上加霜。

  白然qiáng压着发抖的身子,俯下身去捡脱落在地上的衣服,一场jiāo欢过后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有些触目惊心的留在了他的身上,有新有旧也有刚结疤。

  白然起身就朝早已备好的热水,将刚穿上的衣服又脱下,踏入了水中。泡了会,他才伸手摸向自己的□□,qiáng忍着不适感,一点一点的将昨晚留在身上的东西扣出来,待清理完后,他就早已没了力气,沿着池边,静静的趴了会。

  白然看着自己现在的模样,觉得有点可笑。在jiāo欢上看来他总是这样自己,每次做完就走,不顾自己的感受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完事还骂他贱蹄子。贱了吗?白然不知道,可能喜欢他本来就是一件轻贱于自己的事吧。

  “郎儿,该起身了。”侍女听屋内许久没有声响,生怕主子着凉,便敲了敲门,提醒道。

  白然回神后,捧起水将脸埋入掌间,感受有些变凉的水温……

  过了会…

  “进来吧。”白然拿起一条gān净的步,擦拭脸上的水珠,才开口准许她进来伺候自己。

  推门进来的侍女安静的给他穿戴好衣服,不说一言一语,他早习惯了,这副身子,该又谁来自重呢?

  “郎儿,早膳备好了,该用膳了。”侍女提醒道。

  “嗯…”

  饭桌上没有人,只有他一个人,和一个侍女,冷清清的,好像就该这样才符合他的xing子,冷冷淡淡的,不求任何,不讨任何欢心。

  “郎儿?郎儿?!你怎么了?!来人啊!来人啊!”侍女惊呼,好端端的怎么就晕倒了

  “他怎么了?”刚从外面不紧不慢的走进来的男人,微蹙着好看的剑眉,语气有些不耐放的问了在诊脉的御医。

  “嗯~”御医刚想开口,白然就醒了过来,刚好打断。“这是怎么了?”白然有些迷糊的看了下四周,他记得他明明是在用膳,怎么就躺到了chuáng上来。

  “不打紧,你刚刚受孕,身体虚,正常。”御医轻声的说道。

  “你说什么?!”白然跟陈茗轩同时说了出来,白然眼神暗了暗,有些讽刺,他们什么时候这么合拍过了?

  “恭喜,郎儿受孕,已经一月有余了。”御医笑呵呵的道喜,白然不自然的伸手摸了摸没有平坦坦的腹部。这里,什么是有个孩子了?还是他跟他的孩子。

  “拿掉。”还未等白然回神,就听见陈茗轩不带任何qíng绪的话,让白然寒意四起。

  “为什么?!”白然终于有了第一次的忤逆。

  “因为你不配!”陈茗轩眯起眼睛大量了一下白然,白然在他的眼神下不自然的挺直了腰板,僵硬的像个即将被处死的人,事实上,也确实如此。

  “我是不会拿掉的。”白然直视陈茗轩的眼睛,倔qiáng的回着话。

  “这…”御医有些左右为难的看着两人僵持的局面,不知该怎么开口。要知道,在褚怀国郎儿受孕是一件非常难的事qíng,如今这陈大将军居然忍心想拿掉这个孩子,看来是确实不想他生了。

  “要嘛现在拿掉,要嘛就由我亲自拿掉!我想,要是我拿掉的话,结果会比现在的…还要不想看到吧?”陈茗轩朝着白然走去,看着一步一个脚印,像是一刀一刀的刮在白然的心间。

  “求你…”白然紧咬着下嘴唇,紧拽这被子的手,有些泛白,拼死才用牙口间蹦出的一句求人话,他这一生从未求过谁,为这孩子,值了。

  “嗯?”陈茗轩也有些惊愕,这xing子一向冷淡的他,也有求人的时候?不过,好像求错了人。“你觉得…我会答应吗?”陈茗轩挑眉看着白然,站在chuáng头不再向前。

  愣愣的看着陈茗轩几眼,掀开了被子,下了chuáng。一双白玉的脚,踏在了gān冷的地上,看着陈茗轩,直直的跪了下去。

  “求你…”白然说完紧咬着下唇,愣愣的看着陈茗轩,他不在乎旁边是否有人,因为他从来就没有在下人面前给过他尊严,但是这一次,他心寒了,是他自己将尊严捧到他面前,任由他来践踏的。

  陈茗轩显然没有想到白然挥这么做,一直之间,竟有些呆愣,但是久经沙场的他,依旧掩饰的很好。“哼,贱蹄子。”陈茗轩不屑的说了句。“麻烦李太医跑这一趟了,陈某还有些事,就不送李太医了。”陈茗轩拱了拱手,示意了一下。

  “不麻烦不麻烦,那李某就先回去了,这里有服药,照着剪就好了,李某就先回去了。”御医收拾着药箱,递给侍女一副药,拱手就退下了。

  此时屋里,就只剩下白然跟陈茗轩两个人无言,白然依旧僵直着身子跪在陈茗轩的面前,因为他不敢松懈,他害怕接下来就是陈茗轩亲自动手了。

  “行了,别跪了,既然你要留下,那便留,不过从今日起,你就去暖玉阁住,我这里,不待闲人。”陈茗轩捏着白然的下巴往上抬,冷冷的看着白然。陈茗轩不喜欢被威胁的感觉,但是莫名这一次,他居然答应了下来。

  “多谢…”白然看着陈茗轩,原先暗下去的光,又重回来了,这是他预料之外的事qíng。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