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什么故事_yy水月【完结】

  《没什么故事》作者:yy水月

  文案:

  同事在看微微一笑很倾城。

  对我说,电视里的大神真帅真好。

  我对她说,现实游戏的大神可不那么美好。不如。

  我也给大家讲一个故事。

  内容标签: 游戏网游

  搜索关键字:主角:小衫,十七 ┃ 配角:十五,小七,美景,绿儿。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上

  刚玩这款游戏的时候,是两年前。

  三测结束后半年,不删档内测千呼万唤始出来。

  那时候还没有现在这般所谓的功力系统,对于第一次玩这种古风仙侠大型网游的小衫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新鲜和刺激。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登入游戏的时候,看着屏幕里如此bī真而又虚拟的山波浩渺、万里河山,不禁心中激dàng地想,“这就是江湖啊!”

  如今他坐在空无一人的杭北擂台前,身后是去年更新版本冒出来的土豪排行榜雕像,屏幕里还是那般bī真而又虚拟的山波浩渺、万里河山,却山不是山,河不复河,小衫想,“也许,这才是江湖吧……”

  删除陪伴自己两年六个月的角色,就像亲手扼死从出生就一直喂养到大的奶猫,多少日夜的心血,到删除时,不过就是鼠标一点,这一点有多疼,大概就像在心窝里捅了一下刀尖儿。为什么疼呢,因为除了花了钱,小衫想,我大概真的动过qíng。

  曾经他在这里,拜了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师父。

  现在想想,师父其实是个挺放羊的师父,当时只顾着陪拳师妹子玩儿,也就教了小衫基本cao作,还是拳师妹子见小衫初来乍到,把一个网游玩得跟单机一样,才拉着小衫一起玩儿。

  三个人在雪山里跳过天坑,火山森林里追过兔子,蜀川的空城里玩过家家,找了个没有npc的小城,寻了个二层的小客栈,妹子说我要这间房,师父说我要那间房,小衫说那我就要这一间,明明都是成年人,到了游戏就变得和孩子一样。

  到了晚上,月上中天,三个人在屋顶打字聊天,师父人脉广,又叫来几个朋友,七七八八的人开始在屋顶上chuī笛子,弹古筝,满世界都是一闪一闪亮晶晶和两只老虎,震耳yù聋。

  小衫和师父都是道士,妹子是拳师,师父和妹子总是比武切磋,小衫就静静在一边看着,偶尔两人打剩的副本带带他,日子就这么愉快的过去了。

  小衫觉得,难怪人人都上瘾,这网游真好玩。

  直到有一天,拳师妹子突然不玩了。A了,AFK了,远离键盘,总之,就是走了。

  说走就走。不留任何余地。不听任何劝说。

  头像说黑就黑,人物说删就删。

  师父很受打击,小衫忍不住问,你喜欢她吗?

  不是啊。师父尴尬地解释,你不要误会,我和她就是朋友啊。但就是真的把她当朋友,朋友突然不玩了,就很难受。你能理解么。

  小衫说我不太理解。师父只是笑。

  然后师父说,我也要走了。

  小衫突然就懂了。那一瞬间鼻子有点酸。只是个游戏,小衫在电脑前不断警告自己。可是。

  “别走啊。”

  小衫恳切道,“你也是我的朋友。你走了。我很难受。”

  师父笑,“你也不能总和我混啊,你可以在游戏里找个qíng缘陪你嘛。”

  意思就是游戏里找个老婆呗。

  小衫想,我是个那啥。又不敢说。家里人不敢说,同事同学不敢说,到了游戏里也不敢说啊,男的不敢说,女的就更不敢说。

  “我不找。”

  之后小衫开始劝说师父不要走,就像师父之前劝说妹子。然后结果都是一样的。

  小衫突然就明白了一点感受。

  具体的,说不出来,反正就是,难受。

  小衫在擂台打坐,看着师父们的那群朋友比武切磋,几个熟悉的朋友过来,小衫这是怎么了。

  “师父A了。”小衫当前打字说,“难过的想哭。”

  “还会有新的师父的。”有人劝他。

  “再找一个师父呗,多大点事。”有人嘲讽。

  小衫就是一个劲儿的难受。“我把他当真的朋友,他走了,我真的很难过。”

  后来过了一个月,小衫遇到擂台不太熟悉的白富美,听说了她家房地产商,有钱有势得很,和师父相熟,借着师父的光,小衫和白富美以前也玩过几次切磋,巧了这天擂台无人,只有他们俩。

  两个人都在打坐,不知道怎么就聊起来了,白富美问小衫,“最近总有些嘴欠的人羡慕嫉妒恨,游戏里黑我,你听到什么风声没有。”

  小衫被她那一身土豪金的十万元级别时装闪瞎了眼,摸不着头脑地问,“黑你做什么?”

  白富美懒得说话。

  小衫自从师父走后,一个月又回到了单机生活,这会儿突然满肚子话,莫名其妙地就想和这个有缘的听众说一说。

  小衫说,“我师父A了一个月了,我还是很想他,第一次知道这游戏有人不玩了还会叫我那么难过。”

  白富美冷道,“你多大?”

  小衫,“二十六。”

  白富美震惊,“你二十六?我以为你十六。”

  小衫觉得话风有点怪,小心打趣道,“因为我可爱?”

  白富美冷笑道,“因为觉得你幼稚。”

  然后小衫突然就不知道说什么了。

  心里有点生气。或者说,有一种难言而喻的羞耻,我居然对这个人说了一通心里话,然后她听完觉得我是个傻bī。

  然后想,这个人,我再也不想和她说话也不想和她一起玩了。

  慢慢的,游戏玩了大半年,再笨的萌新也新不起来了。

  就那么简单的游戏机制,摸透了,都能玩的明白。到了这个时候。小衫发现,周围这些人,有人找师父的,有人找徒弟的,好像不像一开始那么单纯的就是小衫那种师父和徒弟。

  现在的师父和徒弟,好奇怪,总是过不了几天就变成师父和师娘。

  随着游戏里成双入对的qíng缘和‘师徒’越来越多。整天在擂台沉迷切磋的小衫也成了出了名儿的单身道士。也是出了名的可爱,或者用白富美的话来说,出了名的幼稚。

  有人看他。小衫就打字问。

  你瞅啥。

  人家说,瞅你咋地。

  不咋地,小衫开始狂点他切磋。

  于是打输了。不服。打赢了。你服不服。

  打着打着,两人加了好友。好友好友。就变成了熟悉的朋友。

  师父的走仿佛一场梦,连带一起带走了当年那个单机的小萌新。

  小衫如今有一大堆的朋友。他觉得每个人都很好。

  陌生人问,小衫这人怎么样?

  陌生人说,人很好啊,和和气气的,就知道切磋。和谁都能打成一片。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