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瑟成_青veE【完结】

  《锦瑟成》青veE

  文案:

  几载金粉俱为泥,誉散人去但空空。

  死亡带来的衰落和留下的骂名皆压于活人之身。

  残喘苟活,一人之力……

  锦瑟华年,五十为半,不过廿五,弦柱难憾。锦瑟成,可以成全到什么地步?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nüè恋qíng深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轲 ┃ 配角:姜衡期,木越,歌回 ┃ 其它: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班师

  初候凉风至,二候白露降,三候寒蝉鸣。立秋三候,凄切寒蝉声声紧,姜与夷然的战事终歇。夷然主于闵城同姜朝老将席坤签下停战协议,立誓夷然百年不过断雁关、百年不动闵城。

  席坤在战报上言明,夷然主拒绝归顺,若硬是令其朝拜于姜,行诸侯之礼,则必举国抗之,至血色淹断雁方休。姜主衡期当下决断,八百里加急的一个“签”字送至营帐,使得征战一载的席坤终是歇了口气。

  议定签毕,礼毕,夷然主带着三千战士向北而去,回到那片荒凉的漠北之地唯一的绿洲。自此,姜与夷然十余年的战争,以姜朝折将八万,夷然损兵十余万告终。

  老将席坤已是六十有五的高龄,须发尽白。自闵城归营时,他一向的铁面终是展了颜,划沙戟在空中劈开一道光,席坤沉厚的声音说出了剩余这六千将士等待了一载的话,那是极为简单的两个字——班师!

  一载征战还,沙下万骨枯。剩下的这六千将士都是姜朝名副其实的英雄,由此姜主特摆宴御华宫,为这些血中滚过来的男儿接风洗尘。

  班师的队伍行在路上,回了姜都,夹道的百姓呼声不断,然萧轲只觉头疼yù裂。

  萧轲掀开软轿的帘子,提手唤来一名将士。那将士拱手在旁,得了萧轲寻席将军至此的指令后便速速追上了队伍最前的席坤,耳语了一番。

  席老将军皱了皱眉,提了缰绳行至萧轲软轿处。

  掀开帘,萧轲白皙得不正常的脸入眼,席坤本想说的话停在了嘴边。他微叹一口气道:“我知你身子不慡利,可这战之功少言也要归你五成,接风宴上皇上若是没见到你,怎会开颜?”

  萧轲牵动嘴角勉qiáng露出微笑,道:“可这酒宴小子如何奈何得了?席将军经这一年的相处,应是知道我的。”

  席坤此时也不好再说些什么,他顿了顿,微微咬唇,似是下了好大决心才接着道:“萧侄,便是给老夫个面子,接风宴上你且待上半柱香,朝臣皆知萧家三子战□□绩斐然,若是你推了这宴,被有心人拿去做了话柄,萧家本就……”

  “那我便待上半柱香罢。”萧轲止住了席坤yù说下去的话,席坤见状也知此言说出实是不合时宜,放下轿帘深喟片刻便离开了。

  欢呼声还在继续,百姓真是一种很奇妙的存在,他们似是什么都不知每年只管着自己的土地或店铺,却又对很多朝中之事了解得极为透彻,真假不必说,但人言可畏怕就是这样来的。

  轿子很是不隔音,但那些百姓似是以为自己耳聋一般,自顾自地谈论着。

  “萧家这三子也是了不得啊,就是自幼羸弱只能行监军一职,要是二子尚在,这战事怕是半年就胜了。”

  “这萧三也是个不怕死的,一介文人也敢去那战场上摸滚打爬?虽说习的是兵书但毕竟也不是行伍里一刀一枪练出的,他这身子骨自小也不好,萧家已是如今这般样子,萧三难不成还以为自己有回天之力?”

  “若说这萧家啊……”

  真是,聒噪啊。

  萧轲扶了扶额,冠带垂下,突然的不适令其忙扯出绢布掩住了口鼻。撕心的咳声被呼声覆盖,萧轲额上冒出细汗,半晌,他重新坐直,将浸了赤色的绢布收入袖中。

  还有,多久呢?月丞是说若自己不悉心护着这孱弱的身子,也就是一年的光景了。

  为什么还是,要活这么久?

  ……

  姜主的接风宴斥了重金,边漠之地苦挨一载的将士见了鱼ròu如同见了爹娘,些许客套后便大吃起来。低着头的将士没有看到朝臣举杯执著间不经意投来的鄙夷,萧轲跟着举杯,又趁着他人不注意倒在一旁。

  山野莽夫,朝臣心中涌动的该是这两字罢。萧轲皱了眉头,暗思果然这不该来接风宴。

  坐在姜主身边的都是近臣,同样,亦都是文臣。而这些姜夷之战的余卒,皆是在数丈以外。

  亘古都不会变的,“军中粗人不知礼数,如何近君颜?”这话,是谁说的来着?萧轲摇了摇头,挥散那些徘徊不去的文字。

  自是觥筹jiāo错,说着说着,话题终于到了自己身上。萧轲心一震,暗道不妙。果然,文丞相举着佳酿近前,眼中的坚定不容拒绝。

  “久闻萧世侄在此战中立下赫赫战功,虽未出一刀一枪,然军帐之内便可决胜千里,尤是在平襄一役中灭敌一千,更陨其将。实在是后生可畏,后生可畏啊!来,文某敬你一杯。”

  平襄……么?

  萧轲本是想着如何推脱,却瞬间被这两个字夺取了全部力量。

  “世侄这般可是看不起文某?”文丞相见萧轲许久不做声不禁有点恼了,想自己堂堂一朝宰相,还是第一次被这样被人拂了面子。萧家人,他肯做到这个地步已是给极了他萧轲脸面,却未想他这样不识抬举。

  萧轲一时也不知如何应答了,君王在前,朝臣在侧,将士在后,这酒……

  主位上的年轻君王抿了口酒,萧轲抬眼即见那目色中的玩味。他晃着酒杯,似是对眼前的尴尬qíng状视若罔闻。

  一时落针可闻。

  “文相,萧轲自幼有疾满朝皆知。”过了许久,明huáng衣袍裹着的那人不急不缓地说道。

  萧轲松了一口气,姜衡期,所以你还是念着些往日的qíng分么?不,也许你是愧疚呢。萧轲不禁自嘲起来,一字一句地不断告诫自己,萧轲,要掂清自己的分量,看清一些,再看清一些。

  主位忽空,那人着huáng袍,踩着缓慢的步子走近。

  姜衡期踱到萧轲面前,挥手令文岸退下。文岸临走前看了萧轲一眼,奇怪的是没有怨毒,不过自己现在这般模样怕也是提不起他文丞相的兴趣了。

  “不过,萧监军此去一载,我姜朝能胜夷然,监军功不可没,朕敬你一杯,萧监军不会不喝吧?”姜衡期嘴角含笑,萧轲嘴角抽搐。

  “轲,遵圣命。”萧轲行了礼,仰头饮尽。烈酒入喉,萧轲终于相信了这接风宴果如人所言,斥重金,醇佳酿。

  压下喉头的腥甜,萧轲身形微颤。笑着道:“轲谢圣上意,既是圣上赐酒,焉有不尽之理。然轲今日确是身体不适,还望圣上恩准轲早些归……家。”

  姜衡期微笑:“萧监军既是身体不适,朕又如何能让监军再度舟车劳顿回萧府呢?来人,扶监军去清宜宫歇着。”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