暮云合璧_月佩环【完结+番外】

  《暮云合璧》作者:月佩环[出书版]

  上册

  多年前救起落崖重伤的燕青阳,今日竟又来了一个,这qíng景让薛易感到似曾相识。不同的是,前者伤了他的心,後者却是让他动了心……於是,薛易竟将自己魂萦梦牵的那张脸,重现在安云慕身上!就算安云慕一心只想利用自己复仇,就算熟悉的脸庞下已是不同的心思,但薛易还是意乱qíng迷了。yù望奔腾,激烈欢爱,能让他再度拥有这绝世容颜,会是老天给他的垂怜?还是他的惩罚?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青阳……请与我满饮此杯。」他喃喃地说,只有近处的人才能听见,然而他的身边却是空无一人,当然也就没有人回应他。

  他苦笑了几声,举起了手中的酒坛,醇美的酒浆从倾斜的酒坛中涓涓而落。

  他仰起头,想要以口相接,但醉意已到了十分,酒浆没有入口,反倒浇了他一头一脸,索xing反手一扔,将酒壶砸碎。

  酒液混合着不明的液体,沾了满脸。

  心爱的人三天前成亲,这几坛酒原是贺礼之一,但最终还是没有送出,只是私下去见了对方一面,问了藏在心中多年之久的几句话,果然得到了意料之中的答案。

  苦恋那个人多年,即使对方怀着别人的孩子也不介意,可是到最后,终究只是奢望。

  看到那个人忧伤的眼睛里终究染上几分甜蜜温柔,投入了另一个男人的怀抱,薛易就恨透了自己。

  他相信,只要有更好的选择,青阳绝不会选择那个大魔头,但自己根本不值得青阳托付。就算他医术卓绝又能如何?就算他富可敌国又能如何?就算他温柔体贴又能如何?

  在青阳江湖落魄,无处藏身的时候,根本不敢投奔他,只怕牵连到他。没有绝顶武功,没有无边权势,其他的一切都是虚无。

  连自己想要的人都保护不了,还算什么男人?

  他踉跄了几步,忽的跌倒在地,酒坛的碎陶片擦伤了手,他却浑然不觉,伸手去摸流淌了一地的酒液。

  「酒……我的酒……」

  醉醺醺的声音掩盖不了内心的绝望和痛楚,那个人嗓音仿佛还温柔地响在耳边:「薛神医,不必为我担忧。如今我变成这般平凡模样,他还能待我很好,可见是真心喜欢我的。其实红颜白骨,瞬息刹那,长得再好看,也不过十年八载就会变老变丑了。那副皮相虽好,我却不再想恢复。谢谢你。」

  薛易自然不会相信他。身体发肤是父母所授,容颜细微之处更是记载了多年xingqíng和经历,岂能说放弃就放弃的?说到底,对青阳来说,他在那般容貌时,曾经承受过来自乔玄冰的伤痛,所以下意识地逃避。另一方面,也是清楚明白地告诉薛易,不需要他为他再动刀圭之术,不愿再与他相见。

  他知道,当初的自己若是能遵循心中意愿,不顾一切地带着燕青阳远走天涯,就不信乔玄冰能找到他们。

  然而他无法抵挡心中的害怕……他怕青阳受尽奔波之苦,怕自己武功低微,无法护得住青阳周全,他更怕的是自己的外貌、权势、能力种种,比起乔玄冰相形见绌,给不了青阳想要的幸福。

  犹豫踌躇,这是普通人的通病。当年师父曾经说过他,下针之前思虑重重,虽然更加稳妥,可是也容易错失医治的良机。

  他们薛氏一脉,一生只会有一个衣钵弟子,医术高绝可以出师以后,就可以继承这个名号,所以江湖上一直传闻薛不二是个医术通神的前辈高人,但他其实并不算太老,去见青阳之前,还特意修了面,自觉清俊了许多,可是根本没有入青阳的眼。

  如今想来,青阳那般温柔细致,又怎么会注意不到?他是一直明白自己心思的,只是一直不愿接受,这才绝口不提,只盼自己彻底死心。

  然而哪有那么容易死心?

  薛易苦笑了一声。他们已经认识了七年。那么漫长的时间,甚至足够两个陌生人从有qíng人厮守到心生怨怼。

  他自嘲地笑了几下,放纵着醉意,向一坛没开封的酒坛子跌跌撞撞地走去。

  「师傅,师傅!」门外忽然传来药童敲门的声音,发现他没回应,连忙推门进来,「师傅,有人在附近山崖坠落,伤势好像很严重,您快去看看吧!」

  薛易去见了燕青阳一面以后,便顺道到此处的冷翠峰等待一种糙药开花。其实此花要开还要再等三个月,时间还早。他徘徊在此地的真正原因,也只不过是因为,这里还没有出天山,周遭糙木依稀和青阳分别之时依稀相似。

  薛易的醉眼闭了一闭。他依稀记得,当年的青阳也是昏倒在他面前,只是那时是大雪纷飞,青阳从山崖掉下来也没有大碍。但现在,外面并没有下雪。

  他醉醺醺地道:「死了吗?没死叫他早点死!」

  那药童名唤紫芝,没有收为弟子。他名下只收了一个徒儿,但那弟子来头甚大,做不了衣钵传人,也不能经常在他身边伺候,于是又收了五个药童,用来为他种药煎药。耳濡目染之下,这些药童都深知药理,无论哪一个出去,都是可以独当一面的杏林圣手。

  其实他之所以为了钱收一个官宦之子为记名弟子,也没有认真地寻找衣钵传人,真正的原因是因为祖训,衣钵传人必须是自己的子女。薛易的师父,其实也正是他的父亲。所以神医一脉会有这么奇葩的规矩,每一代都必须叫「薛不二」的名号。试想薛易的弟子采言,身为巡盐御使之子,又怎么可能接受自己被改名换姓?

  不过,他们这一脉独有一种疗伤手段,是藏在血脉当中,无法传授于人的,倒并不是门户之见。薛易会对燕青阳产生好感,也是在知道对方可以男身产子以后。后来求而不得,便越陷越深。当他整个人都陷了进去的时候,反倒忘记了自己最初的目的,只是想找个温柔体贴的媳妇,生个传人。

  紫芝忙道:「还没死,浑身都是伤,血ròu模糊的……」

  连紫芝都觉得严重的伤势,那多半是不好治的。

  薛易摇了摇手,他现在醉得一塌糊涂,多说句话恐怕都会吐出来,又怎么能给别人治伤?

  紫芝小声道:「这个人身上的衣裳都被树枝划破了,但是看得出是个有钱人,他手上的玉扳指都很名贵……」

  「不治,让他死得远些!」薛易舌头都大了,连自己也几乎听不清自己在说什么。

  紫芝十分为难:「他昏迷不醒了,怕是走不动,脸也被尖石划伤,连模样都认不清了,年纪更看不出来……」

  薛易正待拒绝,听到最后一句话,身形忽然僵住。

  虽然他走南闯北,也曾路遇许多伤者,但像这种从悬崖上掉到他面前的,并没有多少人。燕青阳是其中之一,当年青阳的脸并没有受伤,却请他将自己绝顶的容貌遮住,如今,却有一个脸上受伤的人出现在自己面前……

  青阳,是你吗?

  鬼使神差地,他扶住了紫芝的肩膀,醉意却还没消:「他在哪里?带我去看看!」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