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谋_夜夜不洗澡【完结+番外】

  《qíng谋》作者:夜夜不洗澡

  文案:

  世人都言两眼一翻,死了便一了百了。

  这句话放到徐子意身上,很是不灵验。他做梦也没有想到,不但不能投胎,还要借尸还魂顶着这个弱jī的身体去给人家当家奴。

  “哎呀,我的祖宗,您老人家是去了结尘缘的,又不是去成亲的,要那么挺拔的ròu身作甚?”黑无常如是说道。

  徐子意叹了一口气,算了算了,凑合着用吧。

  诶诶,辛府那个唇红齿白,yù语还休,见风即倒的病公子是怎么回事?怎么越看越顺眼?越看越qíng迷了呢?

  徐子意咬牙切齿地想:一定要把他给办了!

  于是,徐子意被办了。

  辛府老管家表示:公子你能不能……能不能节制一点……城西的木匠现在都不gān活了,光靠修咱们府里的chuáng便发家致富了……

  辛公子:(づ ̄3 ̄)づ╭?~

  徐子意:( ⊙ o ⊙ )!

  管家:(*^__^*)! ……

  内容标签: qíng有独钟 欢喜冤家 因缘邂逅

  搜索关键字:主角:徐子意,辛奕颛 ┃ 配角:苏尚,无名无姓的管家, ┃ 其它:被攻,猪吃老虎,你不是攻,你是受,美人,鼻血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1章 第一章:还魂

  都说人一旦死了,就与这尘世间毫无瓜葛了。

  不论是隔壁街住的沈家老爷老当益壮又添了个大胖儿子,亦或是沉烟楼的厨子又研究出了新花样的菜式……饮了一碗孟婆汤,前尘往事,都随着奈何桥下的流水,一应不知去向。

  三生石畔,奈何桥旁,常常魂满为患,形态万般。贫穷潦倒的饿死鬼将那碗无色无味的汤抢过一饮而尽——huáng泉路上总不能做个饿死鬼,权当填肚子了。也有生前煊赫尊贵无比的贵胄之流皱着眉询问能否换个碗——譬如玉碗啥的?再不济瓷的总有吧?更有尘缘未了的痴男怨女哭哭啼啼一步三回头好生肝肠寸断……孟婆是个老手了,对这些新魂的反应司空见惯,连眼睛也不抬,低眉顺眼,横手就是一碗满满的汤——不分贵贱,不分老幼,喝了汤,过了桥,就是另一个往生的所在,莫要执迷不悟了。

  徐子意百无聊赖地排着队,身前身后,都飘着一眼望不穿的魂魄长队。他的内心不见得有多伤心,毕竟人死不能复生——但遗憾总还是有的,正是风华正茂的年岁,突如其来的一场急病便将这一切席卷着翻过去了。

  低头瞧了瞧那破破烂烂的碗,上面似乎还残留着排在前面的姑娘留下的口脂印子。正要将碗往嘴里送时,身兼多职的鬼差黑无常身未到声先至,如疾风般一句“碗下留魂”瞬间将徐子意手中的碗打翻,倒了个一滴不剩,随后又拎小jī似的将徐子意带离了奈何桥。

  徐子意才知道原来鬼魂也会做梦。梦里他腾云驾雾,一脚踏进云端,肆意潇洒得很,一个留着白胡子的老神仙正笑眯眯地看着他,老神仙身后,还跟着一条金色的巨龙,那金龙瞪着一双比孟婆破碗还大的龙目,正兴致盎然地看着他。

  徐子意只觉得有些熟悉,绞尽脑汁回想之后却又发现毫无印象,因着自己是个孤魂,说不定熟络一下还能混个好胎,便吊儿郎当地开口问道:“不知两位仙人找我何事?”

  那金龙一听徐子意开口说话,龙目眯了眯,发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呼啸。霎时一阵狂风袭来,差点将jīng神矍铄的老神仙给掀下云层去。倒是徐子意异常迅捷地捂住了耳朵和避开了狂风的轨迹,动作自如,一气呵成,连他自己都微微诧异。

  老神仙捋了捋被chuī得打结的胡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二……徐子意,是这个名字对吧,呃,那个……”他一双眼睛滴溜溜地转,半天也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末了,又朝身旁的金龙挤眉弄眼,模样十分滑稽。

  徐子意心想这神仙也太不靠谱了,要不是现在身在云端,这个老头怎么看都像未出师的江湖神棍。同时也在心里感叹,怎的这样的货色都能当神仙?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为了避免自己被传染,他施施然地行了一个礼:“两位高仙,告辞。”

  那老仙一见他要走,急忙拽住他,大概是急了,连说话倒也顺畅了:“徐子意,你知不知道你有一段qíng缘未了,是投不了胎的?”

  徐子意停下脚步——那老神仙瘦的跟皮包骨一样,力气着实大,他不停下也走不了。

  “哦,还有这等事?”徐子意看着老神仙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挑了挑秀眉,语气中充满了质疑。

  老神仙见徐子意一副我好想知道你快告诉我的模样(?),忍不住露出一丝得意的笑,俨然一副天机不可泄露的模样,颇为得意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大金龙,完全忽视了金龙那双逐渐眯起巨眸,高声说道:“当然啦,不过我……咳,老仙念在你我往日毫无jiāoqíng的份上,有意拯救你于水深火热之中……”

  那老神仙还在滔滔不绝地讲着废话,徐子意似乎已经听到金龙磨牙的声音了,心里默哀了一声,悄悄走远了。

  果不其然,最后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金龙挥起一爪子将老神仙结结实实拍下了云端,连呼声都没来及听见,一阵风刮过来,老神仙瞬间不见踪影。

  徐子意乐了,还没来得及嘲笑,意犹未尽的金龙又一爪子扇过来……

  辛府别院自前两日起全府上下便没个消停,辛府的大公子,素有“当朝第一美男子”美称的辛奕颛某日突发急症,一口淤血吐出,而后便昏了过去,至今昏迷不醒。连宫中最拔萃的御医都束手无策。

  他爹——也就是辛尚书此刻满脸愁容,眉头皱得可以夹死一排苍蝇。早在前两天,他还中气十足地怒号着老天不长眼天妒英才,到此时他已经毫无力气去责怪什么了,将祖宗十八代挨个上了香不说,还将各路神仙统统拜了一遍,只求自己儿子这次能够脱离病魇,早日康复。

  兴许是上天听到了他的呼声,终于在今日天光大亮时,辛奕颛转醒了。

  “老爷!夫人!公子醒了!”在一旁打盹的丫鬟一见自己公子醒了,揉揉了双眼,确认不是自己眼花后,也顾不上礼节,飞也似地跑出里间,大喊道。

  痴梦清寒,夜深露重,已经记不清是第几次又梦到已故之人。辛奕颛睁开疲惫的双目,只闻见满室安神的药味,窗户半开,刺目的光线透进来,若gān人影走来走去,嘈杂声不绝于耳……一切都是如此真实,将他从无尽的梦境里抽离出来。他的心像是突然被剜去了一块,空落落的,连常年习以为常的药味此时都觉得有些刺鼻。

  “奕颛,你觉得如何?”辛尚书顶着着黑眼圈,轻声问自己的儿子。在他身侧的辛夫人眼睛肿的跟核桃似的,一言不发,一个劲拿着手帕擦拭眼泪。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