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夫君是摄政王_梦寐迢迢【完结+番外】

  《我的夫君是摄政王》作者:梦寐迢迢【完结+番外】

  备注:

  去当细作却爱上敌人怎么办?

  作为一个有职业操守的细作,爱上敌人?不存在的。我就是饿死,死外面,从这里跳下去,也不会爱上摄政王的!

  后来:嘶~真香!

  成亲多年发现王妃是细作怎么办?

  能怎么办?娶都娶了,还能离咋地?

  正剧?

  错,全文搞笑逗比路线。

  相爱相杀?

  假的,咱只爱不杀。

  nüè?

  大错特错!都是糖。

  一周至少2更,上不封顶。

  内容标签: qiángqiáng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景辕,沉胥(慕容胥) ┃ 配角:晋骁,慕容凌 ┃ 其它:互宠,轻松,搞笑,摄政王

  ==================

  ☆、楔子

  “皇上身体抱恙,今日早朝由摄政王代为主持!”

  五更天,金銮殿。

  太监总管尖细的嗓音叫醒北商皇宫这一天的清晨。

  初升的红日被乌色的云遮住光芒,透出来的是颓废的橘色,再无往日艳丽,就像如今的慕容皇室。

  “既然如此,那便开始吧。”

  声音是从龙椅右边拉起的紫纱里面传出。

  慵懒,沉稳,悠扬,空灵。

  金銮殿作为历朝皇帝早朝的地方,装潢布置都之于其他宫殿更加华丽气派,也更加严肃。当然,严肃只是曾经。

  现在的金銮殿,被改造成了摄政王的别院。

  架起的紫纱,就是为了他的男宠。

  先王登基前便饱读诗书,曾四海云游教学,登基后整肃宫廷,风气严谨。但那也只是曾经。

  现在的北商国,朝堂内是摄政王的人,朝堂外是摄政王的人,上朝的是摄政王,批奏折的是摄政王,处理事情的也是摄政王……谁不知道?当朝的皇帝,是个空壳皇帝,当今的太子,是个傀儡太子。

  紫纱外,大臣们朝服整洁,神情肃穆。紫纱内,衣不遮体的少年倚靠在身穿金丝蟒袍华服的男子怀里,剥好的葡萄放进男子嘴里,男子缓缓将葡萄嚼了咽下,把目光移到怀里的少年身上。

  “王召说徐刚玷污了他的妻子,徐刚又说是王召的妻子勾引他在先,两人各执一词,又都没有证据。胥儿觉得,该如何办才好?”

  “杀了。”少年剥葡萄的手连顿都没有顿过。

  景辕道:“缉拿徐刚,明日午时处斩。”

  有大臣道:“王爷不可啊,徐刚乃朝廷大臣,那王召只是一介百姓,怎能听百姓的一面之词?”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前一句话正义凛然,后一句话,就很偏袒了。

  “更何况,胥儿说杀了,你们没听到吗?”

  众臣默。

  半个月前,摄政王就下令,沉胥这个名字,与摄政王等重,他说的话,就是摄政王的命令。

  没有人敢有异议。

  “以后这样的小事就不用在早朝奏了,散朝。”

  景辕起身,牵起少年的手,先于众臣离开金銮殿。

  所有人都说,沉胥是飞上枝头变凤凰的麻雀。

  沉胥闻言不生气,还颇为赞同地点点头,“没错,傍上你们王爷我就是为了变凤凰,不服,你也傍一个试试?”

  ☆、初入王府(1)

  事情要从一个月前说起。

  沉胥是个名人,北商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他的出名不是因为成立了断月楼,也不是因为开青楼赚了大钱,而是因为他是北商国第一个断袖。

  所有人都说,断月楼楼主开青楼就是为了赚钱,赚钱就是为了养男宠,养男宠就是为了放青楼里为他赚钱……

  断月楼里的人,除了吴长老和止砚,大多是富有经济头脑的生意人。

  生意人,自然是希望赚更多的钱,于是楼里就有人提议:“这五年里我们将生意做遍大江南北的县城,可县城终归是县城,不如昱城,客流之多,乃达官显贵最集中的地方。若在昱城开一间青楼,保证收入不低于县城的三倍。”

  吴长老摸着花白的胡子:“不可。昱城乃皇城,天子脚下动土不是儿戏。”

  “可是如果局限于小县城,我们实力得不到发挥,不利于断月楼日后发展啊。”

  吴长老神色严肃:“将手伸向昱城,若幸运还好,就怕一不小心得罪摄政王,到时别说断月楼,连项上人头都不保。”

  “成大事者需冒险jīng神,为了断月楼日后的发展,何不一试?”

  “我们得罪得了皇帝,得罪不了摄政王!”

  “……”

  众人争论不休,沉胥哈欠连连。

  “楼主以为如何?”吴长老转过头来。

  沉胥一个激灵醒过来:“啊……那个……”他用求救的目光望向自己的贴身随从止砚,止砚无语,但还是小声提醒他:“楼主,长老们在讨论是否将青楼开到昱城。”

  “嗯,右护法说得对,成大事者需有冒险jīng神。小小一个摄政王,怕他做甚?”长腿一伸,下巴一扬:“倾世无双摄政王,乃吾之姘头也。”

  举楼震惊。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强强耽美文 甜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