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云纪_齐风青水【完结】

  《穆云纪》作者:齐风青水【完结】

  备注:

  一个是称霸天下的西秦共主,一个是命运多舛的大周辰王。

  韩弋与云珧在战场上共过患难,在朝堂上携手对抗过qiáng敌。

  天子无能,诸王争斗不休,韩弋本想带云珧逃离俗世纷争。

  没想到随着秘密各个揭破,身边的人竟是一切的罪魁祸首。

  为了阻止云珧的疯狂,韩弋不得不拔剑与他为敌。

  却发现云珧所图不过天命二字。

  热血成长君王攻X外柔内刚病娇受

  伪权谋,真狗血,攻受互相倾心。

  主攻 1V1 HE

  慢热 剧情流(百度搜索“魔爪小说阅读器”或登录 mozhua8.com 下载最新版本)

  ==================

  ☆、第一章(改)

  周天历三百九十三年秋,惠帝已经登基了二十三年,自二十年前的宁王之乱后,天下已然太平了近十年,大周武帝立国分封七十二诸侯,经过近四百年的岁月,如今所剩诸国中又以东齐、南虢、西秦、北晋、正泽、宋商六王为首。

  彼时,东齐王姜太白以姬夷吾为相,联合江东八国称霸一方。北晋王公孙诡用祁为之计,尽灭桓庄之族,结束了北晋三十年的动乱。

  而在天子帝都的西北,西秦的虎láng之骑尚未攻破北晋的韩原城,韩氏一族还稳坐北晋六族之首。

  此刻,韩原城的司理左监孟庆正被两件烦心事所困,他焦躁的在大理司大堂内踱来踱去,一抹愁云在他眉间挥之不去。

  韩原乃韩氏封地,天子亲赐的韩侯对这千里封地有着生杀予夺的大权,如今的韩侯名叫韩定伯,韩氏自韩万起家,一直以来都是北晋王的左膀右臂,韩定伯的父亲更是官居太宰。

  即便韩氏有着位极人臣的荣誉,但韩定伯却有着一个寻常人都有的烦恼,而这个烦恼如今变成了孟庆的灾难,韩定伯膝下唯有一子——韩弋,而这困扰着孟庆的第一件烦心事便是来自于这位韩小侯爷。

  韩氏子弟极擅弓箭,当年韩定伯夫人怀孕之时梦见神人以飞缴she中鸿鹄,于是便以一个“弋”字为儿子取名,而韩小侯爷自幼便如同这名字一般,像一支脱了靶的飞箭般让人捉摸不透。

  韩弋自小聪明过人,韩侯对他更是寄以厚望,孟庆听说当年韩小侯爷到了学龄,韩侯不惜耗费千金给他请了十二位德高名盛的老师,三人教弓马,三人教礼乐,三人教经书,三人教术论,可韩小侯爷骄纵好动,做事出人意表,不到一月便吓跑了十一个,唯独一个教风雅礼乐的老师留了下来。

  众人皆好奇这位老师如何能忍下来的,等到韩侯得空前往一看,才发现这位老师教的净是些靡靡之音,而韩小侯爷更是听的津津有味,气的韩定伯直接将这老师打出了侯府。

  韩小侯爷算是六岁定了终身,而他母亲也非常人,韩定伯对夫人又是十二分的纵容,往后的日子里韩弋的师傅换了一批又一批,而韩小侯爷飞鹰走马游戏人间,琴音美食过得是好不快活。

  两月前,韩小侯爷年满十八,韩侯不知受了什么刺激,猛然觉得不能再放任儿子如此混下去,便遣了他来大理司任职,大理司管辖韩原城内的治安,同时执掌刑律,作为韩侯世子,韩弋如要继承爵位,由长大夫祁为制定的北晋刑律便要熟记于心。

  而这便是孟庆灾难的开始,韩侯完全是给他找了个祖宗伺候。

  韩小侯爷不负他làngdàng了十几年的名声,就职当天便放了孟庆一整天的鸽子,孟庆等的既忐忑又焦虑,待到韩侯第二天来巡视才发现他竟跑到韩原城二十里外的龙门山打猎去了。

  但孟庆万万没想到的是,这第一天是他往后一个月内最轻松的一天。

  韩小侯爷被韩侯骂了一通,第三天倒是准时准点到了大理司,但出乎意料的是,他进门的同时还带来了一群帮工,两天的时间,将前门练兵用的校场改成了驯马用的马场,弄的大理司门前充斥着浓郁的马粪味。

  这还不算完,韩小侯爷还在后院开了一个小门,将一群伶□□官接到司内,在办案的大堂之上上演了一出歌舞升平,孟庆上前劝阻,说这事不成体统,大司理是为百姓排忧解难的地方,不能让伶□□官胡来。

  结果第二天,那些娇滴滴的美人便在大理司外敲鼓鸣冤,这回连小门都不走了,直接从满是马粪味道的大门涌入大理司,站在大堂内嬉笑怒骂,韩小侯爷则一边遛马一边让孟庆严肃处理。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些伶女受谁指示,全都溜之大吉,只留下孟庆一个人面对这十几号花红柳绿,伶女所说全都是些jī毛蒜皮的小事,偏偏说起来没完没了,孟庆从早上忙到太阳落山这才处理gān净。

  那些伶女临走之际对孟庆大加赞赏,说是要明天继续来找他聊天,韩小侯爷则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是马草不符合标准,让孟庆明天早晨等露水未落之前去北门割些鲜草回来。

  孟庆敢怒不敢言,上次他没有及时通报,韩侯便被扣了他一月的俸禄,之后韩小侯爷被骂,韩侯夫人心疼儿子,又命人扣了孟庆两月俸禄。韩定伯凡事都顺着夫人,孟庆怎么算都觉得这事不划算,忍了一个月都没敢去告诉韩定伯。

  直到韩小侯爷的马掀翻了隔壁豪qiáng违建的木楼,谁都没想到这破旧的木楼里面居是临时开设的赌场,孟庆虽然立了一功,但这事却捅到了韩侯那里,韩小侯爷这一个月的所作所为一点都没藏住,韩定伯这下肺都气炸了,碍于夫人的面子,假惺惺的罚韩弋在家面壁思过一个月,接着就扣了孟庆一帮子人半年的俸禄出气。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