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将明_兔形恶龙【CP完结+番外】

  《长夜将明》作者:兔形恶龙【CP完结+番外】

  英俊愚蠢伪直男x温柔人妻白月光,竹马转天降

  狗血梗,有酸酸甜甜的互相治愈和一笔带过的复仇线

  第1章

  将军突然觉得很累。

  当他于千军之中单骑绝尘越众而出,gān脆利落地一剑斩下敌军将领的头颅时,山呼海啸般的疲惫感突然翻涌而上。

  身后的欢欣鼓舞的战吼声迅速地淹没了他,银盔染血的将士们士气大涨,他挥剑直指处势如破竹,在后军受伏损伤惨重的情况下,将数量于己方三倍有余的敌军杀得丢盔弃甲。

  将军手腕一震抖去剑尖上的残血,三尺青锋铮然回鞘。

  他立马关前,向着远处的地平线遥遥望去。

  长日将尽。

  损失惨重的一场哀兵之胜后,庆功宴上将军难得没再挂着冷脸吓退捧着满满一杯排着队敬他的下属,于是理所当然地被多灌了几杯酒水。

  有人笑着笑着突然哭出声来,有人用筷子敲着酒罐唱起荒腔走板的水乡小调,有人向遥遥夜空默然举杯,然后将一汪清酒缓缓洒在了身前那片土地上。

  眼前的篝火开始模糊,在兵士们善意的哄笑声中被搀扶着回到帐中,他挥退了左右让下属自行饮乐,连外衣也没脱,就直直向后躺倒在榻上。

  摇曳着在白色的帘布上、映出了模糊影子的一豆灯火随着掀过案几的风颤颤巍巍地熄灭了,庆功的歌声和欢笑声也渐渐从耳边远去,直到归于虚无。

  将军盯着帐篷顶端从中央的剑唐花纹四散开来的的丝络静静地看了一会儿,慢慢合上双眼,将意识投入一片荒芜的黑暗。

  可这一次他竟做起了梦。

  将军许久不曾做梦。

  经历过那一段漫长的、噩梦缠身的、几乎令他以为自己要殒命于此的无法入眠的时光后,他从此便不再有梦。

  然而如影随形的漆黑暗影带着高高在上的慈悯放过了他,散发着柔和而明亮光辉的欢悦却也从此不再眷顾他。

  久违地,他落入了一个难得温柔的梦境。

  指尖触碰到的不再是过分冷硬的chuáng榻,而是带着人类体温的、暖融融的存在。将军带着剑茧的粗糙手掌不算温柔地抚过光洁的皮肤上违和地凸起的丑陋疤痕,带起一阵被火花灼痛般的颤栗。那具修长柔韧的身体在他掌下微微发着抖,似乎是想要逃离过于灼烫的热源,被他qiáng硬地拉回来不容反抗地压在身下后,最终还是小声呜咽着温顺地打开了自己,默默承受了他给予的全部。

  这是极尽缱绻的一夜,不知道是否神智混沌的加持,将军感觉这场云`雨比他经历过的任何一段旖旎情事都要令人感到愉快。

  然而第二天睁开眼睛后,事情就显得不那么美好了。

  将军揉着紧绷发疼的额角坐起身来,努力冷静下来整理了一下混乱的思绪,终于大致弄明白了自己现下面对的是个什么状况。

  估计是昨天夜里帐篷外喝得乱成一团,不知为何被送错了帐篷的一个军jì被他迷迷糊糊地拉上了chuáng,再加上烈酒催化之下,被压抑了许久不曾释放的欲`望便如决堤之水一般破闸而出……

  结果便可想而知了。

  将军狠狠拧起眉,脸色黑得像是要滴下墨来。

  是时候整肃一番军纪了,居然因为一次得胜便如此松懈!

  将军看了一眼背对着他裹着被褥缩成一小团蜷在chuáng的一角、只露出乌黑长发和一小截的细白脖颈的身体,默默地叹了口气。

  虽然从来没有对其它人谈起,但是将军其实一直觉得军jì们都是些可怜人,所以从来不会碰他们。为此军中还暗暗流传着他在某方面有隐疾的小道消息。

  幸而他平日积威甚重,赏罚分明。除去那档子事外,其他时间也很乐意与兵士们打成一片,故而这一桩传闻也只是在小范围内被作为私下的谈资,不至于影响他的威仪。

  其实他也不怎么在意便是了。

  将军突然回过神来,决定先处理好眼下这件尴尬的事情。

  他犹豫了一下,咬了咬牙——这位统帅千军的将领此刻如临大敌的表情看起来有些惹人发笑,毕竟很久没有像这样需要他努力鼓起勇气才能完成的的事情了——抓住被子的一角缓缓掀了起来,然后倒吸了一口冷气。

  眼前的场景不可谓不凄惨,醉酒之人力道难以自控,昨天晚上将军又根本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故而现下chuáng铺上全都是斑驳的白浊和血迹。青年微微弓着身体侧躺着,这个姿势让他因为清瘦本就突出的脊骨看起来更加明显。他的身子很白,故而一眼看去从颈侧到腰臀都是青青紫紫的痕迹,将军居然还在后臀上发现了一个明显像是咬痕的印记,忍不住láng狈地别开了视线,在心里暗暗骂了自己一声禽shòu。

  昨夜毕竟醉得有些厉害,细节的东西都记得不清楚了。但是对方温软的内里紧紧缠缚着他的感觉和压低了声音隐忍着的沙哑呻吟还是令他难以忘怀。

  想到昨夜至上欢愉的代价是对方这一身难以启齿的凄惨伤痕,一阵愧意涌上的同时,将军的心便先软了几分。

  他小心翼翼地地碰了碰蜷成一团的人瘦削的肩膀,触手的却是丝绸般冰凉嫩滑的肌肤。

  不像是卑贱的jì子,却像是贵族才将养得出来的身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