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如何养成摄政王_昼眠夕寐【完结】

  《论如何养成摄政王》作者:昼眠夕寐【完结】

  文案

  这是一个问题王爷从黑暗走向光明的成长史,也是一个重生少年将军的护妻故事,更是亓御本人把谢陵养成摄政王的专辑。

  动心是一眼的事,动情却是一生的事。重活一世,不舍昼夜,为你而来。

  国之脊柱的他要卸甲封刀,弃武从文。

  他道:听说,殿下觉得臣戾气太重。

  殿下应道:谣言止于智者。

  他又道:还听说,有人言我是杀神。

  殿下又应道:九哀不是杀神,是福将。

  亓九哀:呵呵!

  其实是受黏着攻的路子。

  内容标签: 宫廷侯爵 近水楼台 重生 朝堂之上

  搜索关键字:主角:亓御谢陵 ┃ 配角:亓九哀谢相望 ┃ 其它:一个成长,一个守护

  第1章 一个重生,一个做梦(修)

  数月前,高京将门亓氏唯一嫡子亓御病危。大将军亓仪重金聘请天下名医,奈何药石无灵。眼看着嫡子亓御即将病故,亓御自个神奇的病愈了。亓府上下是一场虚惊。

  将军府管家福林提着蓝布衣摆,一双因年迈而僵硬的老腿麻利有力的跨过半人高的门槛,一路小跑着到了正厅。福林弓着身子,垂头冲着坐在正厅的大将军亓仪道:“将军,清河崔氏来人拜见。”

  亓仪不上战场有些年岁了,如今脸上冷起来竟还是令人毛骨悚然。亓仪出身五姓之家,是博陵崔氏而非清河崔氏。再者,崔氏崇文轻武,亓仪当年擅自参军与博陵崔氏关系胶着。加之娶了鲜卑宇文家女子,与博陵崔氏基本是老死不相往来,不光如此,亓仪连姓都改了。

  “你好生招待着,本将还要去军营寻九哀。”

  五姓之家虽是尊贵,但其骄傲自大早就惹得大晋皇室不满。亓仪出自五姓之家做到二品将军,为着避嫌也要对世家冷着些。

  京郊西大营驻扎的营地里正在会操,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正津津有味的看着声势浩大的会操。

  一个身穿胡服扎发的男子随手拾起一颗小石子扔在那少年身上,男子高鼻梁深眼窝却是好皮囊,男子看着会操的军士们颇有些不耐烦道:“亓冶你家少将军呢?”

  十来岁的少年显然是对异族男子的行为不满,大晋沿袭旧朝开明风化,却也时兴礼风。男子如此无礼,名为亓冶的少年不想答话。

  异族男子乃是鲜卑宇文家的公子,名为宇文嵚。

  宇文嵚显然不将少年的不满放在眼里,反倒更加狂妄放肆,口不择言道:“你家少将军刚从鬼门关回来,瞎折腾什么,再折腾出好歹,将门亓氏可就无后了!”

  少年亓冶若非被少主bī着读了好些诗书,知晓什么是君子之风,只怕真要跟宇文嵚碎起嘴来,非将后厨那些厨娘们日常问候菜市商贩的话说给宇文嵚。

  亓冶道:“少将军人就在军营,宇文公子自行去寻就是!”

  宇文嵚啧啧两声,亓御身边一个小童脾气养的倒大。宇文嵚到底还是忌惮向来护短的亓御,也就服软道:“得得,不劳烦小公子,我自己寻!”

  亓冶被小公子三个字咽的羞愤jiāo加,他是亓御的小厮顶天了就是个家奴!宇文嵚这话变着花样的羞rǔ他呢!当他真的听不出来意思!亓冶一张稚嫩清秀的脸憋的通红,羞愤的双目泛着水光。

  “崟崟,你来便来,何苦招惹亓冶。”

  宇文嵚有个别致的rǔ名——崟崟。宇文嵚被崟崟两个字叫的面部僵硬,心中无端生出一股怒火。他阿母也就是亓御舅母给他取名的时候只觉得这两字巍峨英武,哪想叫出口却跟女儿家茵茵是一个音!

  宇文嵚看了一眼翩然而至的亓御,亓御今日穿的是甲胄。顶盔贯甲,护臂、胫甲一应俱全。不像会操,倒像出征。宇文嵚拧着眉道:“下回我不逗亓冶便是,倒是你大病初愈这身装备是准备去哪?”

  亓御虽是将门之子,却生的清隽,且说清隽罢。亓御长眉入鬓朗朗星目,比起一般武将的粗眉大眼不知挺秀几何。但亓御却随母亲生了高挺的鼻梁,一双薄唇冷光熠熠。宇文嵚虽觉得亓御生的俊美,但是却从不敢出言调笑亓御不像个带兵打仗的将军,亓御的俊美是带着清冷寒意,像死亡的回光令人畏惧。

  亓御淡笑不语,只是看着擂台下将士们挥动长矛映she着和煦的阳光。花了三个月亓御才彻底明白自己是重生了。

  前世,亓御扶持少帝匡正超纲,却被掌握政权的少帝联合一群文官毒死,真是讽刺至极。亓御呕心沥血的替少帝摆平地方兵乱守卫边疆,化解权臣对皇权的掣肘。回头来却因为功高震主被少帝谋害,亓御真是没有料到十几岁的少帝心思如此毒辣。

  这一世,大晋不会再有少帝。

  亓御看着宇文嵚,微笑道:“我要去趟北面。”

  亓御想起前世在皇家祖庙见的一张落款陵,相望的丹青画,画上的人正是身在漠北的昳王谢陶。

  只一眼,他从前世惦念至今生。

  当今圣上体弱多病,至今后继无人。唯有一胞弟昳王在北面与北突厥作战,以如今之势,昳王很有可能就是未来的皇帝。

  宇文嵚却想起,朝中近日流传世林派官员欲奏请皇帝收养一位无父的郡王之子为后继者。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