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楼系列之杀人无赦_樊落【完结+番外】

  《摘星楼系列之杀人无赦》作者:樊落【完结+番外】

  文案:

  莫名其妙被卖进了慕容府,

  小飞懵懂又怯生生地看著这陌生的环境,

  原来爹娘千里迢迢带著自己来城里是要卖掉他。

  虽然他不怨不恨,而且府里带他的小青对自己很好,只是……

  不知道什麽时候才能开饭啊!

  看著眼前这张清秀面容,慕容静微微一怔。

  记忆中那张熟悉的笑颜蓦然涌上心头。

  原是因此而多注意这府中的小厮的,

  可渐渐的,心竟被小飞纯真可爱的容颜占满。

  若是可以的话……

  小飞,你可愿意一直待在我身旁?

  ……

  楔子

  初夏,子时。

  骤雨初歇,聆月阁内。

  楼里四面窗阁半开,明月高挂长空,清泠月光斜洒在立在房内一个戴银面具的男人身上,两旁烛光被微风chuī得摇曳摆动,在那张泛着冰凉银辉的面具上投下一道道诡异妖冶的yīn影。

  坐在他对面的一个紫袍男人将手里纸笺递给他。

  「无赦,你与红尘的十年契约已满,双方再无瓜葛,你本不须接这笔生意。」

  「无妨,既是雇主特意要求,我并不在乎多做一次。」

  「既已决定,就打开吧。」

  银面男展开信纸,苍劲有力的笔锋跃然于纸面。

  地点:京城落叶山庄

  猎物:慕容静

  期限:一年

  酬金:两万金

  附:慕容静,落叶山庄二公子,摘星楼楼主。年二十三,擅使左手剑,jīng琴棋,好品茗,不善饮酒,喜流连花坊,无固定之女伴。

  摘星楼明主经营丝绸织绣,实为朝廷安插于地方之密探。有心腹南苏北柳,jīng于药理的神医苏浣花,擅用暗器的毒判柳歆风。其兄慕容宁官拜四品都司,掌一省兵权。其妹慕容倾四年前入宫,册封如妃。

  银面男看完后将信纸凑到烛旁,一团红焰腾起,瞬间消弭于灰烬。

  紫袍男人仍是微笑:「现在明白我劝你的原因了?」

  银面后传来冷淡响应:「没什么不同,不过是个死人。」

  「可是这个死人手里却握着天下许多人都想要的东西,连你那两个对手也在虎视眈眈呢。」

  huáng泉屈战和燕十步?他们根本就不配做他的对手。

  银面后的那张脸露出嘲讽笑容,他淡淡道:「我对他的东西不感兴趣,我想要的是他的命。」

  紫袍男人将银票递了过去。

  「订金一万huáng金,事成后付余下一万。」

  银面男接过,收入怀中,问:「期限为何这么长?对我来说,一个月足够。」

  紫袍男人耸耸肩,「我只知道任何时候都不可以轻敌。」

  银面男不再多言,纵身跃出窗阁,消失在无边月色中。

  紫袍男人摇头叹了口气:「为什么每个人都喜欢跳窗?聆月阁的楼梯是用来走的,不是用来看的。」

  他饶有兴趣地盯着那团燃成灰烬的纸张。

  红尘的杀手令已出,慕容静的命轮从此刻起便开始逆转。

  红尘万丈,只要你还身处在红尘当中,就逃不开红尘组织的追杀。

  子时追魂,杀人无赦。

  迄今为止,尚无人能从他剑下逃命出来,慕容静,你是否会是个例外?

  第一章

  「钱老板,您看,就是这孩子,叫小飞,今年十六了,可以当壮丁使唤,家里要不是等着用钱,也不会把孩子送到您这儿来,听说您老最慈悲,就留下他吧,至于价钱,您看着给点就成。」

  长相猥琐的壮年汉子掂量着说词,把缩在自家女人身后的孩子揪出来,推到钱老板面前,又在孩子腿弯上踹了一脚。

  「说话,哑巴了?」

  孩子痛得一皱眉,忙仰起脸对钱老板道:「钱、钱老板,我叫小飞,今年十六岁,很能gān活,劈柴、挑水,还有、还有……」

  他一着急便忘了说词,只好一语掠过,继续往下说:「反正、反正我什么都能gān的,您就收下我吧。」

  这段话昨晚他背了好久,爹娘说只要他对老板这样说,回头就买年糕给他吃,所以他记得很用心。

  第一次跟陌生人说话,小飞紧张得差点咬着舌头,对他来说,眼前这位老板实在太粗胖高大了,脸庞肥嘟嘟的,看上去好凶。

  钱老板其实并不是老板,他只是落叶山庄的管家,大家都叫他钱叔,时近年关,府里缺少人手,便招长工做事,于是这个叫赵老二的男人便赶着将儿子送过来,还说要卖死契。

  钱叔看看站在自己面前怯生生的孩子,小身板瘦弱单薄,跟豆芽菜似的,别说十六岁,只怕说只有十二、三也是没人怀疑的,不过脸庞倒长得清秀娇柔,一双灵动黝黑的双瞳正静静看着他,让他心里一动。

  跟那人长得还真有几分像,这孩子长大后必也是个美人吧,这对丑陋夫妻哪里生得出如此俊秀的孩子,说不准是从哪里坑拐来的,还想跑到慕容府来讨钱。

  钱叔冷笑了一声,赵老二看出不对,忙点头哈腰地陪笑:「钱老板,您别看这孩子长得瘦小,其实gān活可是把好手,就是乡下人没好东西给孩子吃,他才长成这样……」

  「行了行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