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楼系列之锁情_樊落【完结】

  《摘星楼系列之锁情》作者:樊落【完结】

  讲的是《杀人无赦》中慕容致跟慕容远两兄弟的……

  内容简介:

  从小时候被慕容远推下水后,慕容致便变得冷漠冷情,还有……怕水。

  偶尔,他甚至会想起那慕容远见他落水后那残酷的笑容,让他都不知道,他是怕水还是……怕他这个四弟了……

  老天保佑,让他及时找到了慕容致。

  得到密报,他连忙带人来救慕容致,见他落水,他更是连心魂都快吓掉了。

  这都是因为自己的错吧。

  明明是喜欢这人的,却总是忍不住欺侮他……

  “阿远,你会再推我下水吗?”

  “不、不会,三哥,我永远都不会伤害你!”

  因为在那年,当他把那小小金锁送给他时,他的心也早给他锁住了……

  1

  新月如钩,晓星渐沈,已是深夜时分,寻常百姓皆已闭门歇息,唯京城芫湖上的一间画舫却依旧灯火通明,舫间各处红笼高挑,将结了一层薄冰的湖面映出淡淡的红光。

  游客花娘的欢声浅笑随丝丝琴声自舫间传出,将这京城里最大的游湖萦绕盘桓成另一番天地,丝竹歌舞的鸣乐在湖中轻dàng,将寂静的星夜缓缓拨开,让沈浸在享乐中的客人们忘却了漫漫长夜的寂寥。

  远方三更的梆子声遥遥传来,却随即便被丝竹琴声盖了下去,慕容致默立在舫外,他听到那几声悠远的梆子声,不由紧了紧披在身上的皮裘,淡淡道:”三更了。”

  已然是三更时分,舫里的酒宴却仍然气氛高涨,完全没有结束的迹象,这让不喜应酬的慕容致颇为不耐。

  这些年关前的例行聚会似乎已成了生意场上必不可少的活动,其实说白了,无非是同行间相互提携的无聊应酬,今天请他来的是丝绸庄的谢老板,同宴的还有几位商行东家,再加上那些奏乐歌舞及陪酒的女子,足有数十人。

  往年都是慕容远陪他一起赴宴的,慕容远好酒善饮,颇喜聚会,这样的酒宴即使他不出声,那人也必会不请自来,而且慕容远颇善jiāo际,八面玲珑,每次只要有他在,宴会的气氛就会相当热烈。

  以往他颇讨厌慕容远一向自以为是,反客为主的举动,但是今晚,那个人竟然没有出现,倒让慕容致感到有些束手束脚,他已经习惯了让慕容远去应付那些无聊的场面客套话,替他挡下一些不必要的敬酒,少了他这根纽带,今晚慕容致跟众人的应酬便颇感吃力,而在座的宾客似乎也不习惯慕容远的缺席,因为从酒宴开始到现在,已不下数人向他询问起慕容远的行踪。

  相同的问题让慕容致有些恼火,他怎麽知道那个妄性随意的人今晚去了哪里?

  慕容致只能推说是慕容远临时有事无法赴宴,其中一人在听後还很奇怪的说,是嘛,究竟是什麽大事能让你们家四公子推掉了聚会?这几年他可是宴宴必到的啊。

  听了这话,慕容致才惊觉到的确如此。

  自从他接手了落叶山庄的生意後,各种酒宴聚会慕容远必定会陪他同席,而他似乎也习惯了不论何时何地,那个人都会如影随形的缠著他,不错,是缠!让他感到很厌烦的缠!

  难怪今晚会觉得无聊,原来是身边太清静的缘故,没有慕容远在此,他便不需要太过凝神去应付对方,少了个对手,虽然会很清静,但同时也让他觉得有些寂寥。

  大哥殁了之後,他的侍妾被慕容远赠了一大笔银子,遣人送回了乡下投亲嫁人去了,二妹小城也随大夫人回了她的娘家,现在整个山庄里就剩下他和慕容远兄弟俩人,比起去年年关时一家人凑在一起的喜庆气氛,今年落叶山庄甚至连冷清都算不上,应该直接算是凄凉吧。

  好好的一个大家族,一年时间便七零八散,难道是要败落了吗?

  欢腾热烈的酒宴气氛没有感染到慕容致,反而让他觉得更加落寞,不知为什麽,今晚他心情相当沮丧,并且心慌慌的总是静不下来,让他无法打起jīng神跟画舫里的宾客们应酬,所以才瞅了空隙到躲了舫外来。

  空中飘起了细碎的雪花,拂在慕容致的脸上,让他惊然回神,这才发现不知觉中画舫已行到了湖的中心。

  突然,有些暗黑的湖水发出诡异的光芒,平静的湖面剧烈翻搅起来,旋成一个无形的漩涡,将他猛地卷住拉进深渊,慕容致不由自主向後退了一步,他稳住猛跳的心神,向湖面望去,只见静夜下湖水一平如镜,不起半点涟漪,刚才的景象只是他的臆想。

  远离湖边的画舫让慕容致突感不安,他回身想命人将画舫划回,便在这时,舫里突然沈寂下来的冷意让他警觉起来,不知何时舫里的丝竹笑语已然停歇,四周竟是死一般的寂静,诺大的芫湖笼在高挂的几盏灯笼之下,反而让远处触摸不到的黑暗变得更加yīn沈。

  哗!!

  破开冷寂的嘶响自画舫底部传来,数名黑衣人已从湖里跃上了船头,冷光闪烁,向慕容致周身she来,慕容致忙跃身避过,随即探手挑开腰间软剑,将bī近的一人毙於剑下。

  “公子,有刺客!”

  随他赴宴的几名亲随业已从舫里跃出,拦住突然袭来的杀手,但画舫却在下一刻猛然一阵剧烈的震动,数只小船自黑暗的湖面飞梭般dàng来,船上之人挽弓搭箭,但听空中冷箭声响,带有火信的箭羽尽数she在画舫各处,箭头所触,船面及舫顶四周立时火光四起,有原油助燃,整个画舫顷刻间便燃了起来,舫内哭喊声骤起,舫门窗棂处不断有人滚爬出来,大家不约而同奔向火势尚弱的船尾,於是画舫很快便形成倾斜状。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