骗中情缘_樊落【完结】

  《骗中情缘(永嵊皇朝系列之六)》作者:樊落【完结】

  文案:

  这世上所有家世好,功夫好,帅气又多金的男人都是大混蛋!所以他要娶天底下最丑最丑的人为妻,男女、老幼、善恶、尊卑、人鬼shòu皆不限!

  在被兵部侍郎霍缜以即将成亲为由甩了的当天晚上,楚陶发下这个恢宏志愿,没想到气愤之下的胡言乱语居然还真被老天爷听到了,没过多久,就让他结结实实摔进了那个丑家伙的怀里。

  原来一见钟情并不只限于美人儿,这家伙虽然不美,但是够忠心,够体贴,也不枉他花千金将人买回来,可是,明明是选他为妃的,怎么被压的却是自己啊,这个居心不良的丑八怪!

  该死,这个笨蛋被他宠幸不知感恩,还骂他丑陋下贱,发誓永远不会喜欢他,从没人敢这么羞rǔ他,所以,他要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皇子,把他连人带心骗到手后,再毫不留情地抛弃,这是对他信口胡说的代价!

  鱼,轻而易举被钓上钩,该是戳破真相,甩手走人的时候了,可为什么他却犹豫了?明知道留下来将面临死亡困境,却还是为他停住了脚步。

  原来,这个笨笨的家伙,不知何时起已成了自己的牵挂,一个个不经意编出的谎言串联到一起,便变成一张无法解扣的情网,在锁住对方的同时,也锁住了自己。

  既然谎言永远无法戳破,那就只有骗你一辈子,

  你,也让我骗一辈子,好吗?

相关系列文:

  《醉钓金guī(永嵊皇朝系列之一)》作者:樊落

  《见习御医(永嵊皇朝系列之二)》作者:樊落

  《调鼎天下(永嵊皇朝系列之三)》作者:樊落

  《神捕皇差(永嵊皇朝系列之四)》作者:樊落

  《焉知非狐(永嵊皇朝系列之五)》作者:樊落

  《骗中情缘(永嵊皇朝系列之六)》作者:樊落

  第一章

  万煜安泰年间,摄政王楚玄以辅佐名义把持朝纲,天子楚翘势弱,为其挟。万煜疆土不若邻国永嵊广博,然在楚翘治下,农商富庶,物贾天下,摄政王虽有篡位之心,却师出无名,故仅在暗中厉兵秣马,以谋其政。

  这世上所有家世好,功夫好,帅气又多金的男人都是大混蛋!所以他要娶天底下最丑最丑的人为妻,男女、老幼、善恶、尊卑、人鬼shòu皆不限!

  在被兵部侍郎霍缜以即将成亲为由甩了的当天晚上,楚陶面对铜镜痛定思痛后,发下了这个恢宏志愿。

  楚陶是万煜皇朝的十一皇子,也是最小的小皇子,霍缜是他的情人……呃,曾经是,自从楚陶十三岁那年,在皇家狩猎围场遭遇饿虎扑击,被霍缜所救后,自幼崇敬英雄侠士的楚陶就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内定情人。

  两人在一起磕磕绊绊了五年,为了霍缜,他把西平公主的提亲都回绝了,却没想到最后会落得被甩的下场,可见,人是不可以看表面的,内在美最重要,可以甘苦与共,生死相托的内在美!

  可是……这种内在美去哪里找呢?

  想想身为万煜天子,严谨自律的大皇兄,楚陶放弃了在自家地盘上找美人……不,找丑人的念头,而是把目标定在了临国的永嵊皇朝,天高皇帝远,自己可以随心所欲地找人,而且刚被人踹了,换换环境养伤也不错。

  楚陶其实对自己此番出使永嵊并没抱有太大希望,无非是找个理由让自己得以跑出去玩几天,寻丑人同时品尝一下永嵊的名点小吃,游览古迹风光,再跟永嵊皇宫的侍卫们切磋一下武功,半个月下来,倒也玩得满开心,最开始被甩了的郁闷心情早一扫而空,谁知无心插柳柳成荫,就在他玩够逛够吃够打算打道回朝之际,他要寻找的丑人活生生出现在他的面前。

  确切地说,是他活生生地落在了人家面前——那天傍晚他兴致上来,酒足饭饱后驾车出游,谁知半路马突然受了惊,他本就有些醉意,一个不留神,被颠翻的马车甩了出去,在一个漂漂亮亮的空中飞人后,落进了一人怀里。

  惊魂刚定,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张奇丑……嗯,老实说,那张脸其实并不能算是奇丑,只是浮肿了些,脸颊额头布满疤痕,头发也有些乱,冷不丁看到,还真会被吓到,不过男人有双很漂亮的眼眸,墨黑的,带着温温暖意的眼神,似乎也被楚陶从天而降掉进自己怀里的状况弄愣了,四目相对,彼此都有一瞬间的静滞。

  一直找的丑人就这么平地冒出来了,事情发展太突然,楚陶还处于醉酒状态的大脑没及时做出应有的反应,眨眨眼,激动了半天,只冒出一句话:「你,好丑……」

  啪嗒!

  抱住他的双手松开了,楚陶结结实实摔在了地上,等眼前金花冒完后,他爬起来,丑人早已不知去向。

  不过这难不倒楚陶,他连夜夜就赶画了丑人的图像,拿去给永嵊六皇子聂瑶,让他帮忙寻人,谁知无巧不成书,那丑人,居然就是聂瑶的贴身随从阿丑,机缘不可失,他花了千两huáng金,把阿丑从聂瑶那里买了下来,然后扬扬得意地班师回朝。

  不过……

  唉,旧问题解决,新烦恼又增,冬日晌午,楚陶半倚在自家王府的贵妃榻上,手指在腿上轻轻敲点,发出一声叹息。

  聂瑶那边他还赊着帐呢,那千两huáng金啊,他猴年马月才能还清?

  万煜皇子的俸禄不多,再加上楚陶从小劣迹斑斑,所以身为皇兄的楚翘对他的月俸加了限制,每月到他手的也不过千两,虽说他有私房钱,但要达到千金这个数还任重道远,当时因为找到丑人,一时激动之下没多加思量,现在想想,千金还真不是个小数目,而且……

  想像着阿丑那张脸,不由小小地怀疑一下——那家伙真值千两huáng金吗?他要是当得千金,那身为皇子的自己又该值几何?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