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捕皇差_樊落【完结】

  《神捕皇差(永嵊皇朝系列之四)》作者:樊落【完结】

  文案:

  在小县衙做小捕快是风四的理想,对千里起解重犯这种事他压根没兴趣,更别说还是这个天生紫眸的妖魅男人,可是命运枷锁却偏偏将他们锁到了一起,一路起解生死相随,男人背后隐藏的秘密也随之浮出,是查清真相?还是选择漠视?

  他不介意找出真相,也不介意将性命jiāo托,只因那句话——‘无论什么时候,我是燕奕,我喜欢四儿。’追随他,也看牢他,有自己镇着,这大盗才不会兴风作làng,为免永嵊匪患再生,他要好好将这盗贼锁在身边,一辈子不放开,因为——看守人犯是捕快的天职。

相关系列文:

  《醉钓金guī(永嵊皇朝系列之一)》作者:樊落

  《见习御医(永嵊皇朝系列之二)》作者:樊落

  《调鼎天下(永嵊皇朝系列之三)》作者:樊落

  《神捕皇差(永嵊皇朝系列之四)》作者:樊落

  《焉知非狐(永嵊皇朝系列之五)》作者:樊落

  《骗中情缘(永嵊皇朝系列之六)》作者:樊落

  楔子

  初chūn正午,久未雨泽的京城被倾盆bào雨席卷,乌云翻卷着压降下来,暗若日暮,地面在雨点击打下腾起灰烟,顷刻便溢湿成泥泞浆土。

  行刑台上的囚犯微微抬起头,飞卷雨水瞬间迷湿了他的双眼,雨点随狂风扫打在脸上,有种麻木的痛。一碗烈酒抵到他唇下,浓烈酒香混杂着刽子手身上固有的血腥气,「喝了断头酒,可以壮胆上路。」

  破了沿的大瓷碗抵在他口间,呛人酒气直冲心扉,他就势仰头将烈酒大口喝下,他从不饮酒,因为怕被迷乱心智,不过,这种惧怕已经不需要了,永远都不再需要了。

  「有什么要说的吗?」刽子手依例问话。

  烈酒过喉,嗓眼被烧得灼痛,他嘶哑着声音道:「愿来世,莫再为人!」做人太苦,尤其是被诅咒的人生,他从未放弃过希望,但在连最渺小的希望都成为奢望后,他终于明白,自己的存在只是老天爷开的玩笑,一个可笑、可怜、可悲的玩笑。

  头被粗鲁按下,跟着颈后一凉,钢刀抵在了他脑后三寸,刽子手大喝:「上有天,下有地,人即死,魂归游,一刀了断今生怨,huáng泉路上莫停留,我让你走,你便走,踏去yīn间,再莫回头!走!」

  利刃挥起,在雨间划过冰冷光芒,落下的瞬间,他抬起眼帘,似乎看到迷濛大雨中,有个熟悉身影飞速冲进围观的人群,惊乱恐惧的神情在眼前jiāo错闪过。

  是临死前的幻觉吧,那个人此刻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他微薄唇角勾起微笑,希望自己的死可以化清他所有仇恨……

  第一章

  江洋大盗!

  男人屈腿斜靠在墙上,长发胡乱盘起,几缕乱发垂在额前,遮住了半边脸颊,有瞳光从发丝间she来,晦暗森冷,散着紫莹莹的幽光,乍看过去,仿似暗夜中伺机猎物的野豹,脸上也应景的沾满污垢,下巴胡髭蓬乱,嘴中还叼了根稻草,悠闲自在的咀嚼,把个江洋大盗的形象演绎得栩栩如生。

  这种形象也敢明目张胆跑到jì院嫖娼,不被抓进来那才叫咄咄怪事,不过……风四想想衙门里那帮整日只知喝酒赌钱,连抓只jī都稍嫌困难的同行,觉得他们能把这盗匪关进大牢,更是桩奇闻。

  「四郎,这次就麻烦你跑一趟了,你也知道,咱们县衙里年轻衙役没几个,远去京城,没个好脚力是不行的,这次押解完,我放你两个月大假怎么样……俸银再加一两……要不,我府上的丫鬟你看上哪个,老爷我做主给你婚配,双凰配凤也无所谓……」

  此刻在大牢前努力说服请求,其言辞之恳切,姿态之卑微,比之菜场小贩也不遑多让的人正是墨林县的青天大老爷罗县令,从进大牢到现在差不多一盏茶工夫了,他好话说了一箩筐,唾沫横飞百十步,站在他身旁的小捕快愣是冷峻着脸,毫不退让。

  「我不去京城。」风四淡淡道:「这个老爷您该是知道的,而且您还欠我三个月的假,该到兑现的时候了。」

  数九寒天,罗知县却急了一脑门的汗,连连打躬作揖,就差给风四跪下了。

  还有两个月他就卸任了,可偏偏在这节骨眼上冒出个烫手山芋来,现在他的县衙大牢里关的不是什么偷jī摸狗的小虾米,而是江洋大盗啊,而且还是永嵊皇朝自建朝来最凶悍bàonüè的天道门下的大盗,传说天道纵横各地,天下马贼匪帮莫不相从,朝廷征伐数次都无功而返,连朝廷都拿他们没办法,他一个小小小的小县令,怎么敢拿jī蛋碰石头,关押他们的人?

  大盗被关押了三天,罗县令就如坐针毡了三天,幸好纵火劫狱等事件都未发生,好不容易盼星星盼月亮,把他们县里这位小神捕盼回来了,希望他能押解犯人进京,风四却给了他一个五雷轰顶的回答。

  「这种盗贼只须将案例上报,等秋后处决便好,何必多此一举押解进京?」被县太爷求得不耐烦了,风四反问。

  「他是天道的人,上头下令让押解进京。」要是能一刀就哢嚓了,他就不必这么烦恼了。「四郎,你来墨林县也有十年了,我看你孤身一人,这么多年可是一直把你当儿子看待的,你看,你身上的衣衫鞋袜哪件不是出自拙妻之手?现在老爷就求你这么一点点小事,你就忍心回绝吗?」

  罗县令老泪纵横,情真意切的剖白心声,风四皱皱眉,很想说这番话近年来自己已经听过不下百遍了,就算老生常谈,也拜托不要谈得这么频繁好不好?

  「押解之事不是已经jiāo由老孙和小李了吗?为什么一定要我去?」风四有些不耐,他这几日去邻县办案,今天刚回来,连口茶都没喝就被拽到大牢里听县太爷废话,还老着脸皮拜托自己去京城,他明明知道自己的原则,自己绝不去京城。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樊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