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我的儿子_孺江/不虞【完结+番外】

   书名:我和我的儿子

  作者:孺江

  备注:

  这是一个爹把儿子找回来调|教,儿子把爹一步步拐上弯路的故事。

  PS:依旧是平平淡淡没啥起伏的故事

  ==================

  【52书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qíng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52书库https://www.52shuku8.com/】

  ☆、第一章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时辰早就不早了,此时万家闭户,一小队黑色短打训练有素的人正借着火把穿街走巷,jīng心掩饰自己的行踪,然而焦躁的步伐已经彰显出他们的急功近利。而我,那些黑衣人正追杀着的人,则钻入一间灯火通明的楼阁中,让黑暗隐没我的身影。

  在这种时候还能灯火通明开门营生的,不是赌坊就是jì院。

  我快速闪身溜进一个昏暗的房间里,没有烛火,却能听见房间里头明显是两个人的喘息声。我愣了愣,随即马上反应了过来——看来目前我藏身的地方,是间jì院,而且是专门用小倌来做生意的jì院。

  “啊……嗯……爷、您慢点儿……”

  “……呼呼……我……爱死你了……云儿……”

  很显然,正打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并没有发现我的不请自来。我撇撇嘴,深吸了一口气,轻步移至chuáng前,一手小心翼翼地掀开chuáng幔的一个角,一手快速认准了伏在少年身上的胖子的脖颈,手刀用力地劈了下去。兀自沉浸在爱|yù中的少年神qíng惘然,目光呆滞,还不等他瞪大了眼睛发现身上的肥猪已经晕过去了,我又用手捂住了少年的嘴巴,低声道。

  “别害怕,在下没有恶意。”

  神色惊惶眼睛带着湿意的少年果然不出所料地挣扎了起来,奈何他身上压着一头肥猪,又被我的手制住,身为小倌本来就没几两力气,嗯嗯唔唔地像是十分害怕我似的。

  我叹口气,“都跟你说了我没有恶意,我没杀人,也不想对你做什么,让我在这里躲一个晚上就够了。”

  少年的眼神明显还是惧意较多。

  “你若是答应不声张出去,让我留在此处,就点点头,我马上放开你;你若是不想,那就恕在下得罪了,我不得不劈晕你再去找别的藏身之地。要是你假意点头,待我放开你时便喊人的话……在下对自己的功夫很有自信,我保证你喊第一个字的时候就会被我劈晕。公子,请表个态吧!”我扯了扯嘴角,暗自在手上多用了一分力,借机吓唬了那少年一下。

  其实他要是拒绝了,这个地方也就没有我的容身之地了,毕竟那少年见过我,虽然没有灯火照明,难免会借着从窗外漏进来的月光看到我的身影。

  所以我至少要在他劈晕后醒来之前有多远走多远,而我目前的qíng况……我苦笑了下,其实也走不远了。

  没想到少年居然镇静了下来,黑亮的眸子盯着我看了几眼,缓缓点了点头。

  我松了口气,把人放开,然后一把将他身上的胖子踹下了chuáng,一屁股坐在了chuáng边。

  “壮、壮士……你……”少年见我坐在chuáng边,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眼神又带了些畏惧,不是还以为我要对他不轨吧?

  我挑挑眉,瞥了他一眼,“你先把衣服穿上吧。”

  长年习惯于发号施令的人话一出口,就难免带上三分让人不得不拒绝的味道,况且少年低头看了看自己láng狈的样子,果然手忙脚乱地收拾了起来,边收拾边偷偷瞄着我。我行得正坐得端,自然是大大方方地任他瞧去。

  “这位……壮士,如何称呼?”他小心翼翼地问道。

  我淡淡一笑,“承蒙救命之恩,追云堡杨胜天。”我听见那少年喃喃地念了几遍我的名字,他显然不是在江湖上混的,就算知道了名字也不清楚追云堡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杨胜天又是追云堡的什么人,不过他还是很有礼貌地自报家门,“我……我叫纤云……”

  “嗯。”刚刚也听见那胖子喊他云儿,这名字也太女气了吧,小倌起名字都是这样的吗?

  不再跟他多说,我盘膝闭目,调理内息。

  少年惊呼了一声,打断了我的闭目养神,幸好声音不是太大,我冷冷地看着他,“怎么了?”

  “你……你流血了……”纤云支支吾吾地说,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屋子里确实漂浮着淡淡的血腥味,而我也清楚身上的伤到了什么程度,正是腰腹上的伤口拖住了我的形成,让我不得不藏身在jì院一晚。不过,对外人,我还是不想跟他说太多,“无妨,一点小伤。”

  “让我来帮你止血,好吗?”少年略有沙哑而不失清澈的嗓音让我慢慢动摇,纤云不等我点头就跳下了chuáng,动作有些不稳,不过还是摸到了火折,点了根小小的蜡烛,然后在房间里找了会儿,回来时手上已经多了个小布包裹。

  纤云打开包裹,里面是各种各样的瓶瓶罐罐,他熟练地挑了几个瓶子,又撕了件gān净的亵衣,准备妥当以后,便站在chuáng前,看着我。

  我也抬起头看他,有了光线,更能看清楚这少年的样貌。十三四岁左右的少年身体还没长开,一张巴掌大的小脸清秀柔美,小身板儿瘦弱得可以,身上单薄的衣服已经无法遮掩住里面斑斑驳驳的青紫痕迹。各行各业均有它的规则,我不便多说,道了声谢以后,便主动褪下外衣,露出jīng壮的上身任他涂抹伤药。

  少年不怎么敢看我的表qíng,脸上微红,像是害羞一样,手上的动作却还是温柔的。

  我盯着他白里透红的清秀脸庞看,方才在黑暗中尚不觉得,有了光线以后便觉得这张脸说不出的亲切,我微微眯起了眼睛。

  “上好药了……”纤云小心翼翼地抬头看我,发现我正盯着他的脸看,忙又低下头去,手上紧紧捏着瓷瓶,不知如何是好。

  就在他弯起身的时候,从他衣服里掉出一块金镶玉的坠饰,我下意识地伸手,将那个物件握住。

  “你……”还不等他惊呼,我就用不太确切的语气轻声问道,“这个坠饰是你的?”

  纤云惊讶过后听见我的问话乖巧地点了点头,眼神中透露出疑惑和敬畏,但也连忙用双手握住了我的手腕,似乎是要保护那坠饰,“这是我的贴身之物,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儿……鸨妈捡到我的时候就在我身上了,她可怜我没爹没娘,让我留着这样东西做念想……”说到后面,竟似有哭腔。

  我深吸了口气,缓缓放开手,再仔细看着上面雕镂的纹饰,说话的语气温柔地连我自己都没听到过,“你……今年多大了?”

  “十、十四了。”

  “你被捡到的时候可是冬天?”

  “鸨妈跟我说,正是腊月里……”

  微微眯了眯眼睛,我上上下下地将那少年再度打量了一遍,然后仰天大笑三声,不顾刚包裹好的伤口,站起身用力地将少年抱在怀里,声音激动得不能自已,“我终于……找到你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孺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