岸渚江篱墨风起_橙子雨【完结+番外】

  《岸渚江篱墨风起》作者:橙子雨【完结+番外】

  文案

  苍寒堡堡主江庭赭,刚愎自用狂妄嚣张。偏偏唐黎被他昙花一现的温柔吸引,一夕沈溺再难逃脱。

  倾尽毕生情深,换来的却是利用和丢弃,相互的背叛谋杀岌岌可危的信任。

  於是不够坚qiáng地选择了逃避,彻底把他从记忆中抹除。重生之後所有温柔不复存在,所有爱意也尽数化作憎恨。

  身份错乱,位置颠倒,绝望的挽回,无情地报复。走投无路,彷徨痛苦,柳暗花明之後却山重水复,海阔天空之後仍波涛汹涌。

  已然不再爱,却见不得他幸福,纵容权倾天下为所欲为,却再也没有快乐。

  身边有一双温暖的臂膀,却刻意视而不见。

  走上不归路已经太远太久,被仇恨蒙蔽了的心究竟何时能得到救赎?

  内容标签:nüè恋情深 江湖恩怨 yīn差阳错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庭赭,唐黎,风羁墨,漠十三 ┃ 配角:郁沉影,红玉,郑天问 ┃ 其它:美qiáng,复仇,换攻,苍寒翠月

  楔子

  “我叫唐黎。”他深深地看著男人狭长乌黑的眸子,希望在那里面看到一点点曾经的倒影,然而现实令他失望却也释然,男人默默看了他一眼,微微颔首闭上眼睛。

  丝毫不曾记得他。

  就像石头打过平静的水面,沈了之後,连最卑微最浅薄的痕迹都不曾有过一些唐黎低下头。

  在这个男人的一生里,有数不清的过客。

  他不知道,有一个人的生命里,只有他。

  唐黎坐在chuáng边,看著男人沈睡中眉头深锁的不适,刚毅消瘦的脸,青色的胡茬,不复当年的笑傲天下意气风发,反而显得萧索。

  他伤得很严重,堂堂苍寒堡堡主江庭赭,自称天下无敌,居然被伤了,差点就救不过来。

  苍寒堡的医者们自然不是全然的饭桶,只是白衣郑天问想要杀的人,一般人救不回来。

  不然郑天问撑不起“罗刹”的名号。

  幸而,他在苍寒堡,虽然是新进的医者,在大家都束手无策的时候,也就只能让他一试。

  他成功地驱了郑天问种的毒,让这个濒死的男人的身体逐渐回暖。

  抱著他的时候他不禁想,什麽时候那个高高在上的江庭赭,也会如此脆弱地躺在自己怀里。

  曾经那样的可望而不可即,现在,仅在咫尺。

  他之所以能驱那种翠月殿号称无人可解的毒,其实不完全是巧合,更和他医术jīng湛,没有太大的关系。

  因为,这些毒是他唐黎练的,他自然知道该怎麽解。

  可是他把这毒借给师兄郑天问的时候,没有想到那个看似无心无意的白衣罗刹,这麽恨江庭赭,恨到要把全部的毒都淬在武器上,完完全全想要把他置於死地。

  他私自进了苍寒堡,解了这个毒,还希望郑天问不要怨他。

  他只是不想这个人死。

  前言:

  呵呵呵弱弱地笑。这篇是苍寒堡堡主江庭赭和翠月殿殿主殷雨啸的极nüè纠葛。因为此文是苍寒翠月时代,橙子个人至爱的文,不V不能显示特别的爱给特别的文,大家体谅。(被PIA得惨不忍睹……)

  凤楼记事、相顾无言、疆城夜雪,大家都能看到结局的,不会V。

  整个苍寒翠月时代那麽多文实际上只有两篇首发的时候打算V,其中一篇是这个,另外一个叫《星如雨》,是苍无心的第一人称文,剧情和《苍月无心》实际是一样的,结局也一样,其实对大家来说也无所谓吧,反正苍月无心的结局将是公开的。(*^__^*)

  本文开始是幽宇宫几个孩子小时候的故事,很有爱的,可是……可是……後面比较nüè,很nüè,应该还是给爱看nüè文的同志们带来快感的。(*^__^*) 当然,会是很有爱的结局,尽管,按理说应该会比较出乎大家的意料。

  不多说,bào走的殷雨啸和被剥削的可怜江庭赭风雨飘摇的人生……唉,悲叹……

  第1章 樱桃好吃树难栽

  唐黎出生在西域,父母都是普通的苗疆人。他对他们已经没有什麽印象了,他知道自己曾经住过一个破破烂烂的小木房子,里面拥挤著父母、姐弟和牲口,他身为兄弟姐妹中不大不小又不出众的那一个,经常被父母无视。後来一个仙人经过,看上了他,给了父母很多白花花的银子,就把他带到了他在家里的时候一直仰望著的雪山上面。

  雪山上的千年冰雪中有一座宏伟城堡,在中原人们叫它“幽宇宫”,後来唐黎出了苗疆到了东边的华都国土,才听到了很多很多关於那座宫殿的传闻。没有几个是真的,江湖传说放了太多的幻想在里面,他自己从幽宇宫出来,深知那只不过是一座大大的房子而已。

  领他回去的仙人叫风余偌,领他回去的原因是:你小子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学奇材,被我看中了,说什麽也要买下来。

  唐黎不喜欢“买下来”这个词,他觉得自己的爹娘无论如何不该把自己当牲口就这麽卖了。但是好歹仙人看著不是坏人,而且幽宇宫确实比那个乱糟糟脏兮兮的家要大要安静,他也就认了。

  於是唐黎到幽宇宫的时候七岁,却不哭不闹,他觉得跟著仙人,也没什麽不好。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虐恋 橙子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