朕觉得自己活不过今年_岁既晏兮【完结】

  [无CP向] 《朕觉得自己活不过今年 》作者:岁既晏兮【完结】

  文案:

  季怀直这一世混了一个好出身,生在天下最尊贵的皇家,成了一个皇子——虽然这个皇子有点悲剧,一出生就没了亲娘,被随便扔给了宫人抚养。所幸他有金手指傍身,还算是健康茁壮地成长起来了。

  他上面有八位兄长,各个能力出众、母家煊赫,为了那把龙椅明争暗斗了数年。作为一个母家没有丝毫背景、个人能力也不够看的幼子,季怀直觉得自己只要做一条静静旁观的咸鱼就好。除非上面八位皇兄都死光了,要不然那个位置是轮不到他坐的。

  十五年过去了,季怀直穿上龙袍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他的皇兄真的都死了……死了……

  他的父皇估计也知道他不是个治国的料子,所以给他留下了四个辅政大臣,看着这四个人的属性……季怀直觉得自己也离死不远了……

  避雷:

  1. 算是女穿男,但是男主基本没有上一世的记忆,所以一般情况下,把他当成男的看就行。

  2. 这是篇苏文,男主身上有许多单箭头(男女都有)。

  有耽美,也会有皇后,放在无CP的类别,只是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归类了。。。

  3. 因为作者的智商有限,所以文中的人物智商受到作者限制。

  4.不考据、纯瞎掰,就是一篇轻松愉快的小苏文。

  内容标签: 穿越时空 传奇 系统 慡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怀直 ┃ 配角: ┃ 其它:

  ==================

  第1章 托孤(修)

  季怀直在chuáng榻前叩首行礼,“父皇,宗室朝臣都在殿外候着了,可要召他们进来?”

  魏帝的病断断续续拖了也有快有一年了,数月前,三皇子谋反一事,更是让他怒急攻心,一连昏迷了好几日,然后又是接连传来五子重伤不治、八子落水而亡的消息,让这位久经风霜的帝王终于支持不住了,只能卧chuáng静养。

  不过,这些日子倒是难得有些jīng神,竟能够偶尔看看奏折了。

  太医们虽然没有明说,但魏帝自己心里清楚,这只怕是最后几日了……只是他放不下……怀直这孩子才接触政事几个月,也不像他的那几个兄长,有母家照应……不谈朝堂上的种种,守在北境的安王也蠢蠢欲动……

  可能是快要去了,想到安王的时候,魏帝想起的并不是这些年的种种龃龉,反倒是忆起了幼年时,自己教着这个同胞弟弟读书习武的场景……

  魏帝突然觉得有些迷茫:怎么就走到今天这一步了呢?

  季怀直的声音唤醒了陷入回忆中的魏帝,他缓缓地将目光投向跪在下首的儿子,微不可察地点了一下头。

  一旁侍立的大内总管李海会意,忙指示门口的小太监出去宣旨。

  而躺在榻上的魏帝,则有些艰难地抬了抬手,动了动毫无血色的唇,轻声道:“怀直,来……到父皇这儿……”

  到底是没有力气,只是稍微有了些动作,就气喘了起来。

  季怀直低声应了句“是”,就忙赶上前几步,坐在榻沿,握住了魏帝颤颤巍巍的手掌。

  见魏帝想要起身,季怀直又小心翼翼地将他扶起,然后拿过一旁的靠枕,垫在他的背后,这一番折腾之后,魏帝额上又出了一层薄汗。

  魏帝虚虚地抬了抬手,拦住了季怀直想要给他拭汗的举动,他就这么攥着季怀直的手,细细地打量着自己仅剩的这个儿子。

  季怀直长得与魏帝并不像——魏帝的五官比常人要深刻些,面上的线条也极为刚硬,就算绵延数月的病痛让这位帝王消瘦不堪,不复往日的风采,但是那漆黑的眸子转动间,仍是一派慑人的威严。

  而季怀直的长相则更jīng致些,眸色也是浅淡的褐色,十五岁的少年,面部线条依旧柔和,眉宇间也透露出些许少年仍特有的张扬……

  这么看着,魏帝又想起了老三,那个孩子长得和自己最像,他不免就偏疼些,谁知最后……最初的气愤过后,魏帝也有些怅然,他想着自己这一生,他自问兢兢业业,勤勤恳恳,最后怎么就落得这个结果——兄弟猜忌、父子反目、他也一次又一次地白发人送黑发人,眼睁睁地看着孩子们一个个地先自己而去……

  殿外传来成片的脚步声,宗室朝臣们按照次序跪在魏帝的榻前行礼,魏帝越过季怀直,将视线投到了下首,在众臣行礼过后,他对着跪在最前方的栎王轻声唤了一句:“宣则……”

  栎王季宣则是先帝的遗腹子,虽是能力平平,却极得魏帝的爱重。魏帝似乎是想将自己的兄弟情分,都倾洒在这个最小的弟弟身上。

  栎王低头拜了一拜,这才起身前行几步,到了魏帝的chuáng榻旁。

  魏帝缓缓地拉住了季宣则的手,目露殷切,“怀直这孩子……你以后多帮帮他……”

  “皇兄——”季宣则忍不住悲痛道。

  但是对上魏帝那殷殷的目光,他最终还是沉重地点了点头。

  魏帝转而将目光投向季怀直,费力地勾了勾唇,眼中也露出些许真切的慈和来,“怀直……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有事的话多请教你栎皇叔。父皇不在了,你——”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爽文 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