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理枝_钟离の鬼月【完结+番外】

  《连理枝》作者:钟离の鬼月【完结+番外】

  因为后宫争斗一夜间他成为不受宠的皇子受人欺凌被人遗忘,因为上一辈的恩怨几乎被人遗忘的他又被qiáng扯进政治之中。以男子之身嫁于敌国,军jì皇后?!他的夫君当真是与众不同,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本以为可以逃过命运的束缚,原来不过是一切孽缘的开端……

  且看他如何从初来乍到,到宠冠后宫;

  从一无所有到权倾天下……

  连理枝 第一卷:草色迎chūn 第一章 少年徜徉(一)

  “打他,打死他!”一个粉雕玉砌宛若洋娃娃般只有五岁大的小公主一手掐腰,一手挥着特别订做的蛇皮马缏,威风凛凛的骑在一个宫人的背上学着大将军的模样指挥一群同样衣着光亮的小贝勒围攻一个只有七岁大的小男孩,那男孩仅是尽量将自己缩成一团护住头和要害却并不还手。

  旁边的几个小格格有些不忍看的捂住自己的小眼睛。额娘说倾尘公主最召陛下喜爱要她们多与公主亲近,可是公主好凶,她们会不会也会挨打?

  “皇儿,你又调皮了!”一个含笑沉稳的声音由远及近,语气里却满是宠溺并没有责怪的意思。

  “父皇,二哥!”小公主扭过头开心的对走近的二人唤道。

  身着金紫龙纹绣袍身材伟岸的男子正是昌源帝赫连榕凛,虽己是三十又四却仍是风采依旧,眉宇间透着王者的威严和叫人不敢瞻望的霸气。即便是谈笑间,仍然给人带来一种高不可攀的威严气势。

  而他旁边只有十三岁大面容秀丽却有些冷漠的少年则是昌源帝最宠爱的皇子,赫连冰尘。如他的名字,他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大冰块。他与排行第六的倾尘公主都是已逝的元皇后所生。

  虽有父皇百般疼爱却依旧掩盖不了丧母的事实,这也养成了他寡言的性格,只有在妹妹面前才会露出少有的情绪。

  “参见陛下!”小贝勒和小格格们也忙跪下来,尤其是几个小贝勒更是心惊胆颤。即便他们打的不过是一个不受宠的皇子,哪怕那只是小公主的意思可陛下若真的生气来他们也只有受罚的份了。

  意外的是昌源帝并没有生气,竟是满脸不悦的对匍匐在地上的少年道,“不是说过不要再让朕看到你这张脸嘛!以后没事不许你离开淋池宫一步!”

  小小的脸瞬间垮了下来,父皇还是不喜欢他,连看都不想看到他啊。

  “是,父皇!”qiáng忍住在眼睛里打转的眼泪他俯在地上,等所有人都走远后才用力眨了眨泛红的眼睛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二哥?”蔓尘有些意外的看着眼前月白色祥云龙纹绣袍的男孩,身体反she的瑟缩一下。

  冰尘皱眉看着眼前这个比他小六岁的六弟,即便是满脸淤青的伤痕和被撕扯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头发也依然掩盖不住他那天赐的秀丽容颜。

  细看之下与那人的确有几分相像,难怪父皇也不代见他。若非五年前那事,以他的资质也不该落到这步田地,到底是天意弄人啊。

  五年前元皇后在怀倾尘时早产,倾尘有幸捡回一条命,元皇后却不幸仙逝。年仅八岁的他和不足月的倾尘一夜间成了孤儿。事后不久便有人揭发在蔓尘的母妃景贵妃送给元皇后的胭脂水粉中发现了大量麝香。

  麝香是上好的香料,千金难求,但女子却不益长期使用。特别是对孕妇来说,很容易导致堕胎或难产。

  元皇后和景贵妃在进宫前就是闺中密友,进宫后一个母仪天下,一个为四妃之首,谁能想到偏偏会是这个向来贤惠聪颖甚得陛下喜爱的景贵妃所为。

  很快又有景贵妃身边的俾女做证景贵妃早有入主东宫,俸子为储之心。

  人证物证确凿,景贵妃百口末辩。

  昌源帝大怒,赐杖刑后从此打入冷宫,从此对六皇子赫连蔓尘更是不闻不问。

  一夜之隔,宠rǔ何异?

  而那一年,赫连蔓尘只有两岁。

  如今一晃就是五年,若不是一年前那场变故,恐怕他这个人早已被世人遗忘的gāngān净净了。

  尤记得一年前那个隆冬的夜晚,戒备森严的宫中闯入了刺客,刺客行刺未成竟误打误撞躲进了偏僻的淋池宫,劫持了几乎被人遗忘的蔓尘。

  刺客被bī的走投无路,竟拉着只有六岁大的蔓尘跳进了淋池宫旁边的晚亭湖,救上来时小人早已冻的全身发青差不多已经没气了。

  太医都说救不活了,挣扎了三天他竟自己清醒了过来,连天机子萧行风都忍不住称奇。

  但最后萧行风还是不住摇头说,“此番寒毒伤及本源,恐怕以后都不能习武了,可惜了一个好苗子!”

  冰尘知道自己该如妹妹一般憎恨他,因为在所有人眼里是他的母妃害死了自己和倾尘的母妃。可是每当面对那张单纯无辜的小脸时他就发现他做不到,他恨不了他。

  他试图安慰自己,毕竟他那时只有两岁,还什么都不懂。虽然他母妃是罪有应得,可他是无辜的。他也是自幼失去了母妃,而且父皇因为迁怒从不肯见他,现在更是被父皇禁足在淋池宫那小小的一角中。

  所以……比起他和倾尘,他更加可怜。

  他不知道他一个人会不会寂寞,夏雨绵绵的夜晚他会不会同倾尘一样会因为害怕打雷而睡不着。他确实是,比倾尘只大了两岁而以。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