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桑知锦华_陈小菜【完结+番外】

  《沧桑知锦华》作者:陈小菜【完结+番外】

  文案

  历尽沧桑知锦华,静览万物于道中。

  就是一个苦bī孩子被太子带到东宫

  完了挺照顾他就死心眼了

  后来遭逢宫变神马的又出去苦bī了一通

  又回来了帮太子的弟弟搞啊搞斗啊斗,回头改吧!

  内容标签: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子石

  编编评价

  太子齐予沛和烽静王世子齐无伤一起打猎,打中雁却落在一个小别院里。

  两人进院中取雁,遇到了饱受nüè待的清平幼子穆子石。

  见这孩子身世着实可怜,齐无伤将其救出,带回宫中,

  从此穆子石成了太子侍读。历经宫中争斗,却不想太子最终被亲生母亲毒杀。

  皇三子发动宫变,穆子石带着太子同母兄弟齐少冲逃出宫中……

  文章人物刻画成功,从开始描写太子对母爱的渴望,到知道自己成为弃子的悲愤决然;从皇后的狠绝,到子石的心机,都刻画的细致入微。

  一个纷乱王朝的历史画卷由此展开,同时留下悬念,齐少冲能否得到子石的真心?

  两人日后的感情之路令人期待。

  第1章 楔子(一)

  大宁武定三年,帝诏令天下,以太子仪仗迎皇七子齐少冲回帝都进大靖宫。至此,流落民间整整十年的齐少冲得以重回宸京,再次触摸到帝国的心脏。

  朝野俱惊动,但哗然喧嚣只在市井街巷,金马玉堂之上却是一派不动声色,堪比三九冰封的湖面,内阁六部固然老成持重,而原本一旦风chuī草动便如蝇见血的御史言官也是一反常态,纷纷缄默以示柔顺。

  原因无他,此事实在是讳莫如深沾染不得,只与昔年慧纯太子被害有关,与永熙二十二年的宫变夺位有关,与子囚父父又杀子有关,是天家yīn私秘而不宣,只存雪泥鸿爪而不见首尾脉络。

  更何况,眼下虽说是政清治明帝心如海,但聪明人自然知晓,有些谏言如伤筋动骨,挠龙背小犯上,有些则是剜心夺魂,揭龙鳞大犯上,前者易恕,后者难饶,盛世好年景,言官也想娶老婆养孩子热炕头喝小酒,好生过几天太平日子。

  礼部钦天监择一huáng道吉日,齐少冲一行车马粼粼簇簇大拥,身后九龙伞瑞草伞、双龙扇孔雀扇、幡旗弓矢、金钺骨朵等井然有序森严规整,鸿胪寺奏礼、执事官引导、雄赳赳两列侍卫乘马随行,从正东怀阳门进内城,再过章懿门进大靖宫,齐少冲方下得车驾,踏上汉白玉阶时,瑞雪初降。

  齐少冲停住脚步,半眯着眼眸,眼尾微微上挑,眼神半隐在浓长的睫毛下,淡淡的斜睨一眼苍穹,似有一瞬间的恍惚:“子石,今年这场雪大得很……”

  穆子石声音清朗,有种明亮而坚硬的质感:“瑞雪兆丰年。”

  齐少冲身着华丽贵重的石青色袍服,绣五爪金龙,前后正龙,两肩行龙,领口腰袖饰以紫貂,呵出的热气融化了面前的雪花,却低声道:“长安有贫者,为瑞不宜多。”

  穆子石微微一笑,看进了齐少冲的眼睛,意有所指:“于时始雪,五处俱贺,恰逢殿下重归,此为吉兆。”

  齐少冲略一颔首,并不多言。

  迎面已有大太监梁万谷恭恭敬敬的传话:“皇上口谕,皇七子治平宫见驾。”

  武定帝此番迎齐少冲回宫,诸般事体甚是耐人寻味乃至捉摸不透。

  恩赐以太子全副仪仗,却不曾宣德殿正式册封。

  赐住崇明宫,即历来太子东宫,东宫印宝、属官、詹事、宾客甄选齐备,却不赐太子冠冕衣饰,更于齐少冲进宫当日不允于前朝承天殿拜谒,只在内廷治平宫觐见。

  帝心难测,而以武定帝所经历,更该格外难以揣摩。

  齐少冲神色不变,嘴角紧抿,只奉旨而行,应对从容更无一丝生涩不安,身遭众人心中不免赞叹,不愧天家骨肉,生来的气度不凡,却不知齐少冲手心已攥出了津津热汗。

  一进前朝内廷jiāo界的含光门,外臣外侍无诏不得擅入,一时尽皆退去,齐少冲只携龙朔侍卫六人与穆子石,随梁万谷默默前行。

  宫中楼台殿宇阔别十载,却是熟稔如旧。不知不觉间,一朵雪花扑入齐少冲眼中,不知怎么的,眼眸已是湿得透了,连睫毛上都挑出一滴水珠来。

  穆子石若有所感,因两人挨得近,便在垂下的袖子里,轻轻碰了碰他的手腕,半是安慰半是警示,不想齐少冲突然一翻手腕,牢牢握住了穆子石的手掌,再不松开。

  穆子石一惊,眉头微蹙,忙要挣脱,齐少冲却偏过脸来,黑漆漆的瞳仁里自然而然流露出天真依赖的神态,一时少年稚气尽露无遗。穆子石微仰起头,与他眼神一触,不由得心中一软,十年来逃亡路上山贼窝里,繁街陋巷北地军营,颠沛流离一切种种登时历历尽涌,而齐少冲手心的温度,也似乎通过自己冰凉的掌心,热水般注入四肢百骸血脉心头。

  看惯了的少年骤然从那身华贵的皇子服饰里脱显出来,仍是那个自己一路看着长大的齐少冲,是叫了自己十年哥哥的孩子。

  雪越下越大,早有侍从撑伞遮定齐少冲,其余人等顶风冒雪,却没有半点怕冷畏寒之色。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