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灵夫产科之猎攻_墨玉飞蝗【完结+番外】(5)

  然而,他们虽然缔结了最神圣的约定,心却根本不属于对方。

  突然兰乔脸色一变,转身进屋。

  “你去哪儿?”白楚奇怪地问。

  “……洗手间。”

  兰乔将两个水龙头开到最大,以掩饰剧烈呕吐的声响。

  十天前他发现自己怀了孕,有些迷惘,完全没想到真灵一族男子皆能受孕的体质在做/爱的一方是人类时仍然有效;更没想到居然只是一个月前的那一次就中标了。不过这倒更坚定了他拿下任江的决心。说出来有些好笑,但毕竟……任江是他自出生以来,第一个动了心的人。

  对方是个难啃的硬骨头,这没关系,因为轻易就得到的爱,往往不会长久。

  晚餐全被吐了出来,他拿凉水冲了冲脸,缓了几分钟才出去。

  白楚抱着双手古怪地笑,却不揭穿他,“明明是个医生,却总不注意养生。”

  兰乔沉默,这是第一次,在白楚面前,他觉得很难堪。这家伙聪明得令人发指,但凡他愿意,哪怕是一个头发丝儿的细枝末节,都会在不动声色中知道得清清楚楚。

  回去的路上,白楚自始至终再没提起过之前一直津津乐道的“那个人类”。兰乔脑中却反复着白楚关于他们家族的论断。他从来没忘记,也不需要被提醒。

  自真灵一族有历史以来,就一直保持着近乎极端的男多女少的人口比例,男性间的婚姻成了必然,男子也逐渐有了产子能力,但人口比例却依旧没变。五大家族之所以显赫,原因之一也在于他们保留有高贵的女性血统,兰乔和白楚的上一代都有女性,但遗憾的是,真灵一族女性生育能力很弱,到了他们这一代,全是清一色的男人,并且是独子。五大家族不可能放弃对真灵国的掌控,因此无论在能力或人员上都急需提升,这个重担,自然落在兰乔和白楚这辈年轻人身上。

  回到家的兰乔毫无睡意,站起镜子前一脸漠然地脱下衣服,手掌搭上小腹,已经能感觉到胎儿的灵力了,不过由于参杂了人类的血统,比一般胚胎弱了很多。

  他在玩火,一把名叫任江的火。

  任江家的地位虽然不如重视血统的真灵一族兰乔家尊崇,但也不差。他是X二代,又是家中老二,责任小了不少,仿佛从娘胎里出来的任务就是享乐。

  偏偏他是个犟脾气,不愿被人拿老子娘说事儿,虽然在老爹的公司落脚,但几年下来确实gān了不少实事,让人刮目相看。可他有个毛病,就是太爱玩。

  这天任二少又去GN享乐,带着狐朋狗友三名,凑齐一桌麻将。

  桌上一共八个人,牌友四个,陪人四个——两男两女,风格迥异。陪任江的是个水灵的男孩,据经理说才十七,刚来没几天,特意给他留的。

  男孩很有眼色,一边张罗吃喝一边恰到好处地说话调节气氛,时不时开个玩笑,雅俗共赏。任江心情一好,牌运也跟着来,得意地让男孩帮他按色子上今天的第十庄。

  敲门声响起,看着男孩手下又是一副好牌的任江想也没想,说了声进来。

  “任少好,请问还需要什么吗?”

  笑容僵住,任江扭头一看,侍者打扮推着推车站在门口的,居然是……那个兰乔。

  作者有话要说:明日预计有三更!求花求抱抱求甜言蜜语!

  最近要考试的亲们加油哦!【同样苦bī考试的人飘过……

  ☆、第三个夜晚

  那张脸带来了极大的冲击力和不真实感,一瞬间任江以为自己穿越了。兰乔微笑着,耐心地等他开口吩咐。而他明显没能接受这个现实,在一片木然中,他听到对家的女人娇滴滴地开口。

  “蓝色的那个是什么酒?好漂亮啊……吴少,你说了要请人家喝酒的……”

  女人腻歪地靠向男人,吴海——任江从小玩到大的刎颈之jiāo——慡快地招呼兰乔,“小意思,来,把那个酒拿过来,再给任少他们把杯子满上。对了,你们不是有个法国蛋糕师么,弄几块蛋糕来尝尝,嗯……”他看向对面,“任江,要不再整点儿啤的,谁点pào谁来一扎?”

  “随便,”任江心烦意乱,兰乔的突然出现和那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表情就像在将他的军。他已无法集中jīng神,胡乱地接牌打牌,等兰乔走到自己这边,目光一瞥,顿时被入眼的小东西弄炸毛了。

  兰乔脖子上贴着一张创可贴,明晃晃的提醒和控诉。

  随手扔了张牌出去,紧接着就听其他三人推牌齐吼,“哎呀!和了!”

  一瞬的面面相觑后,笑声四起,任江愣在当场,妈的,太狗血了,太神话了,一pào三响。

  此时兰乔做完侍者工作,正往门口走。

  “等等,”任江突然发话,微怒命令道:“你留下,站我跟前。”

  这话僵住了所有人脸上的笑容和惬意,这个侍应生究竟做错了什么?仅仅因为他一进来任江就一pào三响而迁怒,未免也太小气。

  兰乔却心如明镜,吸了口气,走到他身边。

  陪酒的男孩敏锐地发觉了任江周身气场的变化,不由地往外挪了挪。牌局停下来,刚上的酒和蛋糕没人敢动,更没人敢插话,吴海也只是疑惑地看着任江。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