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都_爆琦【完结+番外】

  《天都(出书版)》作者:爆琦【完结+番外】

  【上册文案】

  相国摄政,迫使栾天策不得不隐忍屈膝,但在权倾天都的名忧尘心中,却成了无用的少年皇帝。

  栾天策恨他夺去皇权、更恨他从不将自己放在眼里,然备受束缚的心,却仍不自禁受他一身风采所吸引。

  一场内外联手的宫闱政变悄悄进行,当矛盾的钦慕与恨意越是翻滚、越是拉锯,

  栾天策却渐渐难以厘清,他想争的,究竟是那坐拥天下的无上至尊,

  还是当年落入心底的那一眼温柔…… ……

  【下册文案】

  夺权失败,栾天策不得不韬光养晦。而那夜失控放纵的意乱情迷过後,对於名忧尘,却也更坚定了势在必得的心。

  栾天策用炽热的爱意织下天罗地网,紧接而来的边疆外患,更成了他掳获权力与那人的契机。

  面对皇帝一再付出的缱绻柔情,淡漠的名忧尘日渐动摇,这样的深情当真只是算计?

  yīn谋一环扣著一环,这一场帝王名相之争,最後是谁覆了天下、又是谁赔上了心? ……

  上册:第一章

  三更天刚过,雄壮壮丽的皇城里人cháo汹涌,此刻距离皇帝早朝还有两个时辰,文武百官却没有像往常那样前往朝堂恭迎天子。

  在皇城内最大的宫殿朝阳殿中,身披各色整洁官袍的文武官员神情庄重,依官阶高低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凝重的气氛使整个大殿显得异常寂静,此处唯一可以听到的声响,竟然是殿外天空中飘落到地面的细雨。

  皇城内外的火把渗有上好的牛油,它们在密雨中没有熄灭的迹象,和殿前把守的众多英挺武士 起,傲然矗立在连绵的雨中,为yīn沉的天空和大殿增了几分暖意和生意。

  朝阳殿外的各间偏殿里坐添了身着各种奇异服饰的人,他们是从不同地方前来皇城的使节。这些人远离大殿,神情看起来和朝阳殿的群臣们同样恭敬,但在长时间的等待之后便深觉无聊,于是邻近左右的人、压低嗓音,小声攀谈起来。

  “扶桑使臣,你是第一次来到天都吧?”一个蓄着漂亮胡须,有着碧蓝眼珠的男子先向身旁一位奇服男子问道。

  “是的。这天都皇朝的国力日渐qiáng大,声名远播四方,我主令我在他们纪念国三十年之期送来国书,与他们正式建立邦jiāo,不料接见我们的人不是天都的国君,却是他们的信王。

  如果是信王,那你就见对人了。天都给皇室嫡亲才封一字王爷,其它郡王、藩王是两字封号。那信王名忧尘是天都先王最器重的大臣,他背负先王临终托孤重任,破格以皇室之外的血统被封为一字王。

  我也听说此人辅政五年,将天都治理得很好,弄得百姓只知天都有信王名忧尘,反倒不识那少年国君栾天策了。”另外一位异国使者也忍不住加入jiāo谈之列。

  “听闻名忧尘的祖父是天都开国功臣,父亲是天都第二代国君的师父,培养了大批门生,如今天都朝中三人之一的官员都出自名家门下,他们掌握了天都一半兵力。”

  “至于那名忧尘,他十六岁时夺得文武状元,在当时传为美谈。天都的先王格外信任他,不过两年便提升他为宰相并封王授爵。”

  “此人小小年纪就列于三公五卿之上,如今又是托孤重臣,享有见君不跃然、全权代替国君处理朝政、甚至夜宿皇宫,还有若遇危机可以直接调用国内一半兵力的诸多特权。”

  “我听说天都和中原别外不同,向来不禁女子gān政,原以为他们的太后应会帮助少年皇帝报政,但如今看来,天都的实权全部掌握在名忧尘手中。”

  这些来自各方的使者为了方便沟通,都用天都的语言轻声jiāo谈,可见他们的国家为了亲近这个新生的qiáng大国家都下了一番苦心,不仅探听天都的一些情况,还煞费苦心学习对方的语言。

  当说到天都宫闱、朝政禁忌之事时,四周的人均觉不妥,便不再谈论了。

  这时,夜值的内侍敲过四更鼓,他战战兢兢地走到大殿正中,伏地开口:“启禀相国,四更已过,天空仍降雨露;殿下诸王请问,可否延祭祭祀大典?”

  “传神时辰已定,怎能随意更改?今日是我天都三十年大庆之日,上苍降下甘露,洗净纤尘,此乃祥瑞之兆,更加不可擅改。”

  设在朝阳殿高台正中的宽大龙椅上面空空如也,其左侧华丽的锦座中响起一句语声,飘下那十步白玉台阶,传过大殿从雨帘中渗透出来,到达偏殿的时候已经细不可闻了。

  自知失言的使者听到这句话时心中一动。他是最晚到达的外使,还没有机会见到名忧尘,此时觉得那位天都权臣说话的声音却也好听。

  思忖间,朝阳殿高台中的名忧尘又发话了。

  “你传话给诸王,让他们不必担心,今日是我朝的重要时刻,上苍必定垂怜。依我看,五更后红日必出云层,若那时雾散雨收,皇上仍然未归,他们倒应替天子好好担心、担心。”

  此话一出,朝阳殿内外一片寂静,人人只听见水声哗哗,这雨竟是越下越大了。如此光景,五更前能雨散日出吗?偏殿的使者们微觉担心,但随即想到这名忧尘或许擅长星相之术,也就不再多想。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