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师帮帮忙_东南偏南【完结】(7)

  两人一边不断地跺脚,缓和脚上传来的一阵阵又痛又麻的感觉,一边不断地盯着对方,防止对方突然袭击。

  说话声越来越近,沐阳看着自己衣服上的血迹,皱了皱眉头。

  “就此别过。”沐阳说完,转身就走。

  结果,刚走出十来步,突然心头一紧,心脏仿佛被什么抓住了一般,疼得他当即蹲了下去,额头上瞬间就布满了冷汗。

  在他身后,原本准备离去的路平安,在刚才也同样感觉到心脏被捆住一般,瞬间疼得他无法行走,靠在墙上,手捂心口,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

  沐阳回头看了看路平安,心里突然记起,昨晚在彻底昏睡过去之前,依稀记得那个救他的老人好像在他们身上用了什么咒术。

  靠,到底是什么咒术?

  还有,这咒术是什么东西?

  他以前也有听过朋友讲起一些奇奇怪怪的传闻,再加上读书时看过很多电影,对于诸如茅山术,赶尸之类的东西,他还是知道得不少的。

  靠,我不会是变成僵尸了吧?

  沐阳心中十分惊恐。

  路平安看着沐阳脸上变幻不定的神情,感觉对方肯定是知道什么,马上向对方走去。

  神奇的事情发生了。

  就在路平安向沐阳走去的时候,随着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心脏被捆紧的感觉逐渐消失,呼吸也跟着变得平缓了起来。

  两人面对面站着,一时无语。

  两人都在回忆刚才那奇怪的感觉。

  “刚才是怎么回事?”路平安冷着脸问。

  “你先等等。”沐阳伸手打断了路平安的话。

  他深吸了一口气,从兜里掏出手机,打开前置摄像头,仔细地端详起自己的脸蛋,看看自己有没有变成僵尸。

  扬了扬下巴,换一换角度,看看自己是否依然保持超水准的颜值。

  路平安看着沐阳这骚断腿的操作,额头青筋bào起,嘴角抽搐。

  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会有人在这种时候,还会关心自己的颜值。

  他好想马上撬开沐阳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不是装满了浆糊。

  “你,自,恋,好,了,吗?”路平安压着声音,一字一顿地说。

  沐阳听见路平安的话,看了看他,然后,马上再最后一次快速地端详自己的脸,确定没问题之后,他才安心地把手机收了起来。

  沐阳吁了口气,看了看对方跟自己身上的血迹,摇了摇头说:“先跟我回去吧,把衣服先换了,不然别人看见就麻烦了。”

  路平安看着他,没说话。

  行人的说话声越来越近,路平安看着沐阳,脑海里快速地转动着,最后决定,还是先听对方的安排。

  沐阳租的房子就在这附近,领着路平安钻进了一条小胡同,拐了一个弯就到了。

  沐阳租的这间房,一共两层,独门独户,室内面积合起来得有七八十平。

  这要是放在市中心,不一定什么价呢!

  屋子里布置非常简单,虽然贴着瓷砖,不过还是可以看出老旧的气息,房龄少说得有三十年。

  好在,屋里还算gān净。

  当然了,gān净的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沐阳没钱买其他乱七八糟的东西,偌大的屋里就一张chuáng,一张电脑桌。

  厨房还有一个房主留下来的电饭煲跟老式煤气灶。

  沐阳回到家,三下五除二,非常快的洗完澡后,就给路平安拿了一套换洗的衣服。

  趁路平安去洗澡,他坐在电脑椅上,一边转圈,一边回想昨晚发生的事。

  转着转着,他停了下来。

  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刚才那股心脏突然被揪紧的感觉,直到现在都让他心有余悸。

  抹了一把脸,他吁了口气,站了起来,想回头看看路平安洗好了没有。

  一回头就发现路平安冷着脸站在他身后,他被吓了一跳。

  “靠,你什么时候站这里的?”沐阳瞪着路平安说。

  路平安没有回答他,而是直入主题:“说吧!刚才到底怎么回事?”

  沐阳揉了揉鼻梁,稍稍清了一下嗓子,说:“昨天晚上,你被ca了个透心凉,你记得吧?”

  路平安沉默了一下,点了点头。

  “我被你连累了,也被刺到了。”沐阳接着说。

  路平安没有接茬。

  “昨晚追杀你的人到底是谁?”沐阳好奇地问,“你到底是什么人?”

  路平安看着他,瞳孔微微缩了缩,眼神有些迷离,似乎是在回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路平安微微偏了下头,说:“说重点。”

  沐阳吃了一瘪,“切”了一声,只好继续说:“按理说,你被刺了个透心凉,应该是死定了,对吧?”

  路平安吸了口气,不搭茬,脸上的每一个毛孔都在向沐阳示意:快点说,别废话!

  “后来,来了两个老人,好像给我们施了个什么咒术的——”沐阳见路平安脸臭得要命,只好加快了语速,“然后早上起来,咱们就这样了。”

  路平安在听到“咒术”两个字的时候,脸色微微起了一丝变化。

  他没听过咒术,不过,既然有个“咒”字,那么应该是咒语之类的,那就应该有解咒的方法。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爽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