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亦飘零久_剑魄琴心【CP完结】

  《我亦飘零久》作者:剑魄琴心【CP完结】

  简介:

  未料想,与君重逢时未白头!甚幸。

  开元十年,突逢家祸。未及与兄长告别,携家仆匆匆离帝京避难,谁知一别十年。如今新君登基已三载,吾却还未见过兄长音容。思思切切,吾之心意,不敢道于他人,只得作丹青寄以情。

  破镜重圆

  2 狭窄的jiāo际圈

  3 不告而别

  9 无疾而终后的久别重逢

  10 忘不掉你

  两人之间没有狗血,看选项也狗血不起来…

  不是亲兄弟cp

  【正文】

  一

  明月半挂照的庭院越显清寂,戚戚蝉鸣,芭蕉叶被风扰的窸窸窣窣。虽然住了几载,孟虞仍被这声音吵醒。他无奈的睁了睁眼,见到是一片昏暗,便索性眯着回味梦中情境。

  梦中也是这个时节,星月稀疏,庭院瑟瑟。那风时常chuī的门窗吱吱呀呀,豆大的烛火照的房间并不亮堂,使得自己看书不甚便利。

  正烦闷的时候,何处竟传来勾人心神的dòng箫声。

  萧声本低沉,但这人chuī奏的竟有划破夜色贯入耳的疏朗大气。霎时间,孟虞觉得嘈杂的风声树声俱已沉寂,连窗外迟迟不开的琼花也飘散来沁人心脾的香味。

  他丢开书册步入庭院,但闻声寻去却不知东西,只得在芭蕉树影下踱步细品。

  声至而踱,声停且眠。梦中萧声很是安抚心神,让他散去了心中多年的郁结安睡,这让孟虞对那chuī箫人感激非常。

  “诶,又是这个梦。”孟虞长叹一声,萧声入梦已经数不清几回,醒来之后更是怅然。

  呆坐一会儿,想着暂时睡不着了,便起身穿鞋披衣。也不点烛火,就着不太清明的月光移至窗前。

  望着月牙,孟虞记得萧声是在去年这个的时候响起的,整整两个月没有断过。他白日里暗暗去寻,有人指路却是指向官家处所。然而他是流亡之身,怎么敢去那个地方,只能在夜里闻得萧声时遥道一声谢。

  孟虞对萧声念念不忘还有一个原因,每每听到就会想到他心里的那个人,那个人在他不能安睡时会嘀嘀咕咕的同他说话,也会实在拗不过他给他哼小调。

  少年时的爱慕因长久离别而寡淡,听到萧声之后反而轻易忆起往事,谁叫这萧声就像也在哄他。

  *

  院中林婶抬头就看见窗口斜靠的身影,暗道一声’菩萨保佑’急急地推门进去,见室内昏暗,又点了灯才踩着陈旧梯子上楼。

  上来后果然见衣衫单薄的孟虞依窗站着,月光衬得他面庞雪白。

  林婶不免心疼的直呼:“我的少爷哦,你怎的起来了!头几日风寒还未大好就对着窗子chuī风,万一再病可怎么进京!”说着便放下烛火先去关上了窗子。

  孟虞回过神时,林婶已经把他塞进了被窝。又是探额头,又是探手脚,问他冷暖,模样甚是心疼。

  他止住忙的不停地林婶回道:“并不觉得冷,林婶莫要急。我身子已经大好,不会病了。”也不能再病。

  林婶看他确实无异样,才安心下来坐到chuáng边责怪他:“少爷您的身体要是像在京里时那般,奴婢哪会这样着急。自从出京您大病一场,身子便没有从前好…”接着又说:“前日里皇榜张出召集开元十年碧泉宫坍塌冤案的证人要翻案,若不是少爷您病着,咱们怕是要到帝京啦。”

  “回帝京…”孟虞敛着眉目低声道:“帝京怕是物是人非了,他又怎么样了呢…”思及此,竟然是有些怕的。

  “少爷您说什么…您不要怕。外头都说新君是个好皇帝,跟前头那个昏君不一样。咱们老爷的案子肯定能沉冤得雪,您也再不用过这躲躲藏藏的日子。”林婶心疼的看着孟虞,曾经也是二品大员的爱子,家世显赫,模样俊俏。风流倜傥的,有多少姑娘芳心暗许。如今住在这小城小巷里,磨光了才华与俊容,添得几分沧桑与病气,太可惜了。

  孟虞眼神透着笑意,他握着林婶的手道:“我不是怕,我是想到了帝京之后洗清父亲的冤屈,不管怎样都要给林婶找着失散的儿女,这么多年了因着照顾我都没能让林婶你和家人团圆。”口中亦带着很深的歉意。

  “只盼他们都好好的就足够了…”林婶摇头,按了按发红的眼眶。又看天色已经太晚,催促着他:“少爷您快休息罢。”给孟虞掖好被角后,看他闭上眼才轻轻下楼去。

  二

  当年家祸之时,孟虞因和宁初安赌气,跑到郊外庄子避暑去了。犹记得当时正坐在水榭上喝着冰镇梅子酒,旁边还是小姑娘的飞袖悠悠打着锦扇。

  微风拂水dàng漾,佳人摇扇乘凉。正惬意时,突至惊雷。

  飞袖用扇子指向风一阵穿过回廊的人影说:“少爷您瞧,是飞云来了,他倒难得走了正经路子。”

  平素跟在大哥身边爱和他打闹的飞云匆匆而来把他扯起,急切道:“老爷出大事了少爷!您怎么又喝酒,快和我走吧。”

  孟虞喝了酒正觉微醺,以为他在诳自己玩,没看出来他的急切和伤心。照常拿了扇子敲他额头:“又来和我开玩笑,我爹能出什么事。你说是不是…你又想…”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