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泪_羽大娘【完结+番外】

  《英雄泪》作者:羽大娘【完结+番外】

  英雄泪(楔子)

  械子、

  「若我比你先离人世,答应我,不落泪。」

  「别说这种诅咒自己的话……」

  「不管,你先答应我。」

  「固执……」

  「我这脾气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喂,别想转移话题,答应我。」

  「我做不到……换作是你,你会答应我吗?」

  「是我先问的,你烦不烦,再不答应我就走人。」

  「──」

  「生气啦?」列丹弓戳戳那张神情凝重的脸。

  「……」楚云溪拍开在脸上戏弄的手指,不悦地转头。t

  列丹弓笑著扳正云溪的脸,「真是的,这麽沉不住气,怎麽治理天下?怎麽打退蛮夷?」t

  楚云溪皱眉,反握丹弓的手,「事关乎於你,要我怎麽不生气?」

  指尖刮过楚云溪刚毅的脸,笑著:「就因为关乎我,才要你答应,万一真有那天,我可不要个穿龙袍的大男人对著我的坟墓哭鼻子,难看死了!」

  「我只能答应你,『人前』不落泪。」这已经是他最大的让步了。

  列丹弓翻翻白眼,嗔道:「这不废话?」

  「哼!」

  「那我也答应你。」

  「答应我什麽?」

  列丹弓窝进云溪暖暖的胸膛,玩著他垂落胸口的发:「我答应你,倘若比你早离人世,绝不喝那孟婆汤,定在那奈何桥上等著,等你。」

  回应的,是箍紧收拢的双臂,疼得让丹弓微微蹙眉,脸上,溢著笑,浅浅地。

  如幻、如电、如前尘、如昨梦──远逝。

  *     *     *

  六十年後

  皇宫弥漫化不开的哀伤。

  龙chuáng上,白发苍苍的老者,推开嘴边的汤药,痛苦地咳著。

  chuáng边,白发凤冠的妇人,拿著汤匙劝道:「再喝点吧!」

  「咳咳……亿弓……在哪?」

  候在chuáng边的男子,连忙趋前,压抑悲伤地开口:「父皇,孩儿在这呢!」

  「娟儿,诏书……」

  妇人再忍不住,泪水滚落,偏头偷偷抹了去。搁下汤药,起身取来铭huáng诏书,以及……国玺……

  扶起久卧chuáng榻的夫君,见那颤抖苍老的手,缓缓拿起玉玺,吃力地,落印在诏书中央。简单的动作,却花去他所剩不多的气力,牵动胸口郁积的闷气,引得一阵猛咳。chuáng边二人惊慌地将他扶靠在chuáng头,眸中尽是担忧。

  帝王虚弱一笑,看著他的妻、他的儿,「亿弓……这几年你打理政务,做的很好,父皇很放心……咳咳咳……」

  「父皇……」

  哽咽著,想劝父亲歇息的话,却说不出口。他知道……今日……就是大限……

  帝王似也明了皇儿的心,伸手握著亿弓垂落锦被上的手,「皇帝可不好当,晚上批奏摺晚了,记得加件外衣。」

  「是。」

  「娟儿,谢谢你,伴朕这麽多年。」

  皇后qiáng忍悲伤,微笑端来汤药,劝道:「都老夫老妻了,说什麽谢。太子妃肚子里的皇孙还等著爷爷给他起名呢!快把药喝了,好好休息。」

  帝王喝下皇后一匙匙喂来的汤药,躺回龙chuáng,阖上眼,沉沉睡去。寝宫内伺候的宫人们全退出内殿,空盪盪的殿阁,很沉、很静。

  *     *     *

  也不知睡了多久,恍惚间,似乎有人喊著他的名。那个连自己都陌生到几乎遗忘的名。

  「云溪……喂!我在叫你呢!」t

  丹弓?

  「对,是我,还不快起来?懒猪一只。」

  几乎惊醒地睁开眼,记忆中的容颜竟就在眼前。「你──」

  列丹弓刮刮楚云溪的脸,呵呵笑著:「gān麻?见鬼啦?眼睛瞪那麽大gān麻?」

  「丹弓?」

  「笨蛋!」列丹弓红著脸笑骂。

  「真的是你?」

  「不然你以为是谁?」

  「丹弓……丹弓……我的丹弓,想你……好想你……」

  泪,溃堤,从眼角滚落没入白发。

  拂著楚云溪的白发,叹道:「很痛吧?很苦吧?不怕,我再不让你一个人难受了。」

  楚云溪抖著手,触摸著只有在梦中才能看见的容颜,「好想、好想你。」

  扑进云溪胸膛,心疼摸著他卧病孱弱的身躯,「我也是好想你,每天每天在奈何桥头,盼著……等著……」

  「为何不早点……咳咳……来看我……」

  「不行呐,时辰未到。云溪,你还有没有放不下心的事情?」

  「没了。」

  王朝稳固、边关臣服。皇儿外有大臣辅佐、内有皇后太子妃相助,必定是百姓称颂的明君。他还有什麽放不下心的?

  列丹弓俏皮笑了笑,一把抓起楚云溪,本是久卧病褟虚弱至极的身体,却变得轻巧,像是流失的气力全回归了。

  「这次,没有权力、没有压抑、没有束缚、没有责任使命,我定要跟你轰轰烈烈,好好爱上一回。」

  「好。」

  *     *     *

  殿外,小小铭huáng色的身子从门缝往里面偷偷地瞧著。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