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兵器_任哉淳【完结+番外】

  [无CP向] 《天下兵器》作者:任哉淳【完结+番外】

  文案

  天下十国,耀兵扬武。身处乱世之中,无论是天子平民,达官书生,游侠小卒,均不免历经动dàng

  内容标签: 奇幻魔幻 异能 无限流 快穿

  搜索关键字:主角: ┃ 配角: ┃ 其它:任哉淳

  ======================================================================

  第1章 归真1

  韩缺在打一把剑。剑长二尺七寸,宽二寸,通体乌黑,尚未开刃。

  师父给了他一块铁,允诺道若他打完这把剑,他就能出师,能领到师父给的出师礼——一百两白银和一间铁匠铺。

  为了病在家中的母亲,以及他自己的生活,他必须成功。

  火炉哄哄地响着,韩缺不住拉动风箱,汗从脸颊流到下颌,再滴落到锁骨。平素他穿的一身粗布短打,眼下已被汗水湿透。

  最后一道工序完成后,剑静静躺在台子上,成了。韩缺拿一件旧衣裳把剑包起来,捧在怀里出了门,踏着月色去师父家。

  师父名叫魏成,十年前在帝都开了间铁匠铺,打打农具和首饰等物。因十年前朝廷下旨禁止兵器私营,铁匠们的收入骤减,也就近两年才慢慢开放。

  到了师父家,韩缺发现师父一反常态地换上了件新衣裳,端坐榻上。韩缺给师父行过礼,将剑奉上。

  魏成用断了三指的右手掀开裹着剑的衣服,看到剑时露出复杂得难以形容的神情。他将剑置于灯下,仔细观赏。

  韩缺问:“师父,为何要打剑?”

  魏成答道:“我的手艺不能失传。”

  韩缺不再多说。这厢魏成瞧完了剑,丢给韩缺一袋银子,一张地契。

  韩缺说:“谢谢师父。”

  魏成说:“你先回家吧。”

  韩缺说:“是。”

  韩缺走出门,站在院子里转身看了看,烛光在窗户上映出一个持剑的人影。

  这使他有些恍惚,今晚的师父给他的感觉很奇怪,具体是什么却又说不清。

  韩缺回到家中,母亲拖着病体为他煮了一碗清汤面。

  韩缺低下头呼哧呼哧吃着面。

  据母亲说,十八年前他出生在赢国济州乡下。那一年宣、济二州闹饥荒,很多人饿死,韩缺的四个姐姐也在其中。韩父拿出一筒竹签,让韩母掷取,长则带上韩缺逃荒,短则丢下他自生自灭。

  韩母什么都没说,直接掰断了所有竹签,于是韩父拉起板车,带着妻儿南下向帝都走去。

  到了帝都,却看到城门紧闭,城外难民数千。韩父就这样在这个冬天里冻死在路边。

  后来有一天,兵部尚书赵庆奉天子御令,开城门,迎难民,正巧看见一手抱着韩父遗体,一手抱着啼哭的韩缺的韩母,于是将她带回府中做了二少爷的奶娘。

  两年后,已攒下少许积蓄的韩母带韩缺离开赵府,摆了个面摊自行谋生。提起赵庆,韩母总会称赞他是大善人,是母子俩的救命恩人。

  韩缺从小不爱读书,是以韩母在他十二岁时让他拜了城北魏氏铁匠铺的魏成为师。

  “娘,这是银子和地契,我出师了。”韩缺吃完了面,把两样东西递给母亲。

  韩母激动得眼眶泛红,“缺儿,这可是真的?”

  韩缺说:“娘,当然是真的了,明天我就去把铺子收拾一下,估摸着三四天就能开张。”

  韩母一迭声说道:“好、好、好。”

  韩缺站起身来正要去洗碗筷,突然门窗大开,冲进来五个持剑的黑衣人将他们母子俩围住。

  “你们gān什么?!”韩缺将母亲护在自己身后,呵斥道。

  为首的黑衣人说道:“jiāo出剑。”

  韩缺愤怒而不解,“什么剑?”

  黑衣人笑了笑,说道:“原来你竟不知那是什么剑。”

  韩缺想到今天打成的那把剑,心下一凛。

  黑衣人又说道:“就是你今天打的那把剑!”

  韩母说:“缺儿,你打了什么剑?快快jiāo给他们吧。”

  韩缺说道:“娘,他们不是官府的人!”

  黑衣人道:“我们的确不是官府的人,不过我们也能掌管你们的死活。”说罢,左右各一把剑横在韩母脖颈。

  “你们住手!”韩缺急道,“且不说我凭什么要给你们,但说这剑并不在我手上!”

  黑衣人问道:“现在何处?”

  韩缺道:“在……在我师父那里。”

  黑衣人又问:“你师父是何人?带我们过去。”

  韩缺问:“是不是把剑给你们,你们就不再找我们的麻烦?”

  黑衣人允诺道:“那是自然。”

  于是韩缺带着他们返回魏成家。

  到了魏成家,烛火已熄,院门却大开。月色映照下,魏成正在舞剑。

  他的剑是从地下取出来的。平时他常和韩缺开玩笑说,他家后院的地下埋着宝藏。韩缺从未当真。

  现在看来竟是真的——满院泥土俱被挖开,露出底下数百柄剑,大小各异,熠熠生辉。

  “魏老头,斩了你三根手指头,还没斩断你的妄念啊。”为首的黑衣人上前说道。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