绮夜抄_泠司【CP完结+番外】

  《绮夜抄》作者:泠司【CP完结+番外】

  简介

  永宁十三年,天子不理政事,太后垂帘于御座后,政事大小皆预闻之。同年夏汛,瘟疫肆nüè,百姓无食,民不聊生。

  天象异变,祸星出世,时局动乱,隐有乱世之兆。

  神秘白衣铸剑师穆某携剑客薛止现身于自禹州府宁久县,一路往天京去。

  尸女夜啼,狐狸贵妃,龙女降世……绮朝末年,夜雨椿花中的一则则怪谈,连结出一桩惊天yīn谋。

  *~*~*~*~*~*~*~*~*~*~

  薛止X穆离鸦

  内外皆冷攻X外风流内冷受

  灵异玄幻单元剧,夫夫携手打怪解密

  第一章 荒村尸女

  永宁十三年初秋,禹州府宁久县驿站。

  今儿个天气不大好,都过了辰时天还是昏huáng的,朦朦胧胧的,像搅混了怎么都澄不清的泥水。

  驿卒们五更天不到就被赶着起来gān活,忙得脚不点地,这会儿得了空闲又不到用饭的时间,便无所事事地聚在一块侃大山。

  不知是谁先说起月前惠州发大水的事,所有人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

  “好多个村子都被淹了,那惨状,啧。”一个尖嘴猴腮的驿卒压低了嗓音说大水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水退以后淹死的家畜和人的尸体堆在那,加上又是夏天,疫病很快就蔓延开来,闹得整座城十室九空恍若鬼城。

  “出了这么大事,这朝廷总该管管了吧?”

  另一个年纪稍小的驿卒皱着眉头说,话音未落其他人就哄笑起来。笑够了以后,先前说话的驿卒便拍拍他肩膀,“这倒是像你这毛头小子会说的,但你知道朝廷派下来的赈灾款到了惠州府尹那还剩多少吗?”他一面说一面伸出食指和拇指挫捻。

  王二的确不知,便摇头。

  他小时候被送去私塾读了几年狗屁不通的圣贤书,后来实在考不上秀才,姐姐才托关系为他寻了这驿站的差事。他们说的东西他倒是头一遭听。

  “就这么点了。”

  凑到他耳边说了个数,王二嘴巴张得可以塞jī蛋,倒退两步,“这也太,太……”他结巴好久都未能说出个所以然。

  这回其他人倒没顾得上取笑他,唉声叹气地说了些家事。他们家里大都有人种地,禹州与惠州挨在一块,今夏运气好只是下了几日霪雨未能酿成大祸,但下次就说不准了。

  “要我说,这么大事皇帝再不管,天下迟早得大乱。”

  “皇帝?我家婆娘小叔子去年上了趟京城,回来跟我们说,这朝堂上管事的早不是皇上了。”说话的是另一个人,他天生两撇倒八眉毛,不管做什么表情都一副苦相。

  “不是皇上?”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可能会引来驿丞,王二立马噤声。

  若是在天子脚下的话,肆意议论朝政只怕是要被杀头,但这禹州府天高皇帝远,只要别让上头那管事的驿丞听到,偶尔嘴碎倒也不妨事。

  “皇上前些年大病一场心思就不在朝政上了,”苦瓜脸捡起块小石子丢远,扬起一溜烟尘,“听说现在连上朝的都是太后。”

  “亲娘祖宗,你可别吓我,我还指着做几年攒点钱给儿子讨个媳妇回家好生养老。”

  “就算真要乱,像我们这样的又能做什么,有一天太平日子过一天呗。”更何况现在这样也算不上多太平,只能叫勉qiáng糊口。

  他们应当还有话说,但远处阵阵马蹄声打断闲谈,这王二不及反应就被推出去应酬。

  “你去看看,是官家来的人接进来,不是赶出去。”

  王二打老远看了眼,一黑一白,不是官家的绿袍,估摸着又是些不懂规矩的商贾,他在心里唾了口,暗自觉得晦气。

  待到马蹄声近了,“这里是官驿,不给用。”王二扬声道,话中带着几分不情愿的敷衍。

  驿站是官家的东西,调动得凭勘火牌,他们这些驿卒平时最多收点小钱帮附近居民捎带点小东西,但饮马补给是万万不可,给多少银子都不可——要是上头的人被查到,轻则丢差事,重则被问罪砍头。

  “速速离去,莫要为难。”

  “官爷不必多虑。”

  这人说的是官话,吐字清楚,口吻文雅。

  像读书人,多少算半个书生的王二暗自琢磨,应该不会不讲道理。

  “某只是想打听点事情。”

  被这声官爷叫得浑身舒坦,王二抬头,对上个神仙般的人物。

  这白衣公子眉梢眼角都带笑,五官清隽,轻裘缓带,宛如画中走出来的闺阁梦里人,与这灰扑扑的驿站与风沙漫天的周边环境格格不入。

  还不等王二再拒绝,就有什么沉甸甸的东西被塞了过来。

  那只手骨节匀长,生得极好看,但不像是公子哥的手——王二打小帮着姐姐gān农活,认得出上头有常年做粗活留下的痕迹。他快速接过碎银塞进怀里,确定其余人没有瞅见,快速道:“说吧,什么事。”语气倒是真挚了些,不再像先前那般搪塞。

  他又补充一句,“不过我也不一定知道。”

  “那请问官爷,周村怎么走?”

  周村?王二思索了小半刻,指着前头某个方向,“沿这条路一直走,翻过那座山头……对,左边那座,快的话下午,慢的话差不多傍晚就能到了。”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