穹桑记_河汉【完结】

  《穹桑记》作者:河汉【完结】

  文案

  他是高高在上的晶壁之子,他权倾神界,睥睨人间。 

  而我只是个搞不清状况的下位神,还是冒牌货。

  如果我说他喜欢我,你信吗?——我也不信。

  可是他拐带了“年幼”的我以后给了我整整一重天作为我们的家,他说不会允许我们再错过。

  我想,谎话总是特别容易说出口,是不是?

  少昊,我将用这整个一重天给你陪葬。

  不,请留下它来悼念我们丢失那么多年的幸福。

  少昊,后卿有一天对我说,他看上了一个特别笨的小孩。他告诉我,那个睡在他身边的少年,是他这辈子最喜欢的人。

  他说看见了吗,那个笑得神采飞扬的男人,他是我的爱人。

  第一章

  “传说距今约4600余年前,huáng帝联合炎帝部族与东夷集团的九黎族首领蚩尤在涿鹿jiāo战,史称涿鹿之战。彼时后土派其亲弟后卿协huáng帝战蚩尤,不料后卿受蚩尤等人的影响加入东夷与huáng帝作对,甚至不惜把自己变成和女魃一样的飞尸,以至死后化为魔星到处生事也无人能制,众神颇为之烦恼气愤。后来女娲联合后土、紫薇、勾陈、地藏施以五行阵法将其封印……”

  好困啊……

  我抬眼看了下在讲台边循循善诱的老师,终于还是抵不住睡魔的诱惑,阵亡了。

  一个生物学专业的学生学习《上古神话史》确实是个匪夷所思的事情。

  我老实jiāo代,我是听从了学长们的“qiáng烈推荐”,说是人文院教《上古神话史》的方老师是个沉鱼落雁的大美女,所以就义无反顾地选修了这门公共课,当然,我绝对不会承认这种行为叫做“色欲熏心”的。

  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因为这门课选修的人过多,人文院分派的了三名教师来授课,一个是美女Miss 方,一个是已经知天命的Mrs 周,还有一个,也就是现在站在我面前的这位,Mr 陈。

  陈纪纭,男,(合着我连个雌性的都没摊上),26岁,皮肤一般白皙,眼睛一般好看,眼神一般忧郁,鼻梁一般挺直,嘴唇一般有型,总的来说,人长得一般帅,比我差了一点点。所以我始终不明白,那些个不远万里从设计院音乐院跑过来只为了听他一句“对不起,请没有选这门课的同学离开教室”外加一个勉qiáng算得上温柔的微笑的女同志们,你们到底图的是什么?难道你们没有看见我们生化院男生对你们的盼望吗?难道你们没有听见机电院男生宿舍每晚传出的绝望而孤独的哀嚎吗?

  为什么,为什么你们就不能现实一点呢?我觉得我就很不错啊……

  “姬昭睿同学,咳,姬昭睿同学。”

  感觉到旁边同学推了推我,我立刻抬起头来,以“迅雷”的速度抹杀掉一切貌似打瞌睡的痕迹,装作虔诚求学的模样问道:“老师,什么事?”

  陈纪纭笑得很谦和:“没什么,只是一直听见你闷着头说‘为什么’,所以就问问你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明白。”

  是,我是有地方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教室里这么多睡觉说梦话甚至还打呼噜的,你偏要找我的茬。

  好吧我承认坐在第一排睡觉的就我一个人,就我一个男人,就我一个没盯着你看的男人,确实有点显眼。但是请看看我的身后,那是千千万万个男人牺牲在桌子上啊!

  要不是我今天来晚了没座位,也不用坐在第一排这个最靠近垃圾桶、最远离电扇、最看不清老师的脸的地方(所以这里女生也不要),我都委屈在这么一个犄角旮旯了,您为什么不能放过我呢?

  陈纪纭还是笑。他这个笑容成功地让我方圆三排的女同志们脸红了。

  于是我也笑。我这个笑容成功地让方圆三排的女同志脸白了。

  大概是刚刚睡觉的时候轻微挤压到面部肌肉,我笑的时候左脸有点抽。

  我俩大约对笑了四分之一柱香时间,陈纪纭转过脸说:“同学们,下课了。”然后铃声就响了。

  他时间算的真准,用跟我对视的时间准确推算出了下课时间,高人啊。

  “啊,忘了说,下周随堂考,就考我们开学五周来学的东西,尤其是今天的内容。随堂考占期末评估的30%,希望大家重视,好了,就这样吧。”

  啊啊啊!!!

  战场就是这样,充满了许多未知的残酷的考验。我今天深刻地体会到了。

  *************************************

  “陈纪纭!你故意的吧!你绝对是故意的吧!”我怒吼。

  “呵呵,没有啊,我一早就准备随堂考的啊。”

  没错,这个笑得一脸云淡风轻理所当然,心安理得地喝着我家凉茶,还摆着一副“你冤枉我”的面孔的男人,就是刚才那个陈纪纭陈老师!

  “那好,你把重点告诉我。”我尽量平静下来。

  “那可不行。”

  “为什么?”

  “因为我卷子还没出哪。”

  “我操!那你好意思说你一早就准备随堂考?!”愤怒,是被不断升华的欺骗勾引出来的。

  “哎,我确实是今天一早想到的啊。”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我开始撸袖子。

52书库推荐浏览: 每周好书推荐 | 河汉